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代写常见问题 | 论文代写在线留言 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论文代写平台,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国际贸易论文 -> 文章内容

快速导航

赞助商链接

我国对南非光伏发电项目投资的风险分析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成健付方超赵岩河北经贸大学

摘要:2010 年南非政府制定了清洁能源政策。该政策使得南非清洁能源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我国企业也逐步进入南非光伏发电项目市场进行投资,投资方式主要以EPC 工程总承包为主。企业在南非进行光伏项目投资时,不可避免会遭受各种风险,如南非的政策变动、光伏发电效益、南非电网基础设施是否完善和自身投资权益的保护等。所以分析企业在投资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风险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分析了我国对南非光伏发电项目投资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障碍和风险,并提出避免和分散投资风险的途径。

关键字:对南非投资;光伏发电项目;主要风险;避免风险途径

随着我国光伏产业的快速发展,我国已经成为全球光伏产品的第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在我国光伏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光伏发电项目海外投资也风生水起。南非是非洲经济的领跑者,随着南非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对电力需求增加,2010 年南非政府制定了《综合能源计划2010》,以提高南非清洁能源发电量所占比重。2016 年11 月22 日,南非内阁会议批准了南非综合能源计划草案(IRP),IRP明确指出了南非可在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发展目标。南非清洁能源的发展为我国光伏发电项目海外投资带来新的机遇,但企业也要注意规避相关风险。

一、我国在南非光伏发电项目投资概述

(一)南非光照条件和太阳能发电的政府规划

南非位于非洲大陆最南部,大部分地区属于温带气候,年均日照超过2500 个小时,比欧洲大部分地区日照时间的两倍还多。良好的自然条件使得南非发展光伏发电成为可能。

长期以来,南非受电力不足和劳资关系紧张等因素的影响,政府为了缓解用电紧张曾多次拉闸限电。南非政府为了发展电力行业和联合国气候大会中对碳排放的自主贡献,2010 年南非能源部发布了《2011/12-2015/16 年能源发展战略规划》,明确了能源发展的目标和任务,到2025 年清洁能源占比将达到30%。2010年南非制定了扩建电力系统的《2010年整合资源计划》政府,将从独立民营电厂采购29吉瓦(GW)发电容量,其中包括17.3吉瓦可再生能源。独立厂商发电计划自2011年开始招标,已经经历4次招标,其中可再生能源已经采购2.5 吉瓦,并且开始运作,至2016 年底已经累计采购524 万千瓦产能以缓解南非电力公司(Eskom)供电不足。2016 年11 月22日,南非内阁会议批准了南非综合能源计划草案(IRP),其中明确指出了南非可在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发展目标,根据草案计划,到2050 年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总计为5500万千瓦。南非凭借丰富的辐照资源以及政府对清洁能源的规划,光伏、光热发电项目如雨后春笋,装机规模不断增加,呈现出一派如火如荼的开发景象。

(二)以EPC 工程总承包和本地建厂投资的方式为主

我国企业自2010 年进入南非光伏市场,在南非投资建设的光伏发电项主要以EPC 工程承包为主。2012 年9 月,晶科能源与EPC合作伙伴soleaRenewables 共同为南非林波波省的铬矿提供1 兆瓦离网发电系统;2014 年7 月,广东保威新能源有限公司签订南非Coega 太阳能电站项目的EPC 合同;2016 年6月,中盛能源在南非比勒陀利亚设立分公司并以EPC工程总承包的方式开发南非总计13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我国光伏企业具有较强的电站设计经验和具有全球顶尖水平的光伏设备及技术,使得企业在南非光伏市场的工程承包具有较强竞争力。并且,我国企业在南非进行光伏发电站工程承包时,会提供电站建设所需要的光伏组件,这为企业在本地建厂提供了可能。2014 年8 月,晶科在南非投资8000 万美元建立光伏生产基地,该厂每年可生产120兆瓦光伏组件;2014 年1 月,晶澳太阳能与保威新能源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在南非伊丽沙伯港COEGA工业开发区投资建造产能为150MW 的光伏组件组装厂,该工厂具备产能可扩建至600MW 的潜力;2014 年阳光电源同保威合作,在南非建立光伏逆变电厂。我国企业在南非建立光伏组件厂能够更快捷、有效的进入南非光伏市场和节约成本,从而有助于增强企业在南非工程承包的竞争力。

