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逻辑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浅论闯黄灯案中的法律逻辑学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07月23日 10:04:06

  摘要:《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第26条规定:“交通信号灯由红灯、绿灯、黄灯组成。红灯表示禁止通行,绿灯表示准许通行,黄灯表示警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38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而关于闯黄灯是否违法,这是一个法律解释的问题。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也确实有此类案件的发生,本文将分析2011年浙江省的闯黄灯案中的法律逻辑问题。


  关键词:闯黄灯;附条件;逻辑


  一、案情简介


  2011年7月11日,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司法工作者舒江荣此前驾小型轿车经过路口时闯黄灯,因“不按交通信号灯规定通行”被交警罚款150元,前往海盐交警大队接受处罚并交纳罚款时,舒江荣认为虽然《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但也并没有硬性规定黄灯亮时,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不能通行。7月14日舒江荣就此事向海盐县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复议的结果是,维持原处罚决定。舒江荣以处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法律依据为由,于9月26日向海盐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把海盐交警部门告上了法院。这一案件因此成为全国首例“闯黄灯”行政诉讼案。


  二、案件分析


  从本案的判决书中看,我认为本案中存在的逻辑问题有以下几个:


  1.司法鉴定意见书的正确性


  舒某认为海盐县交警大队提供的视频资料与照片在同一时间上所反映的车辆位置不同,不能证明舒某的违法事实。舒某上述称:“根据被上述人提供的照片及视屏,在同一时间,能看见上述人车牌号的照片显示的车辆行驶在斑马线上,而视屏中的车辆已经驶离斑马线,且视屏中的车辆无法看清车牌号。因此,不能证明两者为同一车辆,进而也不能证明上述人的车辆闯黄灯。”而司法鉴定意见中说“检材和样本中摄像的车辆整体结构外形基本相似,是为同一辆车。”司法鉴定意见中的“基本相似”就认定为“是为同一辆车”是否不够严谨?因为外形结构相似的车辆有许多,我认为,如果只是因为车辆的整体结构外形基本相似就下定论是不正确的也是不符合逻辑的。但是在当时,计时只存在几秒的差异,可知如果闯黄灯的是其他相似的车,那么也应该在照片中记录下来,案件中并未提及在舒某的行驶过程中前后有相似的车辆,且视屏与照片只存在几秒的时间差异,两套设备又是独立自动电子设备,可见,认定为“是同一辆车”的鉴定意见是正确的。


  2.闯黄灯是否违法


  本案中,舒江荣认为虽然《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但也并没有硬性规定黄灯亮时,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不能通行。舒某咋上述中称,黄灯亮时禁止未过停止线的车辆通行并无法律依据。所谓:“法无禁止皆可为。”那么,闯黄灯行为是否构成违法呢?《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第26条规定:“交通信号灯由红灯、绿灯、黄灯组成。红灯表示禁止通行,绿灯表示准许通行,黄灯表示警示。”本条对应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中所规定的两种情形:一是42条中规定的“闪光警告信号灯为持续闪烁的黄灯,提示车辆、行人通行时注意瞭望,确认安全后通过。”二是“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輛可以继续通行”。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法律中对闯黄灯是否违法虽并未明确规定,但是可以知道黄灯亮时,并不是像绿灯一样可以完全的通行。本案中,视屏记录显示的时间为8时5分27秒时,信号灯由绿灯转为黄灯,当时舒某所驾驶的小型轿车并未越线,可知,舒某在黄灯刚刚亮起之时,并没有越过停止线,而是在黄灯亮起之后,继续行驶,通过了停止线。黄灯作为绿灯与红灯的过渡时期,其设置的目的应当是当绿灯停止,红灯亮起之前,让那些已经越过停止线但是尚未完全通过十字路口的车辆有时间通过,以免造成红灯亮起之后另一方向的来车与未完全通过的车辆发生拥堵甚至事故,如果认为黄灯亮时没有禁止未越线的车辆通行,因此车辆可以通行,便违背了立法的目的,也不利于交通安全与管理,是出现了逻辑性的理解错误。因此,应当认定,舒某的闯黄灯行为是违法的。


  三、我的思考


  从对闯黄灯案的了解分析中,我有了一些思考:


  1.对立法的思考


  该案件除了带给我们闯黄灯是否违法的思考,还有其他关于该条款的思考。更有人指出:“如果立法者制定法律时能够多写一笔,黄灯今天就不会如此尴尬了。”事实上,我认为,对黄灯规定的条款确实有一定的缺陷,比如:越过停止线的标准是什么?车的前轮还是车身?黄灯亮时指的是黄灯亮起的瞬间还是黄灯在亮的区间?这种缺陷可能会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带来一定的问题。我觉得,立法者在立法时应该尽可能的避免这类问题的出现,但是立法者也不可能将所有问题以及所有可能性都考虑到,这也需要司法实践中灵活的运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2.对行政行为的思考


  舒某在上述中称“原判对本案的审理对象错误。行政诉讼的审查对象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一审没有审查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是否充分、依据是否合法,而是直接审查上诉人是否有违法行为。”那么该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是否合法呢?我认为,闯黄灯是违法并没有在法律中明文规定,在法律条文有争议的情况下,应该由有权解释的相关部门做出解释,在相关部门作出解释之前对法律空白区域的危险行为的处理措施应以教育警示为主。交警部门当然不能对法律作出解释,那么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交警部门对舒某的罚款行为是否符合规定,有足够的法律依据呢?我认为是没有的。


  四、结语


  该案件虽然已经审判结束,但是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和深究的问题,这也应该给我们以后的立法、行政、司法行为一个警示的作用。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也应该将合法与合理适当的结合,让我国的法制能够更好的发展。


  作者:周玉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