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高中语文 -> 文章内容

《云南的歌会》教学实录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成萍

师:今天老师和大家共同学习一篇散文《云南的歌会》。有同学去过云南吗?

生:没有。

师:老师也没有去过。课文里有对云南的介绍吗?

生:有,第一段里写到了。

师:好,那大家来齐读一下。(生齐读)第一句写道:云南本是诗歌的家乡。所以民歌是云南地区最重要的民俗,民歌在云南少数民族中具有重要地位。那为什么又叫“歌会”呢?

生:因为唱歌的不止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人,或是一群人聚集在一起。

生:因为这种歌唱的形式比较热烈、隆重。

师:所以就叫“歌会”。那我们看到第一段里还有一句说:“这一回更加丰富了我的见闻。”“这一回”指的是哪一回呢?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作者(PPT):

沈从文,湖南凤凰人。中国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1987年、1988年沈从文入围诺贝尔文学奖,他的代表作是中篇小说《边城》。本文原标题是《记忆中的云南跑马节》。

师:沈从文除了是作家,还是历史文物研究员,当时他以历史文物研究员的身份参加云南跑马节,去了解马背上的历史,欣赏到了云南的歌会。那什么叫“更加丰富”呢?

生:原本了解得不够,现在比以前全面了。

生:原来知道的歌会形式和内容都不多,现在比以前多。

师:对。知道得更多,了解得更全面了,可谓“大开眼界”啊。就让我们跟随作者的笔墨去丰富一下我们的见闻吧。作者写了几种形式的歌会?

生:三种。第一种对歌也叫“对调子”,一般都是在灌木丛沟凹处;第二种在山路上唱歌是随心所欲地唱;第三种“金满斗会”是好多人在村寨里唱。

师:那“金满斗会”还是对唱吗?

生:不是,是一个个传唱。

师:一种是在山野里对唱,一种是在山路上随心所欲、漫无目的地唱,一种是在村寨里传唱。我们称之为:山野对歌、山路漫歌、村寨传歌。

既然是歌会,文中一定有很多内容来描述唱歌的。下面老师考考大家的眼力,能不能用文中的四字短语来描述云南的歌会?

生:我找到了“见景生情”“即物起兴”“互嘲互赞”“随事押韵”“循环无端”“贯穿古今”“引经据典”。

师: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真不错。你知道什么叫“即物起兴”吗?

生:开头先咏他物起兴抒情。

师:书下有注释,“即物起兴”是诗歌里的手法,在民歌里常见。《诗经》中就有很多这样起兴手法的运用。那“引经据典”指什么?

生:引用经典著作中的语句或故事。

师:很好。那这些词语是来形容歌声的吗?

生:不是,是歌词的表达手法。

师:对,歌词就像诗一样,真是印证了开头那句“云南本是个诗歌的家乡”。还有找到其他的吗?

生:我找到了第五段里的“极其轻柔”“张弛不定”“龙吟凤哕”“唱和相续”。

师:呀,真好!“张弛不定”和“龙吟凤哕”在这儿是什么意思呢?

生:“张弛不定”指时而张开,时而舒拢;“龙吟凤哕”形容声音如龙凤的声音,特别悦耳动听。

师:“龙吟凤哕”仅仅是形容声音悦耳动听吗?大家想想这是什么形式的歌会?

生:还用来形容声音宏大、气势雄壮。

师:对了,我们理解词语的意思有时需要结合具体的语境来理解才更完整准确。好,下面大家来看老师的归纳(PPT):

悦耳好听极其轻柔张弛不定龙吟凤哕

唱和相续

情歌酬和见景生情即物起兴丰富譬喻

互嘲互赞随事押韵

循环无端贯穿古今引经据典

美妙有情 出口自然淳朴本色

师:有的短语是形容歌声的优美动听,有的是形容歌词的丰富内涵,有的是表现歌声带给人的感受。大家来看,“哑口无言”在这儿又表现什么呢?

