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英语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论英语语言学研究的多维视角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08月16日 17:52:30

  摘要:英语语言学研究在新的世纪不再是单纯的语言基础研究,应该本着开放的视野,更加注重研究的深度以及与其他学科连接的广度,并应随着学术研究的跨学科发展趋势,拓宽英语语言学的研究视角。英语语言学研究多维视角的提出有其必要性、合理性及可行性。外语工作者应不断深化哲学视角、文化学视角及政治学视角研究,推动英语语言学研究在新时期和新阶段的进一步发展。


  关键词:英语;语言学;哲学;文化;政治;


  作者简介:曹凤静(1970-),女,辽宁阜新人,阜新高等专科学校外语系副教授,硕士,研究方向:英语语言学及教学法。


  在各个民族和语系,语言学都被看作是一门领先的科学,在科学文化发展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因为语言作为重要的载体,许多问题都要靠语言去表达和处理,语言与其他学科共生和共融。尤其是作为世界通用语的英语,这种作用就更加突出。基于此,现代英语语言的表达不限于是交流的手段和沟通的工具那么简单,语言学研究也不再是单纯的语言基础研究,应更加注重研究的深度以及与其他学科连接的广度,并应随着学术研究的跨学科发展趋势,拓宽英语语言学的研究视角,推动英语语言学研究在新时期和新阶段的进一步发展。


  一、英语语言学研究多维视角的理据分析


  (一)英语语言学多维视角研究的必要性


  语言与人的关系是一种双向的交互的关系。一方面,人创造了语言,对语言有支配作用;另一方面,语言又能反过来在一定程度上以其所呈现出来的思想内容及自身的规则方式与理解方式,影响、制约人类的思想行为。这使语言体现出了既有“器”的一面,又有“道”的性能的一面。“道”就是指语言的工具性作用,“器”就是指语言所反映的思想内容。也就是说,研究语言既研究本身的词法、句法等语法现象,还要研究语言内涵中所表达出来的思想,以及通过语言如何释放多科性的知识。考察近年来我国英语语言学的研究成果,得到的最突出的信息就是“解释”和“介绍”。不可否认,这些年来,外语界对国外语言学的研究内容了解颇深,如索绪尔语言学、布拉格学派、哥本哈根学派及美国的结构主义学派等成果悉数在心,但真正创新的著作和论文显得太少了,并且涉及研究的学科边界范围较窄,成果的实践性较差,本土意识不强。教育部原部长周济曾经指出:“相当多的科研项目达不到要求,表现为上不着天,与科学前沿发展水平相距甚远;下不着地,与社会的实际需求关系不大。很多论文只是简单重复的跟风研究,没水平也没有现实意义。”周济指出了科学研究的发展方向应该坚持既“顶天”又“立地”。这里的“顶天”是指立足于现代科学和技术前沿,紧跟时代步伐,结合我国战略需求,力求创造世界水平的高科技成果;“立地”是指立足于实践,紧密结合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现实问题,着力解决社会发展实践中的科学技术难题。[1]按照这样的学术思想,英语语言学研究也应该反思。既要把握学科前沿问题,又要为英语实践服务。接地气、导实践,主要是深刻研究两种语言学的差异及各领域的应用。新世纪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作为学科工具的语言有必要趁势而上,与其他学科共融,创造学科发展的春天。


  (二)英语语言学多维视角研究的合理性


  哲学认为,事物中矛盾的诸多方面既相互斗争,又相互依赖,这种斗争和依赖的相互交替构成了事物发展的总趋势。这就表明相互依赖的关系也能推动事物的向前发展。从语言方面讲,在很长的历史发展阶段,语言都是以国家和民族形式独立存在,语言之间及语言和其他学科的相互研究借鉴是从20世纪以来才逐渐兴起。包括英语语言学在内,过去很少与其他学科跨界联系。从哲学的角度,这显然阻碍了语言学的发展空间。哲学的矛盾学说为英语语言学的研究和发展提供了借鉴,也为英语语言学跨学科研究提供了哲学理论基础。英语语言学产生于英语民族和国家,他们本土的语言学家研究自己的民族语言可以说是近水楼台。中国的英语语言学者研究英语语言学由于上述背景的限制,超越或赶上他们的本土同行是相当困难的。但不是不可以研究,而是突出中国这个大的背景和前提,突破和创新英语语言学的研究藩篱,与实践结合,把英语语言进行我们的本土化研究,拓宽研究领域,开拓新的视角,把研究成果作中国式的理解并推介到中国语言学实践。这里的领域包括哲学、文化学、心理学、政治学等。


