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管理科学论文 -> 文章内容

人格发展理论视野下的大学生家庭教育策略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张弛

摘要:大学生群体的成长不仅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建设大业,同时每个大学生个体的成长也关系到每个家庭的和谐幸福。在现代社会中,高校、家庭、社会需要通力配合、协同育人。本文从人格发展理论中大学生的自我认同危机入手,分析家庭教育如何采取适当的策略,以便帮助大学生顺利度过这一人生发展阶段,实现更好地成长。

关键词:人格发展理论;大学生;家庭教育

从宏观层面上看,大学生是国家民族未来发展的中流砥柱;从微观层面上看,大学生是每个家庭的希望和寄托。大学生群体的成长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建设大业,同时大学生个体的成长也关系到每个家庭的和谐幸福。现代社会是一个急速变化的社会,多元化、信息化是时代特征,大学生身处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中,他们的成长发展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学校、家庭、社会三方都对大学生的成长发展产生影响。任何一方都难以单独承担起培育大学生全面成长的重任。在当代社会中,西方的高校教育机构在努力构建学校—家庭—社会三位一体的育人机制。我国的高校近些年来也在营造学校—家庭—社会的合力育人机制。在这样的机制下,如果家庭教育能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势必会为大学生个人的成长发展带来很大的促进作用。所以,提升大学生家庭教育的质量,助力大学生成长发展,是值得社会关注的课题。

一、大学生人格发展理论

埃里克森(ErikHomburger Erikon)的人格发展理论深受弗洛伊德的影响,但更加专注于个人的社会心理发展、关注个人与其所在社会之间的互动。根据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八阶段理论,在生物心理变化与社会要求的相互影响下,个体会面临人生的不同发展阶段,每个阶段都是个体的成长危机或生活转折点,在每个阶段个体都有重要的成长任务去解决,如果一个阶段的成长任务能够得到积极解决,则个体会获得良好的自我品质,并顺利地进入到下一阶段;相反,则会影响个体进一步发展。埃里克森将个体的人生划分为八个成长阶段。大学生通常刚年满18岁,在人格发展八阶段理论中,其对应的是第五个阶段:自我认同和角色混乱。埃里克森认为,在这八个阶段中,自我认同和角色混乱危机占有首要的地位,因为这个阶段涉及自我意识的形成这一核心问题。除此之外,埃里克森的理论继承者们也对大学生的人格发展阶段做了一些研究和补充,例如亚瑟·奇克林和詹姆斯·玛西亚的理论。

奇克林第一个对大学生的心理发展进行了详细研究,提出自我认知是大学生活中的核心发展问题。后来,奇克林和同伴琳达·里亚尔提出7个发展矢量,来描述大学生经历的成长任务,包含能力提升、控制情绪、从自主到独立、成熟的人际关系构建、个体认知构建、目标培养、正直品格培养。玛西亚考察了年轻人的个体意识发展,他发现,个体认知的完成基于两个条件:一是曾经历过职业规划、价值观等方面的个人危机;二是个体在这些问题上亲历亲为作出了决定。他认为,年轻人的个人探索和承诺有无可能导致四种不同的自我认知情况:个体意识弥散、赎回、暂停、个体意识形成。个体意识弥散的个体既没有体验过个体危机也没有亲历亲为地作出过承诺,他们对生活往往消极麻木,比如我们会见到无论挂了几个科目依然无动于衷的年轻人。赎回类型的个体虽然没有经历过危机,但却为了他人期待而作出过承诺,比如常见的为了家长的期待而努力学习的学生,这类个体往往在学习表现中比较优秀,但会时常觉得自己没有真正活过或者活得不够真切。暂停阶段的个体正处于危机中并在尽力尝试解决,他们正在体验着各种内心矛盾和冲突。个体意识形成阶段的个体在经历过危机并顺利度过后,在内心已经独立作出了决定,并会极尽忠诚地去实现这个决定。

自我认知既是年轻大学生成长发展中最重要的课题,也是很多大学生首先面对的课题。社会学理论认为这一阶段个体的基本心理社会冲突是自我认同与角色混乱。很多大学生正或多或少地经历着自我认同危机。前段时间流行的大学生“空心病”,在本文看来,其很大程度上是大学生群体的自我认同危机在特定时代背景下的显著体现。这时候的大学生往往会思考:“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活着的目标是什么?……”他们在内心中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求索、回答的过程,就是他们不断地对自己的社会身份进行探索确认的过程,从而逐渐获得一种自我同一性。如果这一阶段年轻人没能获得积极的同一性,而是消极或混乱的同一性,那么他们往往会经历更长时间的内心冲突和混乱,无法获得自我在时空中存在的一致性和连续性,也无法获得对自我品质的良好觉知,并且在社会生活中没有生存感。

例如,刚刚进入大学校园的大一新生,由于面临着生活环境的突然变化,很容易感受到这种内心冲突。进入大学校园,面对来自五湖四海、性格迥异、能力不一的同学们,大一新生往往会感受到突如其来的落差,不知道该如何定位自己。另外,大学校园里的选择太多,例如很多的出国机会、很多的学生社团、有很多的名人报告,与此同时,花费大量时间在课业上以获得傲人的成绩也同样重要。在中学阶段,年轻人的选择无非就一两种,其中大部分同学只有一个目标——进入一所好大学。然而,现在面对眼花缭乱的大学校园,面对无数选择,就如同突然间一个人的面前出现成百上千条路,反而会让个体变得茫然无措。选择多了,反而变得没有选择或不可选择。所以,千头万绪最后就落在了那几个终极问题上: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哪里去?