生:表现的是对歌的结果。

师:对到最后对手哑口无言,真是高手啊!大家来把这些四字短语齐读一遍。(生齐读)

作者笔下让人大开眼界、丰富见闻的仅仅是歌会上的歌唱吗?还有没有其他内容?

生:不止唱歌,还有各种各样的景物。

生:还有不同形式歌会的不同场合、地点。

师:说得很好。下面就让我们细读三种形式的歌会,来看这样三个话题。

话题一:山野对歌里的“人”和景

作者是如何描写对歌中的年轻妇女的?请大家看投影文字(PPT:“那次听到一个年轻妇女一连唱败了三个对手……走过江米酒担子边解口渴去了。”),表现了一个怎样的年轻妇女。

生:“轻轻打了个吆喝”“理理发”“拍拍灰土”“显得轻松快乐”,表现她唱赢了之后的喜悦和轻松。

师:“显得轻松快乐”,大家觉得唱得轻松吗?

生:不轻松。因为一连唱败三个对手,可见唱了很长时间,还需要绞尽脑汁,而且文中说在场的都是内行,开口即见高低,不是高手,是不敢轻易搭腔的。

师:连着唱败三个对手,没有深厚的唱功和对歌中的机智应对是根本做不到的。所以唱完之后立刻就去做什么?

生(齐答):喝酒解口渴去了。

师:唱得又累又渴啊。为什么会有“理理发”“拍拍灰土”的动作呢?

生:因为之前说到这种对调子的都是蹲踞在松树林子和灌木丛沟凹处,所以唱完站起身来就有这样下意识的动作。

师:对,这段开头说“这是种生面别开的场所”。对唱唱的多是情歌酬和,就是互问互答,彼此互不见面,这就说明对唱的获胜完全凭借的是歌唱,考验的就是唱功,所以将唱歌放在这样的场合,一是形式决定,二是更加表现了对唱者的唱功的高超啊。

师:“笑笑”又有怎样的意味呢?

生:有点得意。

师:虽然得意但很低调,其实,轻描淡写地笑笑反而是一种炫耀啊。

生:“多的是”说明这种对歌的年轻妇女很多,不止一个。

师:平时勤劳淳朴,可是唱起歌来却毫不含糊。总结一下(PPT):

连贯而细腻的动作、神态、心理描写,刻画出云南地区对歌的年轻妇女不仅唱歌十分在行,而且勤劳淳朴中不乏智慧和灵性。

话题二:山路漫歌里的“景”和人

山路漫歌中写了很多与歌会无关的景物,有什么作用?齐读这一段景物描写(PPT:“马上一面欣赏土坎边的粉蓝色报春花……和身边前后三三五五赶马女孩子唱着各种本地悦耳好听的山歌”)。

生:粉蓝色的报春花,这蓝色好像是模仿天空而成的,表现云南地区的景色十分优美。

生:女孩子一面欣赏美景,一面听着山鸟呼朋唤侣,一面唱着山歌,歌声和鸟声融为一体。

生:报春花还体现出春天里的一派生机。

师:景美所以心情舒畅,心情舒畅所以歌声更加悦耳好听。

生:对戴胜鸟的描写表现了女孩子们的歌声动听,所以戴胜鸟也被吸引和陶醉了。我们齐读这一段(PPT:“最有意思的是云雀,……于是另外几只云雀又接着起飞”)。

师:作者说,最有意思的是云雀,你觉得有意思在哪儿呢?

生:云雀飞得高。

师:具体说说云雀是怎么飞的?

生:扶摇盘旋而上,一面不住歌唱,说明云雀飞的时候是非常欢快的。

生:还有那个钻透蓝空,也表明飞得高。

师:大家还记得朱自清《春》“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中的“钻”字吗?

生:表现生命力,写出云雀不仅飞得高,而且要飞到蓝空的最深处,给人力量感。

生:还有飞下来了。

师:可是作者不是简单写飞下来了,他是怎么写的?