(三)电力采购协议是我国企业在南非投资开发的主要形式

自2011 年以来,南非可再生能源独立电力生产商计划使得南非可再生能源得到了快速的发展。该计划主要采用政府与独立发电厂商签署购电协议方式对南非可在生能源进行开发。我国企业在南非投资的诸多光伏发电项目采用电力采购协议的形式。如2016 年6 月,中盛能源在南非开发的总计130 兆瓦光伏发电项目是独立厂商采购计划内的项目,通过电力采购协议的形式开发;2016 年2月,晶澳中标南非86MW大型地面电站项目是独立厂商采购计划内的项目。电力采购协议的形式能够缓解南非短期内清洁能源投资的不足和加快清洁能源的发展。据南非可再生能源委员会数据,截止2017年3月,102个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总额为1941亿兰特,其中外来的投资数额为534 亿兰特。2017年2月,南非可再生能源委员会表示,南非将延迟签署可再生能源购电协议,所以,在南非光伏发电市场上电力采购协议形式仍是其光伏项目开发的主流。

二、我国在南非光伏发电项目投资面临的风险

(一)投资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护

南非是一个法律体制较为健全的国家,但相关法律的颁布也在一定程度阻碍了外资在南非的投资。南非《投资促进与保护法案》规定,外国投资与东道国南非发生投资争议时,不允许投资者将有关争议提交国际仲裁解决。虽然中国与南非1997 年12 月与南非签署了相互鼓励和保护投资协定且该协定在1998 年4 月1日开始生效,但是中非双方就该协定的第二个有效期截止至2018年4月1日。目前,南非已经同德国、西拔牙、瑞士、印尼等多个国家终止了已经签订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这意味着在未来不可预期的时间内,中国和南非是否维持已经签订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还不确定。若南非终止同中方签订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我国企业在南非光伏项目投资发生争议时,将不再直接适用中非签订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这无形之中增加我国企业在南非投资光伏项目时救济风险,使我国光伏企业在南非投资光伏发电项目的投资收益难以得到有效的保护。

(二)南非清洁能源政策变动影响中国企业南非投资布局

2016 年11 月,南非内阁会议批准了新修订的南非综合能源计划草案,该草案明确制定了南非至2050 年前可在生能源的发展规划。根据计划草案,到2050年风能和太阳能新装机容量总计达到5500 万千瓦,并且在2022 年前南非将没有大型能源建设项目的需求,但在2022 年后相关需求将会大量增加,其中光热发电项目自2020 年起将不再列入政府整体规划。2017 年2 月,南非政府明确表示将按招标计划继续签署可再生能源电力采购协议,与此前南非国家电力公司“不再继续从独立电力生产商(IPPs)采购电力”的说法不相符。南非综合能源计划草案的修订及相关其它政策的变动对我国光伏企业在南非投资布局有较大的影响。目前,南非政府正致力于建设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2016 年8 月,非洲发展银行为南非国有电力公司(Eskom)提供了13.4 美元的贷款,用于扩大南非可在生能源网络。这在一定程度说明,自南非《综合能源计划2010》实施以来,南非清洁能源发电项目发展迅速,目前南非电网容量光伏发电投资已到了一定程度的饱和。同时也表明南非政府关于清洁能源规划的变动是基于南非输电网络设施弱而做的必然改变,也直接影响了我国光伏企业在南非投资布局和投资决策。

(三)电网建设难以承受光伏发电项目的快速发展

自2010年南非政府清洁能源计划及向独立厂商购电计划以来,南非光伏发电项目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光伏发电项目也正逐渐投入运营。面对快速增加的装容量,南非国家电网公司却没有增加相应的电网设施。南非的输电网络还不能完全承载新增的发电能力,南非的电网容量已经捉襟见肘,急需发展,所以电网容量是南非政府考虑是否大力发展光伏发电项目的因素之一。2016 年8 月,南非政府向非洲发展银行贷款13.4 亿美元用于南非输电网络设施建设,用于扩大南非可在生能源网络,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南非现行的输电网络设施不足并限制了清洁能源的发展。2017 年3 月,法国开发署决定向南非电力公司提供4.77 亿美元的信用贷款,用于南非发展电网计划和可在生能源基础设施的发展。2016 年11月,南非内阁会议批准的新修订的南非综合能源计划草案明确规定光热发电项目自2020 年起将不再列入政府整体规划,这也反映出南非可再生能源开发发展过快,或在目前的用电、清洁能源输电容量方面已达到较为饱和的程度。所以南非输电网络设施不足增加了我国企业在南非光伏发电项目投资建设的风险。

