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本科毕业论文 -> 文章内容

试论音乐院校钢琴教学中的文化回归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本文从“音乐与文化”“钢琴教学与钢琴文化传承”及“时代的需求与文化回归”之视角探讨音乐院校钢琴教学中存在的“文化”缺失之问题,提出“文化回归”的理念。

关键词

音乐院校 钢琴教学 钢琴文化 文化回归`

长期以来,音乐院校的钢琴教学一直以教授演奏技能为主旨,而忽视演奏技能之外的与之相联系的文化知识的传授,致使学生片面地追求技能而忽视内在的文化修养,进而在“文化”层面营养不良。这种教学模式已不适用于当今时代音乐教育、教学之发展需求。“文化回归”问题已成为业内外专家、学者所关注的热点。

一、音乐与文化

什么是文化?文化,从狭义上讲,是人类精神文明的总和;从广义上讲,是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的总和。为什么物质文明的成果也算文化呢?因为,物质生产活动离不开精神,物质文明成果凝聚着人类的思维、智慧、知识。比如一架钢琴,是一个物质产品,然而,它却是人类精神文明的产物,身上凝聚着声学、力学、乐学、律学等多学科、多方面的学问和知识,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那么,音乐与文化是一种什么关系呢?不言而喻,音乐就是文化,是人类文化的一种形态。音乐,从其物质层面的因素如乐器,到精神层面的因素一一如乐曲、乐曲形式、体裁、乐曲所表现的思想情感、乐曲的表现方法(如演奏技法等),都属于文化的范畴,都非文化莫属。只不过是其所体现出的“文化”之层次、之类别、之性质有所不同而已。

文化一一音乐文化,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存此,本文所讨论的“文化”,所探讨的“音乐”与“文化”之关系,其实是指“音乐文化”与“其他文化”之间的关系;是狭义的“文化”,或者说是狭义“文化”的一个局部一一“形式的音乐”与“内容的音乐”之间的关系。“内容的音乐”即音乐形式所承载、所传递的声音信息。这是与“其他文化”形态之关系最为直接、最为密切的因素。

就钢琴音乐而言。首先,其作品的产生是与文化系统内诸多要素互相联系、相互渗透的结果,其艺术魅力是由相互联系的各个要素的相互作用下得以实现的。我们知道,声音作为钢琴音乐作品存在的基础,是钢琴演奏艺术的物质外壳。而音乐作为一门听觉艺术,它的审美体验又一定是在“声音”这一物质外壳之中进行的。一部音乐作品的存存,不是简单的音符排列,而是由创作者经过周密的思考,由内而发的一种情感体验,是创作主体在对客观世界感觉联动之后,联系自身文化积累所进行的感性情感的表达,而这一情感表达又是通过音乐作品的“声音”来体现的。存这里我们所提到的“声音”不是我们平常所谓的“自然声音”,而是创作主体文化归属感觉下的“复杂”声音,冈此,文化冈素是音乐创作者的创作基石。其次,作者的思想、情感、艺术观念、美学追求以及创作方法、技法等,皆与他所处的时代、社会、民族、家庭等人文环境有着千丝万屡的联系。所以,一部钢琴音乐作品,并非仅仅是一种声音现象,而是一个具有“全息性”的文化载体,是通过“音乐”(悦耳或刺耳的声音)来集约化地展示着一个时代、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群体及个体的文化信息。这就是“音乐”与“文化”的关系。

二、钢琴教学与钢琴文化的传承

音乐教育教学,说到底是音乐文化的传承。因而,钢琴教学则乃钢琴文化的传承。钢琴文化,即与钢琴相关的学问、知识、技能,如钢琴的历史、钢琴的演奏家、钢琴的演奏技能、钢琴的作品、钢琴作品的形态及构成、钢琴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及美学特征。一个优秀的钢琴传人一一钢琴家,则应该具有这种全息性的钢琴文化素质和知识结构。正如著名钢琴家傅聪的父亲傅雷给他的书信所言: “你要做一个钢琴家,首先要做一个文化人,之后做一个艺术家,再之后要做一个音乐家,最后才是做一个钢琴家。你不能直奔主题,直奔钢琴去了,那样的话钢琴是学不好的,就是说你要有一个很宽的基础。”在此,傅雷先生所表述的“钢琴家”与“文化人”之间的逻辑关系:钢琴家——音乐家一一艺术家一一文化人,就是“小文化”(钢琴文化)与“大文化”(与钢琴相关的文化)之联系、之作用及影响关系。

从理想化的钢琴教学之意义上讲,傅雷先生所阐述的作为钢琴传人所应具有的钢琴文化之知识、技能,都应该是钢琴教学的内容。中国的卉琴教学与传承,实际上就是这种模式。琴师授徒,不仅仅是教授琴技、琴艺,而日-教授琴史、琴学、琴谱、琴歌、琴曲以及琴曲的创作(打谱).即所授者乃系统的“琴文化”,而不是单一的演奏技能。其所培养出的学生,不是只会演奏的“艺人”,而是“艺、理”兼擅的通才,是文人——文化人。