生:像个小流星一样,用极快的速度下坠,说明速度快,而且轻捷。

师:大家说得真好。景美衬托歌美,歌美源于景美,美好的景物与美妙的歌声相映成趣。

话题三:村寨传歌里的“势”与人

第五段中有句“十年难逢金满斗”,你能找出文中的依据吗?

生:我找到了:“来会的妇女占多数,和逢年过节差不多,一身收拾得清洁索利,头上手上到处是银光闪闪,使人不敢认识。”因为是十年难逢,所以来参加歌会的人非常重视。

生:我找的是“男女老幼百多人,六人围坐一桌,足足坐满了三十来张矮方桌”,参加的人很多。

生:还有“声音极其轻柔,合起来却如一片松涛,在微风荡动中舒卷张弛不定,有点龙吟凤哕的意味”,声音气势非常雄壮。

师:那声音该是多么宏大啊。我们来读一读这一句,女生读“声音极其轻柔”,男生读“合起来却如一片松涛”,后面的齐读。

生:还有一个吹鼓手,“年纪已过七十,牙齿早脱光了,却能十分热情整本整套地唱下去”。这样的老年人如此歌唱,更显得这盛会难逢。

师:这种人被称作“歌库”,什么叫“歌库”啊?

生:知道的会唱的歌多。

生:张口就来。

师:而且是整本整套的唱哦。小结(PPT):

极力地渲染,点面结合,将传歌中壮观而盛大的气势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可见,云南的歌会早已深入到每个人的心中,形成整个民族的习惯和风俗。

师:此次云南之旅真正是丰富了我们的见闻。我们再回到刚刚对作者的了解,沈从文原本是参加云南跑马节的,怎么会写云南的歌会呢?(PPT):

更新的发现,就把我引诱过去,认为从马背上研究老问题,不免近于卖呆,远不如从活人中听听生命的颂歌为有意思了。

——《记忆中的云南跑马节》

因为我活到这世界里有所爱。我的写作就是颂扬一切与我同在的人类美丽与智慧。

——《篱下集》

师:沈从文正是听到了这一曲曲生命的颂歌,无论是歌声、景物还是唱歌的人,无一不展现着人性之中、自然之中最美好的东西,这不正是作家想要歌颂的吗?正如那个传唱中的老年吹鼓手,年过七十,牙齿都脱光了,还在热情地歌唱,这难道不是人性中最本真的吗?大家从传歌里老年人的传唱还能看出什么?

生:他要“把记忆中充满智慧和热情的东西,全部传给下一辈”。

生:将这种古老的习俗延续下去。

师:原来传唱还是为了传承,为了延续这种不可多得的民俗文化。沈从文先生是历史文物研究家,所以对于一切古老的、具有文化气息的民风民俗有自己理性的思考和深厚的情感,所以这篇《云南的歌会》既是从乡村的民风民情中发掘人性中优美、自然、鲜活的生命形态,也是想借此将古老而特别的民俗传播开来,从而紧紧守护住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根!全体朗读:歌颂人性之美、发现民俗之特、守护文化之根。

(江苏省南京市第八中学210003)

诊断意见

总体上看,成萍老师执教的《云南的歌会》是一节合格甚至可以称之为优质的课。从所选择的教学内容看,归纳起来主要有这样几部分:第一,解题和作者简介;第二,总体把握课文(歌会的三种形式,描述歌会的四字短语);第三,围绕三种歌会形式进行文本细读(“山野对歌”里的.“人”和景、“山路漫歌”中的“景”与人、“村寨传歌”里的“势”与人);第四,写作缘由(小结:歌颂人性之美、发现民俗之特、守护文化之根)。