二、家庭教育策略

1. 基本态度

⑴直面问题。面对经历自我认同危机的大学生,家长没有必要回避和恐慌,相反,家长要采取正视问题的态度来和大学生子女一同面对。家长面对生活困境的态度,是一本最生动的教科书,比任何说教和理论都有效果,从家长的处事态度里,子女有所观察、有所学习。所以,家长们不可以在这个时候撒手不管或逃避问题,更不能害怕问题和责备子女,在适当的时候,家长的人生智慧对子女会很有帮助。

⑵平等尊重。很多负责任的家长应该多少都思考过这个问题:孩子慢慢长大了,我要以何种程度来教育或影响他/她?好家长会时常思考类似的问题。子女成长的本质过程是逐渐远离家长、建立个体生活的过程。绝大多数家长都希望子女将来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创造并经营好自己的生活。大学阶段是他们从青少年步入成年期的过渡时期,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时期,同样也是一个心理上最后断奶的时期。随着子女的长大,他们在身高上、体重上与家长慢慢靠近,同样,他们也渴望着一种地位上的平等和尊重。子女的成长自然而然带动了家庭关系系统的转变,家长和子女的关系慢慢向成年人与成年人之间的关系转变。在这个阶段,子女会认为自己已经思想成熟,可以为自己负责,或者在心里以此为目标。而在家长眼里,他们的人生阅历尚浅,他们的肩膀尚且稚嫩,稍有不慎就会多走弯路甚至步入歧途,无法扛起太多的责任。一边是跃跃欲试地要展翅高飞,一边是不舍得放开扶持的双手。这时,家长们要拿出曾经有过的放手的勇气,给予子女更多的空间去尝试。但放手并不等同于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家长依然要保持关注的姿态,并做出“如果你允许,我愿意来帮助”的姿态。这样的姿态十分重要,因为它本身就传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你是我的孩子,我爱你;同时你是一个大人,我充分尊重你。这个积极的信号会大大增强大学生子女继续成长的动力。

2. 灵活变化

⑴发展的眼光。就如同埃里克森的理论一样,人是在发展的。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我们要保持用发展变化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同样,对于子女、对于家庭中的关系、对于教养方式、对于家庭规则,都要用一种灵活和变化的眼光来对待。幸福的家庭在处理问题上必然是灵活多变的,相反,如果一个家庭持有僵化沉闷的价值观,则必然会遇到一些困境。子女每天在成长变化,而家长势必也要一同成长,否则家庭内部格局必然会愈发失衡。

⑵保持学习。好的家长需要保持学习,以便有依据地界定问题,也便于对子女的发展历程有较为清晰的了解。学习人格发展理论十分必要,可以帮助家长清晰问题、缓解焦虑,以免将压力传递给子女。

①尝试倾听。随着子女的成长,家长既要不停地转变沟通的方式,也要不停地转变自己看待子女的视角。在沟通方式上,大学生的家长需要再多一些倾听、再少一些建议说教。在听子女诉说问题的时候,当你胸口憋闷、迫切要进行纠正说教的时候,务必经常提醒自己,再耐心点。年轻的大学生子女已经是成年人了,有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的能力,也许他们还需要更多尝试才能提高独立思考能力。②发展爱好。子女去读大学了,家长难免会有些许失落想念。这个时候,家长可以回想自己曾经因为照顾家庭而暂时搁置的兴趣爱好,重新投入进去,或者可以开始期待多年而一直未曾实现的长途旅游。丰富自己的生活是家长送给子女的一份精致的礼物。只有将自己的生活经营的五彩斑斓的家长,才能做到对子女的成长参与而不掌控。

3.积极利用学校资源

如果家长想对子女在大学的表现多作一些了解,那么可以对大学校园里有一些资源进行尝试。出于对大学生子女的尊重,最好是能让子女也在场,至少要提前征求子女的同意,否则这一行为会转变性质,有点窥探或侦查的味道,结果反而会适得其反。一些大学生抱怨自己的家长频繁致电询问子女情况,极端的家长每天一次甚至几次,颇具有监视的味道,弄得子女心里极其不舒服,妨碍了他们正常的校园生活,甚至引发心理问题。当家长决定要主动联系学校资源,帮助大学生子女时,务必要保持一个合适的位置。如果子女有行动力,建议父母只提供建议和督促,具体还是要子女去采取比较好。

(1)辅导员/班主任。在大学校园里,通常比较了解大学生个体综合表现的人是辅导员/班主任,因为辅导员/班主任要整理学生档案、经常给学生开班会、定期或不定期走寝、给学生写评语等。去拜访辅导员/班主任会获得较为全面综合、专业可靠的信息。另外,辅导员/班主任会针对家长所关心的问题给出一个初步的评估判断。

(2)任课老师/教务老师。如果家长对子女学习情况感兴趣,可以尝试联络任课老师。任课老师会知大学生子女的课堂表现——是否按时上课、是否积极主动、同学互动是否正常等。另外,教务老师可以给出最直接的证据——学习成绩。如果大学生子女在学业规划上有问题,教务老师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给出合理建议。

⑶园区管理者。园区管理者可以协助家长了解大学生子女生活中的点滴表现,比如通过出入楼门的时间,可以大致判断某个大学生是否作息正常、按时上课。

⑷学校心理咨询机构。当面对子女的某些复杂问题、家长需要专业评估的时候,或者子女的某些问题经久未决、家长已经束手无策之时,可以尝试联系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他们会提供专业的判断并给出一些解决的思路。

从人格发展理论来看,大学生阶段注定是身心发展最活跃、最剧烈的时期,也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走向成熟的关键时期。这个时期的大学生仍然需要积极正向的引导,正确的家庭教育和引导会对大学生的顺利发展产生积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