  长期以来,我们多认为语言作为交流工具与其他学科视角风马牛不相及。但在新的时期这种观点已不适应学术的发展,普遍联系已经成为学术发展的趋势。就是说,语言的发展离不开现实世界,事实也逐渐证明了这一点。就连语言本身也因为现代科技的发展增添了新的内容,如英语词汇的变化发展:mouse鼠标;Lasercomp电脑激光照排等。其他如世界经济政治的发展,也使语言更加丰富,如Watergateincident水门事件,政治丑闻;theFourthWorld贫穷的国家等。由此看出,英语语言学的多学科多视角发展为其研究提供了基础和合理性。


  (三)英语语言学多维视角研究的可行性


  什么是语言学?多数语言学家认为是对语言的科学研究。这种对科学研究的理解是从大的方面讲,其实是对整个语言系统的探讨,当然,这个系统的外延是非常大的。


  语言是人类生存的载体,那么,语言学也是与人类密切相关的学科,其必然与人类的发展同步,否则,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英语语言学研究的发展方向具有两种倾向:其一是向研究的深度发展;其二是向横的方向发展,拓展与其他学科的交叉。这两个方面协调发展对英语语言学同样重要。英语语言学本身实践的发展需要跨学科研究。上世纪中叶,乔姆斯基在《句法结构》的著作中认为,语言学研究不能仅限于语言行为,重点是培养语言能力,必须转到关注语言运用这个实践上来,打破限制,扩大视野,从不同视角和其他学科因素加以探讨。自此,英语语言学跨学科交叉趋势更为明显。从英语语言学的跨学科研究对象来看,可以开展的应用性跨学科的研究。


  在新的形势下,这些学科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联系,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也就是说,英语语言学会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和变化,不断与其他学科连结,逐渐形成跨学科研究体系,服从和服务于人类的社会实践。


  另外,语言学本身的发展对其他领域的发展也可起到促进作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在各种通讯理论跨学科实践研究中涉及了理解大脑的结构和功能(神经生理学)、大脑语言联结(交流生物物理学)、言语和语言的性质这样一些基本的问题,这些领域的研究促进了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的语言学系的兴起。[2]同时,英语作为世界通用语,其与通讯理论的结合,促进了世界通讯事业及交际的发展。以上情况说明,语言这种社会现象不可能独立地发展,也不可能在社会真空中发展,外部的社会要素或多或少都对英语语言产生影响和制约,或者与社会系统中的相关要素发生联系。只有把英语放在社会的大系统中,才能更全面地揭示其语言的属性和规律。从多维视角考察英语语言学,更能真实地反映英语的地域特征、民族文化、社会心理及丰富复杂的内部结构,加深对英语语言的认识和功能的理解,为英语之外的国家和民族更恰如其分地运用英语及跨文化交际奠定基础。


  二、英语语言学研究多维视角探究


  (一)英语语言学研究的哲学视角


  语言学和哲学是分不开的,如何观察世界决定着如何看待语言。有学者讲过:“语言学家的工作很大程度上以哲学家的概念和框架为基础,为出发点”。[3]英语国家学者不乏利用哲学视角研究英语语言的传统,这从国外的著作和论文成果可以得到证明。哲学为英语语言学的研究和发展提供了新的方向,开拓了新的视角。上世纪初,英国语言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一书中首次构建了语言哲学体系,提出并主张语言学问题研究中引入哲学思想,只要语言能表达的内容,就可成为哲学加以探讨的对象。自此,标志语言哲学这一跨学科领域的诞生。维特根斯坦认为语言中隐含的意义表现在具体的应用中。他主张的“一个词的意义就是它在语言中的用法”这个论断被很多语言学家和哲学家认同。维特根斯坦特别重视说话者的话语与其所处的环境之间的关系,主张善于从话语与环境中分析找出潜在的价值,以及不同的话语在不同语境中的表达方式,根据语境确定它们的不同意义。另外,他还重视说话者的语言习惯,从习惯中体会把握词语的应用价值和哲学思维。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思想不仅对哲学研究开辟了新路,更是对语言学的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


  对英语语言现象的研究涉及的范围很大,从一个单词或者一个句子都可以做多角度的分析,但一般来讲,首要是从哲学角度,然后才从社会学、心理学等方面研究。因为大量的社会现象以及人们的心理活动都受制于某种哲学思想的引导,都遵循各自的哲学观点。语言学研究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探讨两种语言包含的哲学观,以及如何看待不同民族的文化心理。这里我们所指的哲学观包括两方面的内涵:一是英语语言中反映的英语民族的哲学思想。理解英语语言不能单纯理解它本身,对其哲学思想的感悟和理解能够避免由于跨界语言的交流而产生的沟通障碍和理解偏差;二是英语语言中暗含的修辞哲学和语言艺术。这是说话者在构建语言过程中隐蔽的哲学痕迹,也是我们科研工作者应该挖掘的成分。不过,隐藏在语言中的哲学成分是很难挖掘的,并且,这种挖掘出来的成果是动态的,不断有新的发现出现,也不断有新的研究课题。从一个侧面来讲,这也昭示了英语语言哲学视角研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语言是手段、工具,人们利用它来彼此交际,交流思想,达到互相了解。语言是同思维直接联系的,它把人的思维活动的结果、认识活动的成果用词和句中词的组合记载下来,巩固起来,这样就使人类社会中的思想交流成为可能。[4]很多时候语言反映了说话者的思想感情,渗透说话者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从哲学的学科分支角度,英语语言学的哲学思想研究视角可以拓展到伦理学、美学和逻辑学领域。