其中,用时最多、最下功夫的是第三块内容。教师通过文本细读的方式引导学生关注不同歌会中的不同内容,比如“山野对歌”中关注“人”——那个对歌的年轻妇女,“山路漫歌”中的山野风光和云雀,“村寨传人”中壮观的场面和盛大的气势。执教者对于每部分内容的处理方式不一样:“山野对歌”和“山路漫歌”中通过PPT呈现细读重点内容(即学生讨论的内容),“村寨传人”中通过主问题,交流细读感受,可谓“同中有变”。而且,师生对每部分内容的交流和分析也都有概括,这又显出“变中有同”的特点。比如“山野对歌”中对人的描写,关注了人物描写方式;但“山路漫歌”中对景物的描写,关注了表现手法;“村寨传人”中对“势”的描写,也关注了表现手法。

总之,对于《云南的歌会》,成老师的课不仅关注它写了什么,更关注它是怎么写的。无疑,这些内容是语文课该上的内容,也是这篇课文该上的内容。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成老师的课是合格的语文课。同时,成老师还关注到了这是一篇散文,从散文的角度选择人物描写、景与情的关系、渲染的表现手法等作为主要教学内容,有比较强的文体意识。不仅如此,成老师还对所教的内容从整体到局部到细节,从概括到具体到个别做序化处理,教学线索明晰,不枝不蔓,教学详略得当,结构合理。因此,成老师的课还是质量颇高的好课。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节课没有提升的空间。针对目前以选文为主要载体的阅读教学,依据文本体式来选择“应当教什么”的观点和做法已经被广泛接受并普遍运用于教学实践中。但是,“依据文本体式”毕竟还是一个笼统说法。在传统文类之下,有必要进一步探索每种文类的具体特征并以此为出发点来讨论具体课文的教学内容选择问题。林玉碧在其硕士论文《体式思维与初中小说教学内容的确定》中把新课改后的几位研究者,如王荣生、胡根林、叶黎明、步进等依据文本体式选择教学内容的研究成果进行了系统梳理和总结,并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体式思维”①。她的梳理和总结很有意义,这个概念也相当精准、凝练。阅读教学的这种“体式思维”,为我们深入思考教学内容、选择问题提供了视角。

1.何为“体式”?

“体式”又叫“文本体式”。文体学有普通文体学(语体学)和文学文体学两大分支。在文体学范畴中,人们提出了语文阅读教学的“文本体式”概念,认为阅读是对具体的有某种特殊体式的文本的阅读,阅读教学实际上是一种文体教学。文体教学,一是指导学生以合适的目的去看特定的文本,如按小说的方式去阅读小说;二是在特定体式的文体里,指导学生从重要的地方看出课文所传达的意思和意味来。

具体来说,“体式”有两层含义。一层就是文本的类别,比如文学作品“三分法”——叙事文学、抒情文学和戏剧文学,或者“四分法”——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或者将语文教材中的课文分为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应用文等。每一文类都被赋予了某种足以使其相对独立的性质。第二层是单个文本的特定样式,也就是个体文本所具有的特殊的表现形态。所谓依据“体式”确定阅读教学内容,就是不仅要把握一篇课文“类”的特征,还要深入研读,抓住其“个”的独特之处。

2.“体式”的层次

上面已经提到,“文本体式”包含了两个层次,“文类”和文本独特性。从文体学上讲,“文类”所具有的共性特征叫“体常”,文本独特性叫“体变”。“体变”又可以分出“体性”和“体貌”。

所谓“体性”指的是作者的个性。众所周知,文本独特性首先是作者个性的一种外射,聚于内而形于外,同一种体裁(包括各种亚文类)不同的作者都在用,体裁同而体式绝不同。不仅同一体裁,甚至同样的题材,在不同作者的作品中,文本也各呈异彩。“体貌”原指人物的形体容貌,这里引申为对事物的表现和描绘等。文本是“言”“象”“意”相统一所构成的文本特定的言语系统,我们称之为“体貌”。认识体貌就是把握言、象、意相统一所形成的文本特征。体貌以“言”为最直观、最可感的层面,“言”具体的要素包括声音、词汇、句子、情调;从不同的性质功能看,又有叙事、抒情、状物、说理等。读者阅读语言符号时,自然会浮现相应的“象”(形象—文本层次的核心)。

