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政治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钓鱼岛二人说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1日 17:16:15

  沈复:钓鱼岛,我的另一位芸娘


  清朝小资文人沈复绝对不会想到:生前默默无闻的他,身后会演绎这么多传奇。这些传奇,不仅缘于他的《浮生六记》、他的芸娘,也缘于钓鱼岛。


  《浮生六记》被誉为“小《红楼梦》”,其中记载的沈复和芸娘的闺房之乐,令无数文人心驰神往,连林语堂老先生都这样感叹:“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


  而现在,倘沈复泉下有知,定会有又一番深情款款的表白:“钓鱼岛,是我的另一位芸娘!”


  和伟大作品《红楼梦》一样,《浮生六记》最初被发现时也是“断臂的维纳斯”,六卷仅存四卷。但近年来一个重大学术成果震惊了海内外,山西收藏家彭令宣称:他在清代书法家钱泳的手稿《记事珠》中,发现了《浮生六记》第五卷初稿《海国记》的部分佚文!多位专家经多番考证后,对此说法予以认可,2010年4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新增补本《浮生六记》,就收录了这一研究成果。而这份佚文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关于钓鱼岛的一段精彩描叙――


  十三日辰刻,见钓鱼台,形如笔架。遥祭黑水沟,遂叩祷于天后,忽见白燕大如鸥,绕樯而飞。是日即转风。十四日早,隐隐见姑米山,入琉球界矣。


  俞平伯先生评价《浮生六记》说“文辞洁媚,趣味隽永”,这样的特点我们从上述文字不难体会,“白鸟如鸥,绕樯而飞……”,寥寥数语,不仅勾勒出一幅优美的图画,更在无意间交待清楚了一个重大史实:黑水沟是中琉的海上分界线,琉球国西部领域是从姑米山(今冲绳久米岛)开始的。沈复的记载,比日本人古贺辰四郎对钓鱼岛的最早“发现”,还要早76年。港台媒体为此率先发表评论:《浮生六记》佚文重见天日,钓鱼岛主权属中国又添铁证!


  沈复是在嘉庆十三年(1808年),以“太史司笔砚”的身份,随正使齐鲲、副使费锡章等出使琉球。沈复一生以游幕为业,所谓“太史司笔砚”,充其量也就是个“临时秘书”的角色,并非正式公务员,因此他这段文字不是考察报告也非工作汇报,而是自娱自乐的率性之作,但这并不湮没其价值。迄今为止,我国关于钓鱼岛的记载大多来自官方文献,而这段文字出自布衣寒士之手,闪耀着民间文化的光辉,更具历史人文的质感。


  从此,美丽的钓鱼岛,和美丽的芸娘一起,更深地融入中国人的文化血脉。


  赵文楷:钓鱼岛,在我“中原”之内


  嘉庆四年(1799年),琉球新国王尚温上表乞封,因为琉球作为中国的藩属国,这“小尚”不能自己说称王就称王了,必须要得到大清王朝的正式册封。


  谁来当册封使呢?嘉庆皇帝的目光落在了翰林院修撰赵文楷身上。赵文楷,安徽太湖人,嘉庆元年状元,不仅能诗善文博学多才,而且禀性刚直仪表堂堂,是朝中难得一见的“帅哥”,这样的人物出使藩邦,正好能体现中央帝国的威仪。


  赵文楷深感责任重大,临行前还特意去拜访大学士纪晓岚,并戒饬使团所有成员:当以国家名声为重,务必一切从俭,禁止奢华。赵“团长”的清廉自律,在琉球期间赢得广泛尊重,国王尚温称赞他“廉洁之风,著于海外”。


  而作为一个敏感多思的诗人,赵文楷出使途中每到一处,几乎都要吟诗作赋,这些诗后来集成《槎上存稿》,其中有一首《过钓鱼台》:


  大海苍茫里,何人钓巨鳌?老龙时卧守,夜夜浪头高。


  在这位大才子的笔下,钓鱼岛的风光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紧接这首诗之后的是《渡海放歌行》,其中有这样一句:“手持龙节向东指,一别中原今始矣。”关于这句诗的历史价值,我国著名社会活动家、书法家赵朴初老先生曾作过深刻阐述,他在1992年致前政协常务副主席王任重的信中说:这明明指钓鱼岛是在当时国人心目中的“中原”之内,甚至谈不上边界的地方。


  这位深受国人敬爱的赵朴老,就是太湖状元赵文楷的六世孙。太湖赵氏自赵文楷以降,六世翰墨,才俊出于一门;赵朴老还有堂兄弟赵宝初、赵荣澄等,都是台湾的大学教授,他们也经常以发表文章、出席学术会议等方式,追思先祖遗风,力证钓鱼岛主权属中国。正可谓:中华文明绵绵不绝,爱国精神薪火相传!作者: 丁 锐


上一篇: 邓小平笑谈钓鱼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