  英语语言经常会传递涉及伦理道德的内容,这些内容对提高人的精神境界、引导人们的价值观念具有积极意义。如Herculeschoice这个短语就有着这样的内涵。相传在远古时期的夏天,赫拉克勒斯在家乡的一处地方看书,当时走过来两位女神,一位自称是享乐女神(Pleasure);另一位自称是善德女神(Virtue),她们对赫拉克勒斯分别承诺了不同的条件。享乐女神提出给予他无尽的物质享受;而善德女神说可以让他长生不老。赫拉克勒斯逐渐明白她们给自己摆出的是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后来赫拉克勒斯选择了善德女神提供的道路。这个英语词组Herculeschoice暗含的文化教益是,对于人来讲,不能贪图一味的享乐,要善于吃苦,同样得到好的回报。后来,Herculeschoice在词义的理解方面作了这方面的引申。这里表明了通过语言的研究可以化解人们的伦理困境。


  英语语言作为古老的西方重要的交流工具和世界通用语,具有积淀丰厚的美学魅力,在世界语言宝库中闪耀着美丽的光芒。在英语语言学研究中,要擅于挖掘英语语言本身所蕴含的美学因素,培养人们认识美、注意美、理解美、发现美和欣赏美的意识,发挥英语语言的美学功能。语言学家钱冠连曾说,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本身就是一种美的艺术,蕴含着一定的美学特征。英语语言中的美学内容主要体现在品味感受语言美、欣赏语言美、运用语言美、创造语言美等方面。通过对英语的音、形、意及美的关注和研究,能够深入领会西方的语言哲学思想。


  (二)英语语言学研究的文化学视角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进行英语语言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跨文化交际过程。按照近代认知发展论的创始人皮亚杰的观点,语言学这门学科是其他各种学科的引领学科,是人文方面的最先进学科。我国学者吴国华教授主张把语言的因素、哲学的因素、社会的因素、心理的因素等综合起来一起研究,并且把它们分成两个符号系统,即第一和第二符号系统,其中语言是第一符号系统,其他的社会文化系统为第二符号系统。其实国外也有类似的分类;如:[5]


  这种分类方法虽然与我国学者吴国华教授主张的存在差异,把文化过程和文化产品作为后语言结构,但可以肯定的是语言和文化的密切关系,并且也侧面说明了语言学和其他学科之间的某种结构关系。


  西方的语言学研究涉及文化现象已经非常普遍,而在我国的英语语言学研究中,探讨语言中的隐蔽文化方面虽然近年已经开始重视,不过成果还相对较少。这方面研究应该侧重英美语言以及与汉语中民族观念、价值观念、社会观念的比较研究。英语语言作为一种符号,大多数人认为其是任意组合的,并且是约定俗成的,这种观点甚至某些语言学家也给予认同。其实这是给人们的一种假象。越是在文化方面十分强大的语言体系里,给人们的这种假象就越常见。但是,无论是在哪种语系里,其表达方式都是以该民族的文化或者以该民族约定俗成的行为习惯为遵循的。这种约定俗成的习惯反映着该民族的文化结构及其内在规律,对其探究,正是现代英语语言学研究的基本精神。尤其在跨文化交际过程中,相对民族语言的文化意识不强、文化信息缺乏都会成为交流的障碍。一是要研究英语的特殊词汇意义的内涵和外延,不可望文生义;二是要研究传递的语言句子中隐含的文化信息。如在做白象牌电池广告时,我们通常把这个品牌翻译成“whiteelephant”。如果肆无忌惮地向西方英语国家推销,会令当地人质疑的。因为“whiteelephant”在英语中还有“笨拙”的意思,结果很可能使推销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除此之外,研究英语语言学的文化不能不研究其语言禁忌。禁忌是世界各民族广泛存在的一种文化现象,是社会文明的象征,其中语言禁忌是其主要表现形式。近年,对于英语语言的禁忌问题已有研究,但是针对某些词汇、某一现象及某一具体用法方面研究颇多,而涉及英语语言学禁忌的动态视角关注较少,缺乏禁忌的时代性把握,所以,这方面研究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禁忌语是可变的,随着时代的发展其也会发生变化。禁忌语这种文化现象对其分析主要是考虑性别、修养、背景或场合,也就是随时空及语境的变化而变化,不能脱离上述条件进行抽象地研究。总之,英语语言学的文化研究,可以吸收、借鉴英语国家的思想和文化,放眼国际视野,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


