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食品安全论文 -> 文章内容

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监测比较分析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07月29日 09:51:46

  国民营养与健康状况是反映一个国家、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卫生保健水平和人口素质的重要指标。良好的营养和健康状况既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目标。中国于1959年、1982年、1992年开展了3次全国性的营养调查工作[1-3],2002年首次将人群营养与健康结合,开展了“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4]。近10年来,我国社会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居民的营养与健康状况处于快速变迁时期,为及时了解我国居民在膳食模式变迁、疾病谱改变这一关键时期的营养与健康状况变化,及时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慢性疾病的大幅度上升势头,2010年在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经费的支持下,卫计委疾控局将10年开展一次的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列为重大医改项目,并改为常规性监测工作,每3~4年完成一个周期,并于2010—2013年在全国31省(自治区、直辖市)完成了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本文将从调查目的、调查对象与样本量、内容与方法几个方面对1959年、1982年、1992年、2002年和2010—2013年共5次全国性的居民营养调查/监测进行比较和综述。


  1调查目的


  1959年首次进行全国营养调查,目的是了解中国城乡居民和集体单位的膳食及营养状况,并着重于各种营养缺乏病的体格及生化检查[1]。


  1982年全国营养调查分为居民家庭调查和不同类型人群调查两个部分,目的是了解中国居民的膳食及营养水平;了解从事不同劳动强度工作和不同年龄人群的膳食和营养情况[1-2]。


  1992年全国营养调查的目的为检验全国及不同地区人群的膳食结构和营养状况;了解现存的与食物不足和过度消费有关的营养问题;评价10年来膳食结构和营养状况的发展并预测今后的趋势;为国家制定政策及社会发展规划提供信息[3]。


  200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的目的为掌握中国城乡及不同地区居民营养状况及其差异;掌握中国城乡及不同地区居民高血压、糖尿病、肥胖及血脂异常患病状况及其差异;了解中国城乡儿童青少年营养与健康状况及其差异;了解中国妇女特别是孕妇、乳母营养与健康状况及其影响因素;了解中国老年人营养与健康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影响中国居民营养及健康状况的主要因素,并提出可行的改善及控制措施;了解膳食营养、生活方式及经济状况等对慢性病的影响[4]。


  2010—2013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包括2010—2012年的6岁及以上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和2013年的0~5岁儿童及乳母专项监测两部分,目的是掌握中国城乡居民食物和营养素摄入状况;掌握中国城乡居民营养素缺乏及贫血状况;掌握中国城乡居民肥胖及高血压、糖尿病、血脂异常等营养性疾病的状况;掌握中国城乡居民行为生活方式及其与营养相关疾病的关系;掌握中国孕妇的营养与健康状况;为政府制定营养不良人群的营养改善策略提供依据;了解我国0~5岁儿童食物营养、喂养行为与健康状况;分析儿童营养不良和营养相关性疾病的发生情况、变化趋势及其影响因素,为政府制定儿童营养改善政策和措施提供科学依据;了解中国乳母膳食摄入、营养状况、哺乳状况和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为政府制定哺乳期妇女营养改善政策和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2抽样方法及代表性


  1959年全国营养调查在每省、自治区、直辖市调查2~3个城市和4~5个农村。根据城市人口规模,在少于20万、20~50万、50~100万、100~200万、200万以上地区分别调查居民50~75户、75~100户、100~150户、150~200户和300户。集体单位选择重工业、轻工业、机关、大学、中学、小学及托幼机构共7类,每类调查600~1500人[1]。


  1982年全国营养调查采用双阶分层整群随机抽样。以1979年卫生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的结核病流行病学调查样本分整群抽取的888个随机调查点为基础进行二次抽样获得调查点样本(居委会/生产大队),参考各省份人口规模确定抽样点数,每省在6个左右,每个调查点随机抽取50户居民家庭。不同类型人群调查包括轻、重工业工厂职工,机关团体职工,大、中、小学学生和托儿所幼儿园的儿童,由各省(区)市选取本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单位进行调查。该次调查基本能够反映全国及各省的一般膳食和营养情况,集体单位调查数据也具有各省(区)市代表性[1-2]。