然而,尽管这种教学模式很富有文化味儿、对于琴文化的传承非常到位,但在当今的社会条件下却难以普及,难以推及到其他乐器的教学实践之中。一是师资匮乏,在仟何一种乐器的教师中都很难找到这等通才资质的名师;二是教学成本太高,而生产力太低。一个老师一辈子也培养不出几个学生来。这在当今“批量生产”演奏人员时代中,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满足不了社会的需求。

所以,我们现在所采用的音乐教育、教学模式,是西方工业文明所创造的“工厂模式”——分工。即把一个完整产品(学生)的生产(教学),分散给不同的工种、工序(学科)来完成。对于器乐专业而言,则表现为有人教演奏技能,有人教音乐史,有人教基本乐理,有人教和声、曲式、艺术概论等。这种模式的优点是各个学科相对单纯而专一,教学内容较系统、细致、深入。而其缺点就是破坏了音乐文化传播的完整性,加之于各个专业衔接之间的漏洞、隔离带、空白区,而使学生(特别悟性不高的学生),看不到其问的联系,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种模式,从教学体制上看,是系统的,完整的,而在落实到学生那里,却是松散的、零碎的,或者是残缺的。而更大的负面效应是,这种“分工”,非常容易给学生带来一种误导:钢琴课是主课、专业课,主课就是学技术。而视其他专业课为副科,可学可不学,可听可不听。而当专业课与非专业课的教学内容不同步、不统一的时候,则导致“技能教学”与“文化教学”(技能之外的理论、知识)之间“断链”,造成学生存文化层面的营养不良。有不少弹钢琴的学生,只知道练技术,而对技术以外的东西一无所知。只知道弹曲子,而对乐曲的内容、形式、体裁、风格、其生成的时代、历史及社会背景一窍不通。这种现象可称之为现今体制下钢琴教学暨钢琴音乐文化传承的“文化”缺失。

三、时代的需求与文化回归

21世纪是网络信息的时代,随着全球一体化经济的出现,文化方而的联系也日益紧密。各个学科、各种文化之间相互联系、相互渗透、相互依存。以“分工”为特征的上世纪、上上世纪的工厂化生产模式在当今的信息时代不断被打破、被瓦解。每个社会成员都不能存单一、封闭的知识模块中自我提升,而是多种知识综合运用能力的培养,因此,钢琴教学不能再是孤立封闭式的单一化技能传承,而应是多种文化知识参与的综合性教学。即存现有的体制下通过教师的作用弥补“文化”层而的缺失,这就是“文化回归”的含义。

笔者认为:现代钢琴教学不应是孤立的单纯教授演奏,而应该存教授演奏技能的同时,传授与之相关的文化信息一一解读作品,解读作品背后的音乐文化知识。如以肖邦《C小调(革命)练习曲》为例,授课时应向学生提示:要想弹好这部经典作品,首先要了解肖邦的创作特点和他在音乐史上的地位,以及他所处的时代之政治、经济、文化背景和艺术环境、风格流派等。要了解肖邦的创作特征和他的人生经历:青年时期之无忧无虑的生活一一幸福、爱情、希望、幻想;流亡生活时期的磨难一痛苦、郁闷、孤寂、愤怒以至反抗的激情。更耍了解作者的“人生”与“音乐”之关系,如民族情结与浪漫主义情怀存这首作品中的体现。其次,耍分析该作品的体裁、形式特征、曲式结构特点和和声框架、调性布局及旋律音调的发展逻辑。从宏观到微观,从整体到局部对作品进行全而的理性分析,使学生了解这部作品的创作背景、音乐风格、作品表现内容。

通过对作品技法分析以及历史文化解读,则可提升学生演奏这一作品的文化底蕴,为恰当地运用演奏技能表现作品的文化内涵奠定基础。例如,用多大的力度对比、用什么样的弹奏技法、用什么样的触键方式来表现、如何控制踏板、如何调整钢琴的音色、柴表现某种思想情感等。这样,不仅能解决演奏中的各种技术问题,同时还能将多门专业理论知识存这一过程中融会贯通,达到了理论与实践的有机结合,从而更好地掌握作品的重点、难点以及乐曲的艺术处理和风格特色。

笔者认为,这种多学科相互融合的钢琴演奏专业之教学方法,不但能有效地提升学生的演奏技能和文化水平,而日,能够提升学生课堂学习的兴趣,进而调动其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21世纪是以“创新”为主题的时代。而“创新”则需要多学科交叉,多种文化资源的融通。对于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需要靠多学科的文化知识来支撑。因而,钢琴教学中的“文化同归”问题,不仅是提升教学质量的现实问题,而且也是时代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