  (三)英语语言学研究的政治学视角


  语言和政治的关系非常密切。尤其英语作为世界通用语的地位的流变,与政治是分不开的。在古代欧洲,由于罗马的强盛及其当时的政治地位,欧洲的通用语是拉丁语。18世纪初,法国地位上升,法语成为了欧洲的通用语言。法国大革命失败后,国力衰落。这时,19世纪大不列颠帝国强盛,动摇了法语的地位,英语地位逐步上升,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成为世界大国,英语从此奠定了世界通用语的雄霸地位。在语言的这种与政治的天然关系影响下,加之语言的交流符号功能,在国际政治关系中英语的语言现象应该受到重视并加以研究和探讨。英语语言学的政治视角研究应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从理论层面探讨英语国家中的政治语言的应用。语言往往代表个人的思想或行为,也代表和反映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社会及心理取向。大到国家名字的命名,小到国家的某个细微的政策,都会反映出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的特征。这种语言学的政治研究,就是通过政治语言现象,恰当、科学考究和理解该国的政治现象,以此了解和判断其政治走向。因为政治理念、方针、政策具有与时俱进的特征,不同时期这些政治理念是不同的,必须通过英语语言学研究获知背后的意义。


  二是通过对英语话语描述的研究,探究英语国家的国际政治和外交政策主张。外交语言在表述上有其独特的表达方式,并且涉及的面比较宽泛,如政治谈判、商贸合作、文化交流等领域。并且,在外交方面经常使用模糊性语言。在外交语言的言语交际中,主体常常会受到所处的身份、表达环境、交流的主题,或者其他方面因素的多重影响。一般来讲,多使用常规的模糊语言处理外交辞令,或者使用的语言表达趋于委婉、灵活,以用来掩饰、回避非常敏感的话题。再有就是考虑礼节因素,避免由于语言造成直接冲突。在外交中它不仅是一个有趣现象,也是不可缺少的行事手段。我们都理解的是,政治家及政治人物有些场合说的话未必是表面表达的那个意思,英美国家也是这样。所以在英国有学者专门编纂所谓的辞典,帮助民众了解部门首长与国会议员所使用的让人似懂非懂的政治语言。从这个角度讲,英语语言的模糊性研究空间还有很大,仅从词汇、句法和篇章三个层面对其进行分析,是远远不够的,随着模糊语言学理论体系日益完善和发展,有必要对此进行更加广泛的研究。


  三是加强政治方面英语的修辞学研究。英语语言学具有悠久的历史,很多研究方法可以运用到其政治学的研究视角之中,修辞学便是其中之一。前文讲到的政治语言的模糊性,其中包含的英语语法现象之一就是英语的修辞现象,即隐喻。美国认知语言学家莱考夫对政治非常关心,认为隐喻在政治话语中发挥一定作用。指出,隐喻是人类的生存方式,按照隐喻这个手段,对思维和语言的奥秘进行探索,并以此分析政治话语,会发现理解当代国际政治话语的新视角。政治家往往通过语言展示其领导风范和个人魅力。但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对于政治语言的隐喻的解读和理解也会有偏差。如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在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asknotwhatyourcountrycandoforyou;askwhatyoucandoforyourcountry。”在日本首相佐藤荣作的传记中将其理解为:“你们不要问你们的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反之,应该问一问,你们为了你们自己能做些什么。”这与我国外语界的翻译完全不同。我们把它理解为:“不要问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二者貌合而神离,意思却大相径庭。从country的词义上看,一是指“国家”;二是指“整个国家的人民”;三是指农村地区;四是指故乡、家乡。我国学界把country一词都译为了“国家”,而佐藤荣作把第一个“country”译为了“国家”;而把第二个“country”理解成了“你们自己”。同样的政治名言,通过不同的理解,在这里也反映出日本与中国民族和文化的差异,我们强调的是“公而忘私”为国家,而日本彰显的是“个人奋斗”回归家庭的价值观。所以,语言学的政治视角研究不仅强调理论研究,同时也可以区分政治文化的差异,为与英语国家之间的外交实践服务。


  三、结语


  近年来,世界范围的交流日渐活跃,这也为我们打开了通向英语语言学研究的世界之门,为借鉴国外研究理念和研究方法,拓展多方视角创造了条件。英语语言学研究应该是开放的和多维的,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吸纳新的知识和领域,达到理论和实践的结合。英语语言学研究不仅要关注社会人文视角,随着科技的发展,与科学技术学科的联系会日益加深,就其研究角度来说,还会有很多分支和细化,应逐步推进研究。从这个意义上说,英语语言学因其复杂性和可研空间,对其的探索和研究还要经历漫长的过程,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