  1992年全国营养调查采用分层多级整群随机抽样,每个省(区)市为一总体,参照国家统计局城调、农调系统按城乡分层,城市根据《中国人口年鉴》人口数分为大、中、小和镇4个子层,农村按经济情况分为若干子层,选用4级抽样方案。原则上每个省(区)市抽取8个县(市),16个乡(区),32个村(居委会)作为调查点,每个调查点抽30户作为调查对象。个别省根据实际情况,在不违反抽样原则的基础上有所调整。该调查在全国和省级水平上均具有代表性[3]。


  200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采用多阶段分层整群随机抽样,通过样本估计总体。按经济发展水平及类型将全国县/区划分为大城市、中小城市、一类农村、二类农村、三类农村、四类农村共6类地区。每类地区随机抽取22个县(市区),每个县(市区)随机抽取3个乡/街道,随机整群抽样的方法从每个样本乡镇/街道中抽取2个村/居委会,整群抽样法从每个村/居委会中随机抽取90户家庭为调查样本户,其中又按照整群抽样原则抽取30户作为膳食调查和实验室检测户。为保证孕妇、哺乳期妇女、婴幼儿和12岁及以下儿童的调查人数满足逐岁年龄分组的要求,在样本地区适当补充调查人数。该次调查样本具有全国及6类经济地区代表性,但无省、直辖市、自治区代表性[4-5]。


  2010—2013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的抽样方案分为两种,其中6岁及以上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采用分层多阶段与人口成比例的整群随机抽样的方法,通过样本估计总体。按经济发展水平及类型将中国县级行政单位分为大城市、中小城市、普通农村和贫困农村。大城市抽取34个监测点(区/县),中小城市41个,普通农村45个、贫困农村30个。每个监测点共抽取6个居(村)委会,每个抽中村(居)委会中以简单随机抽样法抽取75户,每25户为一群,第1群的25户和第2群的前5户(共30户)作为3天24小时膳食回顾调查人群;第2群的25户作为食物频率法调查人群。同时,为保证孕妇和6~17岁儿童青少年各年龄组样本量的要求,在样本地区适当补充了上述人群的调查人数[6]。0~5岁儿童及乳母专项监测在保留原全国儿童营养监测40个监测点的基础上,从上述150个监测点中选取15个,尽量做到每个省在城市和农村都有监测点,采用系统抽样的方法在每个监测点抽取3个乡镇(街道),每个乡镇(街道)中抽取3个村(居)委员会。每个监测点0~5、6~11、12~23、24~35、36~47、48~59和60~71月龄各90人(男女各半);2岁以下儿童的母亲200名。每个监测点选择完成30对2岁以下儿童和母亲、32名2~5岁儿童及其他所有家庭成员的膳食调查。该次监测具有全国及4类地区代表性和特殊人群代表性,但无省、直辖市、自治区代表性。


  3调查对象及样本规模


  1959年调查人群为大中城市的工人、学生、幼儿、机关干部和街道居民及广大农村农民。调查范围覆盖20个省、4个自治区及北京、上海两个直辖市。全国共190个调查点,包括66个大城市,110个农村,4个牧区,3个渔区,2个林区和5个矿区。总样本量150万人次,其中体格测量18.4万人次,血红蛋白1.1万人份,血清总蛋白2.3万人份[1]。


  1982年调查人群为城乡居民和轻、重工业工厂职工,机关团体职工,大中小学学生和托儿所幼儿园的儿童。覆盖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全国共抽取178个调查点,实际调查172个调查点,约8600户居民,546个集体单位。总调查人数24万,其中体格测量5万,生化检验1.7万[1-2]。


  1992年调查对象为抽中样本单位(住户)的常住人口。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抽取225个县(市),约2.7万户,实际调查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约2.5万户,总调查人数约为10万,其中体格测量和生化检测人数分别为8万和7万[3,7,8]。


  2002年调查对象是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不包括香港、澳门及台湾省)抽中样本住户的常住人口,包括居住并生活在一起(半年以上)的家庭成员和非家庭成员。全国共抽取132个调查县/区,约7.2万户,总调查人数约27万,其中膳食调查7万人,体检人数22万(血压15万,血脂9.5万,血红蛋白21万,血糖10万)[4]。


  2010—2013年调查对象是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不含台湾、香港和澳门)抽中样本住户的常住人口,包括居住并生活在一起(6个月以上)的家庭成员和非家庭成员。全国共抽取205个监测点,总调查人数25万,其中6岁及以上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150个监测点,约20万人;0~5岁儿童及乳母专项监测55个监测点,约5万人(表1)。