3.依据“体式”选择阅读教学内容

所谓“体式思维”,就是依据“体式”来确定阅读教学内容的思维方式。从前面所讲“体式”的层次来看,先“体常”后才是“体变”,“体变”关注“体性”和“体貌”。那么所谓依据体式确定阅读教学内容,应该是先辨识“体常”,如果是诗歌,就抓住节奏、韵律、意象、情绪等这些要素,如果是小说,就要抓叙述者、叙述视角、情节、人物、主题等这些要素,其次是品味“体变”,比较独特的“言”“象”“意”,比较独特的作者个性。在辨识文本体式基础上选择主要教学内容。图示如下:

如此看来,教学《云南的歌会》,我们不仅要理解这篇课文的“体常”,也就是理解它作为散文的基本要素和特点;而且还要进一步去把握其“体变”,也就是把握“这篇”散文的独特性。这篇散文是文学大家沈从文的精短佳构。我们都知道,沈从文是京派小说的代表作家,是现代文学史上独具特色、风格异常鲜明的作家。他歌颂人性的健康淳朴,崇尚自然、优美、健康不违背人性的审美情趣。质朴的语言,体现了他对自然质朴人性的向往和尊重;诗意、含蓄、唯美的语言形式,又成就了他健康、高雅的美学追求。就《云南的歌会》这篇课文而言,总体上看,行文线索无比清晰、生活内容非常丰富、语言生动别有风味、片段描写精彩绝伦。它充满了美感,美在“有声有色”、美在“有点有面”、美在“有高有低”、美在“有动有静”、美在“有人有物”、美在“有详有略”、美在“有景有情”、美在“有线有珠”,展现了云南最有诗情的生活、最别开生面的对歌、最热闹的“金满斗会”、参与面最广的活动、最奇妙的传歌方式、最出色的歌师傅、最漂亮的银饰围裙、最特别的打秋千的习俗、最悠游自在的“赶车”、最淳朴本色的“超女”……上述这些独特性未必是这篇课文的全部,却充分体现了它作为沈从文作品的魅力。

如果我们进一步了解课文的写作背景,对其独特性表达会有更深入的理解。《云南的歌会》选自《过节和观灯》。《过节和观灯》写于1963年,发表于《人民文学》,原文由三篇小文章组成,分别是《端午给我的特别印象》《记忆中的云南跑马节》《灯节的灯》。课文节选自第二篇。此文写作背景大可研究。1948年,郭沫若发表《斥反动文艺》,把沈从文定性为“桃红色”作家,沈从文的作品尽被销毁,不行于世。沈从文压力很大,内心紧张,他甚至想用保险片自杀——割脖子上的血管。他确实觉得创作难得很,就借一个机会转到文物这一行,到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在馆里鉴定、收藏文物,当展览会的解说员。1963年,他已近20年没有进行文学创作,每天只与文物打交道,落寞而自得其乐。然其时他正值半百之年,正如将坠之夕阳,实难舍辉煌。考证文物,用他自己的话说,只是“因为害怕现实而只有极力想法贴近过去”。因为缺少表达的自由,他只能在给妻子的书信里倾诉内心:“笔如还有机会能用,还有点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来用,会生长一点东西的”,“给我一点时间,在我生命中投一点资,这点天地悠悠感就会变成一份庄稼而生长,而成熟。”——他的心其实仍在写作上!没办法公开地写,他也就在心底里暗暗回味。偶或透露于文字的,书信日记之外,写于1957年的《新湘行记》《湘西民族的艺术》以及这一篇《过节和观灯》,看似普通,其实隐含着可怜的作家的一个“梦”,一个寻找家园的“梦”。

