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植物保护论文 -> 文章内容

植物保护学科向植物医学学科转型研究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11月13日 08:39:30

  摘要:对植物保护学与植物医学的发展进行对比分析。从社会需要、技术进步、学科发展及相关学科互相渗透、相互发展的角度,对植物医学出现的必然性进行论述,总结植物保护学科目前发展情况及国内外植物医学学科发展现状,对植物医学专业建设的可行性进行分析,在学科研究内容及学科设置方面提出改革的具体内容。


  关键词:植物保护学;植物医学学科发展;专业建设;


  作者简介:王小奇(1961-),男,植物保护学院,教授。研究方向:农业昆虫与害虫防治


  植物保护学是农学门类中的一级学科,是生命科学领域的传统优势专业,它以植物学、动物学、微生物学、农业生态学、信息科学等为基础,研究有害生物的发生发展规律并提出综合治理技术,其下分设植物病理学、农业昆虫与害虫防治和农药学三个二级学科。


  早在20世纪30年代,欧洲学者率先提出植物保护概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上一些组织(如联合国粮农组织)开始普遍使用植物保护一词。20世纪50年代初,国内院系调整时,把植物病理系、昆虫系和农药系合并为植物保护系,成立相应的植物保护专业,目前全国有植物保护专业的院校47所。植物保护这个专有名词已被大家普遍接受。


  一、植物医学与植物保护学的发展


  1956年德国学者Braun最先提出植物医学概念[1]。1996年我国著名昆虫学家管致和根据他对农业昆虫学和植物病理学的理解,论述了植物医学的内涵,并强调了植物保护向植物医学方向发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但“植物医学”这个概念一直没有被广泛采用。


  医学,是处理与人体生理处于良好状态相关问题的一种科学,以治疗、预防生理疾病和提高人体生理机体健康为目的。狭义的医学只是疾病的治疗和机体有效功能的极限恢复,广义的医学还包括中国养生学和由此衍生的西方营养学。


  植物医学则是以植物作为研究主体,处理与植物生长处于良好状态相关问题的一种科学,是以治疗、预防植物疾病和提高植物机体健康为目的的一门从预防到治疗植物疾病的系统科学。未来的植物医学,既要考虑和研究为害植物的有害生物,同时还要研究非生物因素对植物的为害、植物自身的主动防御能力即免疫力,以及从保健医学和预防医学的角度保障植物健康生长,它是保持植物健康和预防、缓解及治疗植物疾病的科学与技术[2]。


  早在1971年,德国植物病理学家Grossmann把植物医学的内容分为病因、受害植物和植物保护三个层次[3]。1988年印度植物病理学家Nema出版了《植物医学———植物病害科学》论著。1996年管致和教授撰写了《植物医学导论》。植物医学作为与人类医学、兽医学并列的三大医学之一,其发展的动力是社会需要、学科间相互渗透、对植物健康本质的更加深入的认识。


  植物保护学无论是病原学还是防治学都包括有医学的内函。在高又曼所著的《植物侵染性病害原理》一书中有不少植物病理学的观点、概念和方法是从医学和病理学演变而来。高又曼早期是一名医学博士,后成为著名的植物病理学家和真菌学家。植物保护学发展到今天,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应用技术研究方面都有很大有进步,但研究和教学的重点仍然是病原微生物、害虫及杂草的鉴定及防治技术,缺少植物自身的防御能力和植物健康状况与病害关系等内容[4],这在一定程度上已不能适应现代植物保护理论与实践的要求。


  二、植物保护学向植物医学改革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分析


  植物保护工作者习惯于把为害植物的有害生物作为研究的主要对象。植物保护专业目前的教学重点主要集中在为害植物的有害生物上,包括病原微生物、害虫、杂草和田间害鼠等,而忽视了植物自身的防御能力、耐害能力、补偿能力,以及非生物因素对植物的为害。如何增加植物自身的防御能力,促进植物免疫学的快速发展,开发高效低毒环境友好型的治疗性农药,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都是摆在植物保护工作者面前的问题。


  随着植物保护研究与实践的发展,社会需求的不断变化,目前植物保护所涵盖的课程内容设置已不能完全适应保护植物的需要。综合我国47所本科院校植物保护学的课程设置可知,目前我国植物保护专业教育还只是停留在开设植物病理学、昆虫学、杂草学和植物化学保护等一些单科课程层次上,主要针对的是对植物造成危害的有害生物的认知和防治,即植物病原学和治疗学的学习,而没有或很少针对植物本身免疫学或生理代谢、有利环境因素的利用和其他非侵染性病害而形成系统的课程体系,当然不排除一些领域正在开展深入的研究工作。虽然有一些新兴的研究方向成果,但至今还缺少能够综合运用的理论指导,也没有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综合性的植物保护课程科学体系。


  近年来,随着土壤环境、水环境、大气环境的不断变化,造成环境污染,植物出现了很多不适应的反应,生长受到影响,甚至死亡,而这些影响因素都不是生物因素,目前植物保护专业课程设置以生物因素病原学为主,导致培养的植保工作者不能正确地诊断农业生产中出现的复杂问题和寻找病因,从而无法解决实际问题。因此,社会需求决定植物保护专业从学科的名称到学科的内容都要进行改革。首先是名称的改变,学科内容改革要借鉴医学的自然发展规律,在专业课设置上,在人才培养上,要更全面而综合,使其符合社会需求。裘维蕃先生认为,目前由于植物保护的内涵已经有所发展,它的任务实际上已经属于植物医学,那么现在顺应科学任务的发展,改革旧时植物保护教育的系统和内容,创建新颖的植物医学,用来培养我国新一代的植物医生,乃是具有远见的创举[5]。