  4调查内容与方法


  1959年和1982年按集体单位和散居户为单位分别开展调查,自1992年起仅以户为单位开展调查。历次调查/监测内容均包括膳食调查、医学体检和实验室生化检测三个部分,自1992年起还增加了询问调查(表2)[1-8]。


  4.1膳食调查


  1959年采用食物称重法结合记账法开展膳食摄入调查,每季度进行一次,全年共4次,每次5~7天。


  1982年膳食调查方法延续了食物称重法结合记账法,调查5天食物消费量。


  1992年膳食调查在称重记账法的基础上加入24小时回顾法,为期3天。称重记帐法调查住户食物消耗量,并记录家庭成员的用餐情况,以计算家庭平均每人日各类食物的摄入量;根据3天24小时回顾调查家庭每一个成员的进食量。


  2002年膳食调查采用3天24小时膳食回顾法、称重法和食物频率法。3天24小时回顾法调查收集全部膳食调查户2岁及以上家庭成员连续3天的食物摄入情况;称重法收集所有农村及4个城市调查点(上海市黄浦区、福建省龙岩市、北京市海淀区、辽宁省丹东市)膳食调查户3天内详细的食物及调味品消费数据,其他城市调查点仅收集调味品消费量数据;食物频率法收集15岁及以上调查对象过去1年各种食物消费数据。


  2010—2013年膳食调查采用3天24小时膳食回顾法、称重法和食物频率法,但与2002年有3点不同:一是由食物及调味品称重改为仅进行调味品称重,重点调查家庭成员油盐味精等调味品的消费量;二是在进行0~5岁儿童及乳母专项监测时,膳食调查户全部家庭成员食物摄入情况均需采集;此外,还增加了即食食品、零食的消费情况调查。


  4.2体格测量和生化检验


  1959、1982年医学体检除身高、体重等一般体检项目外,着重于各种营养缺乏病的检查。1959年春季和秋季各进行一次体检,同时对部分体检对象进行暗适应和血尿生化检测,包括血红蛋白、血清总蛋白、血清白蛋白、血清碱性磷酸酶、负荷尿硫胺素、核黄素、抗坏血酸。1982年身体测量项目包括身高(长)、体重、头围、胸围、皮下脂肪厚度、上臂围、皮褶厚度;血液指标包括血红蛋白、血清总蛋白、血清钙、血清运铁蛋白、血清胆固醇、血清甘油三酯;负荷尿指标包括尿肌酸酐、硫胺素、核黄素、N-甲基尼克酰胺、总抗坏血酸、羟脯氨酸;以及营养缺乏病症状和体征检查。


  1992年对全部调查户每个成员的身高(长)、体重、上臂围进行测量,此外血压、脉率两项生理指标由各省自行安排测量或不测量。生化检测指标为血红蛋白。


  2002年测量所有调查对象的身高和体重,3岁及以下测量头围,15岁及以上测量腰围和血压。实验室生化检测指标为所有体检对象测定血红蛋白,膳食调查对象及3~12岁儿童补充人群测空腹血糖(3岁及以上)、血脂(3岁及以上)、血浆维生素A。


  2010—2013年监测体格测量包括身高(长)、体重、腰围、血压、0~5岁儿童脉搏、0~2岁儿童大运动发育;全部调查对象血红蛋白、血糖、血清胆固醇、血清甘油三酯、血清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维生素A和维生素D,血清铁蛋白、血清转铁蛋白、C反应蛋白;0~5岁受调对象增加血清锌、维生素B12和叶酸。


  4.3询问调查


  询问调查1992年被列入调查内容,最初称为住户调查,包括住户成员登记和住户基本情况,以了解住户的经济状况、饮食行为、人口构成、家庭财产等指标,以及人体营养状况、体格发育等相关分析。


  2002年和2010—2013年询问调查内容进一步扩充为社区基本信息调查和调查户家庭/个人询问调查两个方面。其中前者由调查员通过查阅资料,走访当地统计、卫生等部门获取,具体包括地区人口、经济、社会集医疗卫生保健方面的基本信息。后者由调查员面对面询问调查对象,包括成员基本情况、经济收入、调查对象一般情况、慢性病现患状况及家族史、行为和生活方式、营养及慢性病知识、饮食习惯、婴幼儿喂养、孕妇及乳母营养健康状况等个人健康状况、饮食行为与身体活动等。