总的来看,阅读教学的核心任务,不在其他,而在“体式思维”引导下,去努力发掘“这一篇”的独特所在,并引导学生感受与理解、鉴赏与评价。回过头来看成老师的课堂实录,她对课文作为散文文类的处理是比较到位的,选择人物描写、景与情的关系、渲染的表现手法等作为教学内容,抓住了散文的“体常”。但感觉不足的是,她对于这篇课文的独特性,即所谓“体变”的把握不够充分,教的是《云南的歌会》,却难以让人感受到这就是沈从文的《云南的歌会》,这就是由文学无奈地转向到文物研究后只能在心底暗暗回味的沈从文的《云南的歌会》,难以让学生充分感受到这位富有个性的作家不自觉地渗透于字里行间的灵性和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呼唤。

专家处方

文本的独特性对于顺利开展阅读教学具有深远的意义。首先,挖掘文本独特性的过程是师生和文本开展对话的过程,有利于帮助学生形成丰富而具体的阅读感受和体验,形成独特的学习经历;其次,分享文本的独特性是学生对“这一篇”开展深度阅读,形成阅读策略,并顺利迁移到对“这一类”文本阅读的重要前提。另外,比较不同文本的独特性有助于学生形成一种谱系化的阅读,不断拓展阅读视野,提升阅读品位。目前,语文课程标准总体粗放,内容标准尚未形成,教材编制研究因素介入不够,内容开发问题很多,文本解读以及教学内容的选择和确定的重任更多时候落在语文教师身上,对文本独特性的挖掘尤甚。众所周知,文本解读有基于文本理论、基于作者理论、基于读者理论(接受美学)三种类型。语文教师如何挖掘文本的独特性?我以为有四条途径可以尝试:

一、立足于文本自身,加强文本细读

无疑,文本细读是挖掘文本独特性最直接的方式。“文本细读”是20世纪西方文论中“新批评”流派所倡导的文本解读方法,在一些学者的努力下,这几年逐渐进入语文教学领域并受到语文教师广泛重视。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用细读方法研读中学教材名篇,形成《名作重读》一书,颇为畅销;福建师范大学孙绍振教授发表关于文学文本细读的系列个案,并提出“还原法”,影响颇广。这些文艺研究的名家介入语文教学,为语文教师开展课文细读提供了方法论支持。

文本细读首先要读出文字本身的东西,要把静默在纸面的文字转化成有温情立体的画面。如课文中有段文字:“这种年轻女人在昆明附近村子中多的是。性情开朗活泼,劳动手脚勤快,生长得一张黑中透红枣子脸,满口白白的糯米牙,穿了身毛蓝布衣裤,腰间围个钉满小银片扣花葱绿布围裙,脚下穿双云南乡下特有的绣花透孔鞋,油光光辫发盘在头上。”这段文字中多用表示色彩的字眼,“黑中透红”“白白”“蓝”“葱绿”,从“肤色”到“服色”,精妙地勾勒出了昆明乡村年轻女人独有的美。同时在表现事物特点时,选词也非常讲究,脸是“枣子脸”,牙是“糯米牙”,衣裤是“毛蓝布”,鞋是“绣花鞋”,咂摸这些文字,我们会发现它们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不加粉饰,没有雕琢。在这些文字的指引下,一个淳朴健康、蓬勃着生命活力的形象跃然纸上。

文本细读要读出文字背后的东西。文字背后蕴含着丰富的信息,但无一不关乎作者的情感。所以,要读出文字背后的东西,就是要读出作者灌注其中充沛的情感。如课文中写道:“那次听到一个年轻妇女一连唱败了三个对手,逼得对方哑口无言,于是轻轻地打了个吆喝,表示胜利结束,从荆条丛中站起身子,理理发,拍拍绣花围裙上的灰土,向大家笑笑,意思像是说,‘你们看,我唱赢了’,显得轻松快乐,拉着同行女伴,走过江米酒担子边解口渴去了。”这段文字是对这个“年轻妇女”的一个特写,一连串的动作,写出了她唱败对手后的“轻松快乐”。很多教师读到这里,觉得“这个妇女真不简单”“真是一个聪明淳朴的妇女!”其实,作者写“这个妇女”,并不是为了写她的聪明与机智,他只是以此为例来展示云南歌会的魅力:对歌这种方式尽管显得有点累人,但云南少男少女借此传递爱慕之情,他们乐此不疲,展现的正是云南人自然、美好、充满浪漫气息的鲜活的生存状态。作者的情感显然寄托于此处。