  植物保护学与植物医学比较而言,其专业局限性使得后续拓展的空间不足。目前医学已经向综合医学的方向发展,综合医学的重要理论就是综合性诊断和治疗,要求医生具备全局观念,除依靠现代先进的医疗设备和不断发展的检测手段之外,保健、预防、康复、缓解和治疗综合运用。植物保护学也应该随之发展,无论是人类医生还是植物医生,作为医生不但要懂得高科技检测手段,而且能够全面运用,真正体现我国植物保护的方针“预防为主,综合防治”[6]。目前的植物保护学划分为植物病理学、昆虫学和农药学三个二级学科,还处于医学的初级认知发展阶段,未来必然要进入综合植物医学发展阶段。


  现在我国从上到下建立了上万所植物医院,几乎完全代替了植物保护服务体系。把植保站改成植物医院,姑且不论其业务内容是否有本质上的改变,名称的改变却体现了对植物保护认识的转变———要像医生保护病人那样去保护植物,植物需要植物医生。植物医院是适应社会的需求而自然形成的。作为医院就应该有相应的医生,但目前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保护乃至国家资格认证的植物医生来从事这个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个行业的服务质量,以及出现了滥用农药、不按国家标准用药等系列安全问题。从目前植物保护基层工作人员所反映的植物健康问题,有一部分不是病原物导致的,而是由非生物因素造成的,这正是我们现在教学中所缺少的内容。另外,从绿色农产品的生产来讲,我们目前更多的控制病虫害的方法是化学防治,缺少用预防医学理论指导的植物自身健康生长技术的内容。植物保护专业在招生中,第一志愿率相对比较低,这主要是由于人们对植物保护这个专业从字面上无法更多地理解,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如果叫植物医学专业人们就能从人医学、动物医学方面比较好的理解这个专业的内容。


  我国台湾的国立台湾大学(植物医学中心)、国立屏东科技大学(植物医学系),以及德国的霍恩海姆大学(植物医学系)、美国的佛罗里达大学及日本东京大学等国外一些大学已有植物医学的专业或研究机构,为我们提供了相关的模式与经验。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农业与生命科学学院在1999年建立了植物医学博士培养计划,并于2000年秋季开始招生,每年保持10—14个名额。2013年11月全国10多所具有植物保护专业的高等院校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召开了植物医学专业研讨会,建议通过相关程序将植物保护专业名称改为植物医学专业,植物保护学院变为植物医学院、植物保护学科名称也改为植物医学学科,同时对植物医学专业的培养方案等进行讨论。


  三、植物医学学科体系的组成


  在植物学与相关学科互相渗透、相互发展的前提下,人们对植物作为生物体的认识有了很大的变化,正是这些进展为植物医学奠定了基础。植物抗逆生理、环境生态学、植物疾病诊断技术、植物病生理学、植物免疫学、基因工程、植物生理性病害、植物与有害生物和天敌三者关系、环境污染与植物病变,以及植物疾病流行、测报技术等的研究进展,构成了植物医学的应用框架。植物保护学科的相关研究进展也为植物医学的出现提供了条件。初步设想植物医学下设植物病原学、基础植物医学、植物预防医学、有害生物检测学、植物病害治疗学和农药学等6个学科门类方向。


  为适应植物医学学科体系建立的需要,建议参考医学体系对现有的植物保护方向及专业的课程体系进行适当的改革。在规定的学时范围内,根据植物医学的特点与要求,在原有基础上,重新调整和增减部分专业课程,增加相关的研究方向,完善植物医学的学科体系。


  植物病原学中,除原有的病原学之外,重点需要增加的是环境病害学,主要内容是环境中非生物致病因素对植物健康的影响,以及需要增加非生物因素对植物健康影响的相关课程,如污染与植物健康、营养与植物健康、植物抗逆生理、植物生理病害(非侵染性病害)等。


  基础植物医学中,保持原有的植保骨干课程和研究方向,重点增加分子生物学、基因工程、微生物工程和转基因生物工程等发展性学科和课程。植物预防医学则是重点建设的学科门类,除原有的植物免疫学、植物病虫害测报学和植物检疫学学科课程之外,需要增设植物保健学、防御遗传学、营养与植物健康、植物与有害生物的协同进化、植物抗逆生理等新型方向和课程。


  有害生物检测学是以病原学为基础的学科门类,重点增加植物疾病的诊断方法与技术,在田间和实验室对生物与非生物病原进行诊断,以及对有害物质进行检测,提供检测报告和认证等。同时建立一个与实践教学相配套的植物医院,或植物医学服务中心,对外进行相关的社会服务,可到田间会诊,也可远程视频会诊,也可在植物医院内接诊,为学生实习提供场所与机会。植物病害治疗学侧重于植物疾病治疗方案的制定。


  最好的医学不是治好病的医学,而是使人不生病的医学。未来医学应该是科学预防为主。因此,植物医学的目标也应该是预防为主,使植物始终是健康状态,不用或少用农药处理,保证农产品的质量安全。虽然现在的植物保护方针是“预防为主,综合防治”,但在实际生产中重视防治、轻视预防。主要原因是此方面的理论与技术研究还不够成熟,也缺乏专业性人员指导,没有相应的法规制约,因而不能满足生产的需求。


  植物医学的理论和实践还需要发展与完善,在理论与技术上要不断充实与提高,为植物的健康生长提供保障[7]。植物医学的出现是社会需求与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植物医学的发展对植物疾病的控制、保障植物健康生长必将具有重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