  5历次调查/监测的方法学变迁


  比较5次全国营养调查/监测,1959年和1982年均采用了集体单位和散居居民相结合的抽样方式,后根据调查资料的实际应用,工作组研究发现调查集体单位的意义不如调查散居户,并且增加调查点可以提高数据精确度,而每个调查点内的户数不必太多,因此自1992年起的全国性调查均以调查户为单位进行抽样和调查,并对调查点和各点样本数进行了调整,抽样方法的科学性也逐渐提高[3]。


  膳食调查以1959年分四季每次5~7天进行的调查量最多,也最具有季节代表性。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居民膳食模式和行为发生改变,食物称重记账法费时费力的缺点日益凸显。2002年和2010—2013年根据既往调查经验对调查内容和方式进行了一定调整,把全部食物称重改为调味品的称重,结合3天24小时膳食回顾调查来收集其他食物的摄入情况,有效提高被调查对象的依从性。改进后的膳食调查方法所获得的食物、油、盐等调味品摄入量也能够反映我国居民不同种类食物、能量、宏量营养素及微量营养素的摄入量状况。


  由于建国初期我国较多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尚处于贫困状况,食物摄入不足导致的营养不良状况比较普遍,1959和1982年体格测量和生化检验重点针对因营养素缺乏导致的营养缺乏病患病状况展开,以此为目的加入营养缺乏症体征检查及负荷尿中硫胺素、核黄素、抗坏血酸等指标的检测。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社会经济飞速发展,居民的膳食模式发生了较大的变迁,由此导致的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也随之发生改变。营养不良与贫血状况日益改善,但因食物摄入过量导致的超重肥胖及营养相关慢性病患病率逐年增高,因此1992年开始医学体检中加入了血压、脉搏,同时生化检测也引入空腹血糖、血脂等反映人群健康状况及营养相关慢性病的指标,调查方向逐渐从营养缺乏转向营养缺乏与营养失衡双重负担。此外,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意识形态的进步,婴幼儿智力、运动能力发育状况开始受到关注,因此2002年调查引入了婴幼儿头围测量,2013年引入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婴幼儿大运动发育评价,为探讨中国婴幼儿神经行为、认知能力发育与膳食营养的相关性积累了数据基础。


  询问调查最初只针对居民的家庭基本情况和饮食行为进行询问。随着人群流行病学的深入研究,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人群营养与健康状况不仅受饮食行为影响,还同身体活动、生活方式等其他因素密切相关。因此从2002年起在调查中逐渐引入体力活动、个人健康状况、不健康生活方式、婴幼儿喂养方式等信息,以期深入分析导致不良营养结局的相关影响因素,并进一步提出更深层次的干预途径与政策建议。


  6连续监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卫生保健水平和人口健康状况的重要指标。随着全球经济社会发展和卫生服务水平的不断提高,居民人均预期寿命逐年增长,营养水平和健康状况不断改善,与此同时,人口老龄化、城镇化、工业化进程加快以及不健康生活方式等也影响着人们的膳食模式与健康。自19世纪起,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均定期开展国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膳食营养与健康状况指标是国家级公共卫生及疾病预防控制策略不可缺少的信息。美国的全国健康调查始于20世纪50年代,1999年开始发展成为连续的营养与健康调查项目,每年调查具有全国代表性的15个地区约5000人,重点调查居民膳食营养和身体健康状况。美国国会还于1990年通过了《全国营养监测和相关研究法案》,提出了美国营养监测和相关研究的十年综合计划[9],其营养监测数据用于联邦政府的政策制定,包括食品安全、食物强化、食品标签、膳食指南及国家营养与健康目标的追踪发展与评估。日本的全国营养调查从1946年开始,每年进行一次,2003年更名为全国健康与营养调查(NHNS),其目的在于通过了解国民身体状况、营养素摄入量和生活方式等为新颁布的《健康促进法》的修订、促进国民营养和健康状况提供基础数据和资料,调查时间为每年11月份,调查人数为每年近2万余人。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也有类似项目,定期颁布国民健康状况报告,并据此制定和评价相应的社会发展政策,以改善国民营养和健康状况,促进社会经济的协调发展。近几年,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会议和文件中也多次强调营养在非传染性疾病预防和控制综合监测的重要作用,并将很多营养指标列为慢性病防控的重要指标[10-12]。