说到底,对语文教师而言,细渎文本就是细读自己,教师要明确告诉学生什么是“我”的感悟、“我”的解读、“我”的发现、“我”的创见,什么是他人的,对于他人的见解“我”以为如何,等等。就这篇课文而言,编者将其编入到民风民俗单元,我们可以从对民俗文化的热爱、珍惜和传承角度来解读,也可以从民俗的个性、独特魅力的角度解读。当然,任何一种解读都必然会涉及作者对这种民俗渗透文字背后的丰富情感。

二、立足于文本间的联系,加强互文性阅读

在文本细读基础上,我觉得有必要加强互文性阅读。“互文性”亦作“文本间性”,指两个或两个以上文本间发生的内在性联系,这种深层内在联系表现在作品、作者和读者等层面。作品层面的互文性指的是,任何文本都处于与其他文本的“互联网络”中,文本意义的生发源于与其他文本的相互关系之中,“任何作品的文本都是像许多行文的镶嵌品构成的,任何文本都是其他文本的吸收和转化”⑦。

《过节和观灯》全文7000余字,详细描写叙述了端午节、跑马节和元宵节三种节日的盛况,展开了绚丽多彩的民俗画卷。《端午给我的特别印象》写端午赛龙舟的由来、记忆中的盛况、悠久的历史和民众对它的喜爱;《记忆中云南的跑马节》写赛马以及有关的工艺美术,重点写称之为“情绪跑马”的云南歌会;《灯节的灯》写元宵观灯,追溯灯节的历史以及对不同时期灯节留下的记忆。文章写出了自然、淳朴、自由、气势壮观,有浓郁的民族风情,不仅再现了端午赛船、元宵观灯和云南的跑马节这三项民俗源远流长的生命,而且还发掘出它们独特的生命精神。既然《云南的歌会》和其他篇目有着这样一层内在的文本联系,在教读《云南的歌会》时,拓展性地阅读完整的《记忆中的云南跑马节》,甚至整篇《过节与观灯》都是有必要的。

互文性阅读讲究的是“上钩下连”“左右逢源”。如果说,由课文教读拓展到阅读《过节与观灯》诸篇目属于“左右逢源”,那么,把作者不同时代的名篇作为拓展性阅读内容,则属于“上钩下连”。人教版教材的编者就有这样一种思路,课后的练习二就这样设计的,详见教材。

练习的答案可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恐怕是编者希望引导学生学完课文,能去读读沈从文的名作《边城》。

三、立足于背景考察,加强知人论世

近年来,“知人论世”解读方式由于操作上的机械化和程式化,备受诟病。有人提出来,“小说写好了,作者死了”,“只要鸡蛋好吃,没必要非得知道这只鸡蛋什么时候生的,谁生的”。在接受美学视野下,这些观点自有一定道理。但在我看来,其他文学类不必一定去追寻作者及写作背景,但散文教学确实则非此不行。

关于散文的定义,向无定论,但“写实性”和“自述性”作为散文最重要的特征,已被学术界基本认可。写实性是指散文不崇尚虚构,所言说的对象是真实存在的或者存在过的。自述性是指散文的言说方式,一般是指作者的自述,在自述中表现作者的独特情思。基于这两个特征,散文的阅读须要读者“知其人”(了解作者),“论其世”(研究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教学小说《我的叔叔于勒》,我们可以避开莫泊桑走进小说的世界;教学戏剧《威尼斯商人》我们也可以抛开莎士比亚来感受人物形象。但散文就不可以。读《背影》不去了解作者朱自清和家境衰败、父亲负债累累、囊空如洗的写作背景,估计难以读出那种泪光朦胧的感动。读鲁迅的杂文,读者若不下工夫去了解写作缘由,连文本的字句理解都会有困难,更不要说作者的情感倾向。因此,知人论世是散文教学的立足点,也是基本的解读方式。

