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植物保护论文 -> 文章内容

国外植物保护立法概况与思考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11月14日 08:56:18

  作者简介:杨普云,博士,推广研究员,主要从事农作物病虫害综合防控工作。E-mail:yangpy@agri.gov.cn。;


  植物保护是人类为防治病虫草鼠等有害生物而进行的社会活动。为有效防控有害生物对农作物等植物为害,最大限度地达到人类经济活动的目标,世界各国十分重视植物保护工作的法制化建设。国际植保公约的缔结,为世界各国的植物保护工作制定了共同遵守的法则。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植物保护法制化建设方面取得显著进展,先后制定并颁布了《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植物检疫条例》、《农药管理条例和森林病虫害防治条例》,但是作为植物保护工作主体之一的农作物病虫害防控与监测预警工作,还有待于制定法律、法规进行规范。


  1当前国际上植物保护立法概况


  据不完全统计,到2012年底,世界上至少有45个国家制定颁布了植物保护法律。各大洲的情况分别是:亚洲有17个国家制定并颁布了植物保护或植物检疫法,其中印度最早于1914年制定了《灾害性病虫害法》,1950年继日本颁布《植物保护法》之后,韩国、以色列等相继制定并颁布了《植物保护法》、《植物防疫法》等,2011年,泰国颁布了《植物检疫法》,是亚洲国家植物保护相关法律颁布最近的一个国家。欧洲有11个植物保护相关法规,其中,英国1967年颁布了《植物卫生法》,为欧洲最早制定植物保护法规的国家,乌克兰在苏联解体独立后,于2006年也颁布了自己的植物检疫法。美洲目前有7个植物保护法规颁布,其中,以美国和加拿大为代表,法条最为完善,规定最为详细。非洲植物保护法颁布的有8个,南非最早于1983年颁布《农业有害生物法》,2007年博茨瓦纳制定了《植物保护条例》。大洋洲两个主要的国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分别于1908年和1993年制定了检疫法和生物安全法(表1)。


  2国外植物保护法规主要内容


  国外现行的植物保护法规均是联邦和各地方政府开展植物保护工作的法律依据,主要内容一般包括4个方面:①明确执法的目的。大多数国家规定植物保护立法的目的是更规范地保护农业、环境和经济安全。②明确执法主体和范围。一般的法律均赋予农业部及其下属的植物保护机构对植物、植物产品、生防生物(指任何用于控制某种植物有害生物或者有害杂草的天敌、拮抗生物或者竞争性生物)、植物有害生物采取禁止或者限制进出口以及州之间运输的权利,以及对植物有害生物进行监测、控制、消灭、预防或者防治等执法权利。③明确中央(联邦)和地方政府和各级农业部门在大区域流行、迁飞性和暴发病虫的防控的责任、资金分担比例和应急防控响应机制。如美国《植物保护法》规定在病虫害监测防治资金投入上,联邦和各州常年都有专项预算,法律明确联邦和州的分摊比例。如对蝗虫和摩门螽斯等暴发性害虫的防治,内政部向农业部拨款建立专门的防治基金,应各州受威胁地农业部门的请求,联邦农业部长必须组织对联邦土地、州土地和私人土地进行防治处理。当防治基金用完后超支的费用,分担比例为:联邦土地上的防治费用,农业部承担100%防治费用;州土地上的防治费用,农业部承担50%;私人土地上的超额防治费用,农业部承担33.3%。④明确了执法操作规范、执法赔偿、补偿和处罚等措施。此外,美国和欧盟等发达国家植保法规对农药的使用作出较为严格的规定。如农药使用者必须具备资格证书,农药使用者资格证书一般分为从事有偿服务的商业用药资格证书、个人使用的非商业用药者资格证书、防治建筑物害虫用药个人资格证书和防治建筑物害虫公司资格证书等4类。如美国只有通过州农业厅组织的有关资格考试,才能获得上述4类资格证书,并且规定每次使用农药时都必须作记录,并在田间设置警示标志。


  3国外植物保护法规对我国植物保护立法的借鉴意义


  比照国外植物保护法规体系,对我国植物保护立法工作主要在3个方面具有借鉴作用:①国际上植保法规系统性强,对植物检疫、有害生物的防治和农药使用均作了明确规范;我国已有的《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植物检疫条例》、《森林病虫害防治条例》和《农药管理条例》等植保法规比较分散,特别是在植物保护的主体工作中,农作物病虫害的防治、监测和预警等工作还没有制定法律规范。②国际上植物保护法规对行使植保管理工作的植保机构和人员规定明确而具体,而我国现有的一些植物保护方面法规和条例则相对模糊,如法规和条例规定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执行,而我国大多数地方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并未专门设立植保处室,而各级植保机构均属于事业单位,没有执法权利。③国际上在有害生物防控和植物检疫等方面的支持政策明确、资金投入充足且常态化,我国现有的植保法规对中央和地方的植保支持政策大多规定不明确,支持政策多是应急性或临时性的,经费不能保障工作正常开展,投入严重不足,部分植保机构还需要靠创收来维持运转,造成植保工作上轻预防重救灾,不能很好地贯彻“预防为主,综合防治”的植保工作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