  1959年、1982年、1992年全国营养调查,2002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和近期开展的2010—2013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结果与数据信息对于了解中国城乡居民膳食结构和营养水平及其相关慢性疾病的流行病学特点及变化规律,评价城乡居民营养与健康水平,制定相关政策和疾病防治措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也为制定《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取量》和《中国居民膳食指南》等提供了基础数据。目前我国正处于社会经济快速发展时期,国家食物生产和加工能力显著增强,居民营养和生活方式也同时发生转型,2010—2013年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显示,近20年来我国城乡居民植物性食物摄入量逐渐减少,动物性食物摄入量明显增加,脂肪供能比超出上限,超重、肥胖问题凸显,过量饮酒、身体活动不足及不健康饮食等危险因素尚未得到有效控制[13]。加强营养监测工作,及时监测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变化,把握最佳干预时机,采取有效干预措施,对于保护和促进人民群众身体健康、提高人口素质有着重要作用。2014年1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14—2020年)》,在主要任务中明确提出“构建定期监测、分类指导、引导消费的居民营养改善体系,建立健全居民食物与营养监测管理制度,加强监测和信息分析”[14]。将营养监测工作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为我国未来开展人群营养监测确立了目标。


  7建议


  国民营养及健康状况日益受到政府相关部门及公众关注,信息需求逐渐深入具体,传统的调查方法、调查内容、队伍建设等不断面临挑战。


  7.1亟需开展相关方法学研究


  近年来中国食物加工业发展迅速,食物类型增加,居民就餐行为也发生较大变化,在外就餐比例明显提高,现有的方法无法准确获得居民日常饮食尤其是在外就餐膳食摄入数据。急需探索适宜于当前现况的膳食调查方法,以便科学评价居民食用油、盐/钠、糖摄入量及食物消费,为未来更科学地开展人群营养与健康监测从方法学上提供重要技术支持。


  传统的杠杆秤、汞柱式血压计等体格测量工具不易携带,且存在潜在的环境污染可能,生化指标检测方法和仪器面临检测效率较低、设备老化,无法满足各项指标的快速检出及反馈,亟待开展体格测量和生化检测的方法学研究,筛选适宜于大人群监测的方法和设备,同时研究科学合理的数据校正方法。


  纸质问卷和入户调查对资源和时间耗费较大,不适合目前社会高度变革的现实状况。目前,美国等发达国家均已采用平板电脑录入、电话采访、网络页面自填等形式开展相关工作。电子化数据采集系统可以很好地解决传统纸质问卷调查带来的诸多问题,将有效提高我国监测工作的质量和效率。因此,亟需建立覆盖全国的智能化、科学化的人群营养与健康监测数据采集系统,以便及时、准确、便捷地采集和传输居民的营养与健康状况信息。


  7.2数据统计及信息发布时效性有待提高


  调查周期过长不仅难以及时反应居民的营养与健康问题,也难以及时采取有效措施遏制营养相关慢性病的上升。我国既往调查为每隔10年开展一次,目前调整为3年一个周期,以期全面、及时掌握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状况、营养性疾病、主要慢性病、行为和生活方式的现状及变化趋势,并分析影响营养与健康的相关危险因素。高效的完成监测数据的统计分析、定期进行信息发布,是目前监测工作的一大挑战,亟需建立国民营养与健康数据信息发布系统,以便及时、准确地发布居民的营养与健康状况信息。


  7.3专项调查和特殊人群监测有待增加


  目前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监测主要针对城乡常住人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流动人口信息缺失、营养健康指标不深入全面等问题逐渐显现。为适应新形势需要,应针对常规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中发现的重点人群,及常规监测无法监测到的特殊地区、特殊人群,开展覆盖面更全、更精准的专项调查和特殊人群监测,如老年人、孕妇及乳母、流动人群、营养相关慢性病患者等。


  7.4机构与专业技术队伍建设


  监测的内容和范围的日益扩大,新指标、新方法不断引入,要求承担监测工作的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营养工作人员不断提高和更新专业技术能力。目前我国大部分省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均没有设立专门的营养监测机构,个别设立机构的省份也没有配备相应的专业技术人员,急需在各省建立业务素质高、技术能力强、人员配备稳定的营养与健康监测工作队伍,以促进中国居民的营养与健康事业不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