就课文《云南的歌会》而言,引导学生了解一下文学家的沈从文和文物专家的沈从文这种变化,以及本文的写作背景绝非多余。只有了解了沈从文独特的语言风格、独特的美学追求,我们才能让学生真正品味到课文简练、质朴、雅俗结合的语言形式,品味到字里行间洋溢着的对自然、对人、对艺术的品味与赞赏,品味到作者抒情的笔调中汩汩流淌而出的对生活的美好、人生的美好的迷恋和追求。

四、立足于知识建构,加强多元化解读的视野

何为多元解读?通常的理解是多主体解读。在阅读教学不同环节,这里的“多主体”也可区分两类:一类是教学设计环节,教师作为阅读主体角色的不断转换;一类是教学实施环节,学生作为阅读者由于个体差异而导致文本理解上的不同。平时我们的注意点更多停留在后者,其实,对于前者的重视也非常必要。

在教学设计环节,课文从普通文本向教学文本转化的过程中,语文教师的文本细读,实际上要面临从普通读者到语文教师身份,再到学生身份的三种角色的转换,而且不同角色的文本阅读的侧重点也不同:普通读者的阅读,需要读懂文本的语言文字,并揣摩语言文字的表层和深层的意思,联系作者的生平经历写作背景,分析作者的写作意图,思考他(她)的情感世界,并结合自己的阅读经验做出评价;教师身份的阅读,要求结合具体教学目标、教学侧重点来选择和确定合宜的教学内容,思考语文知识的呈现方式,创设合适的学习情境,顺利推进教学的各个环节;学习者身份的阅读,要求转换角度,站在学生学习的立场,来审视学生阅读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或困难,分析造成这些问题和困难的可能原因,并探索必要的、有效的指导策略。通过这三重角色的转换,教师完成了从“有什么可读”到“有什么可教以及怎样教”到“有什么可学以及怎样学”的思考过程。其中,普通读者的阅读是基础。只有这个环节读深读透文本,读出了文本独特性,才有后续教师身份、学习者身份阅读过程中的课程化与教学化。

在教学实施环节,我们允许、鼓励并启发学生对阅读文本做多元、创新解读,而不是只让学生机械、被动地接受教参、教师或前人现成、唯一的结论。对文本之所以可以“多元解读”,除了作品本身的丰富性和多指向性,由于不同读者的价值观念、个性心理、审美趣味、文化素养、认识水平各不相同,因此对文本的理解和阐释也呈现出无限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在上述课堂实录中,可以说,整节课教学过程环节非常清晰,推进也非常流畅,有整体把握也有重点突破。但我们注意到,课上除了教师的预设,学生的学习困难或问题基本没有得到呈现。整节课的流程是阅读的过程,而不是阅读教学的流程,阅读教学的流程应该从学生阅读的困难和问题出发。成老师的文本解读,也许做到了普通读者和语文教师角色的解读,但学生视角的解读显然不够,学生眼中对文本独特性的感受并没有得到显现。

另外,这节课的课堂开放度也不够,师生一问一答,显得比较零碎,学生也缺乏文本多元解读的机会和空间。

中华第24届“圣陶杯”中青年教师论文大赛启事

由叶圣陶研究会、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中学语文教学》杂志和开明出版社联合发起的“中华‘圣陶杯’中青年教师论文大赛”,多年来为加强广大中青年教师的科研意识,提高其研究水平,推动中学语文教改,发挥了良好的作用。兹决定自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举办第24届圣陶杯论文大赛,热诚欢迎广大中青年教师踊跃参加。

论文形式不限,教学论文、案例,课题经验总结,调查报告均可。论文写作要理论联系实际,言之有物,富有说服力,忌空谈。课例要结构完整,版式规范,内容要有所突破和创新,文字力求自然精粹,以3000字左右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