(四)光伏发电效益风险

根据南非政府的可在生能源发展计划,政府发布的光伏发电项目主要采用政府与独立发电厂商签署购电协议方式对南非可在生能源进行开发。企业获得南非光伏项目通过公开招标的形式,而获得该项目的开发很大程度决定于发标电价的高低。至2017年3月,南非可在生能源独立电力生产商采购项目已经采购了102 个,而中标电价呈现下降的趋势。以光热发电项目为例,第一轮的光热发电项目的中标平均电价是22美分每千瓦时;第二轮中标平均电价为21美分每千瓦时;第三轮美国和沙特发电厂商中标的Redstone南非光热发电项目中,第一年的投标电价为12.4美分每千瓦时,剩余合同期内电价为15 美分每千瓦时。中标电价是企业获得效益的体现。南非清洁能源发展的兴起,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发电厂商,拉低了市场的平均投标电价。中标电价随南非清洁能源的不断开发而逐年降低,将使得在南非投资光伏项目企业的收益降低,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企业的光伏发电效益风险。

(五)相关商务成本上升风险

我国企业在南非投资光伏发电项目的商务成本风险主要体现在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工罢工和电价上升。据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分析,南非劳动力工资水平在非洲国家中较高,平均工资在过去十年中年均上涨5%以上,其中水、电、煤气供应业平均工资年增长率为9.8%,超过了南非GDP 的增长速度。南非失业率也同样非常高。2014 年南非失业率达25%,青年失业率为37%,长期失业(超过一年)人数占总人口的66%。在高失业率的同时,工人罢工也频频发生。2012 年南非各工会组织为提高会员工作水平,组织了多起大规模的罢工,这将对对外商投资和生产经营带来一定影响。另外,随着南非经济快速发展,南非电力供应不足且电力投资和维护不足,2014 年以来多次出现拉闸限电以缓解南非电力短缺的情况。据商务部数据,2012 年以来南非能源局多次提高电价,2015 年6 月一次就提高了12%。南非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工罢工和电价上升风险是我国企业在南非投资光伏发电项目中不可预测的主要风险。

三、避免我国在南非光伏项目投资风险的途径

(一)加强南非光伏市场调研

南非清洁能源政策变动较为频繁,企业在南非投资时可能会遇到各种不可预测的风险,所以企业在南非光伏市场进行投资时应注重对光伏市场调研,并进行风险评估。企业对南非进行光伏项目投资时,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对南非光伏市场进行调研:一方面,企业需建立获悉南非政府相关光伏政策变动的信息渠道,可以通过企业驻南非办事处时刻了解南非相关政府部门的信息发布,必要时还可以通过我国驻南非经赞处获得必要的信息。相关政策变动的提前预知可以使企业有充分的时间做出调整。另一方面,积极拓宽南非海外华侨关系网和寻求南非中国经贸协会的帮助,并向尚德、晶科、晶澳等较早进入南非光伏市场且有一定经验的企业请教。

(二)建立南非清洁能源政策变动企业预警机制

南非清洁能源政策自2010 年颁布并于2011 年开始实施,2016年11月又对新的清洁能源计划进行修改。南非清洁能源政策变动相对较为频繁,政策实施周期较短,所以企业在南非进行光伏发电项目投资时,应针对南非政府政策变动而建立相应的预警机制,避免不必要的风险的产生。看中南非光伏市场并计划长期投资的企业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建立预警机制:首先,企业应根据南非政府政颁布的政策预警指标和光伏政策规划,来落实企业针对南非政策变动的预警机制;其次,企业应该在南非设立公司办事部或分公司,该部门需要及时了解南非最光伏政策的最新动态和分析政策变动趋势,为企业今后在南非布局及企业规划提供支持;最后,企业需要培养或引进政策变动预警分析的专业人才,根据总体指标评定等级,为企业在南非光伏项目投资提供关键性意见。

(三)创新同外国企业间的合作模式

我国企业在南非投资建设光伏发电项目主要是以工程承包的投资方式为主。我国企业在南非投资的光发电项目涉及我国企业、外国企业和南非本土企业的三方合作。创新同外国企业的合作模式以降低投资风险,企业应该做到以下几方面:一方面,企业要实现自身产业结构的升级和相关人才的培养,加强对光伏发电站的设计能力和加大光伏产品太阳能转换率的相关技术开发;另一方面,充分发挥我国企业自身光伏产品生产能力优势,与南非本土企业合作投资建立生产线,使产品生产成本降至最低而最高限度的提升企业竞争力;最后,可以借鉴第三方市场合作模式,同外国企业共同开发南非市场。

(四)减缓开拓南非光伏发电项目市场的步伐

2016 年11 月,南非政府对清洁能源政策的修改是对我国企业调整南非光伏发电项目投资布局的一个信号。并且,2017 年1月南非国家电力公司表示南非目前电力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以及南非政府向非洲发展银行13.4亿美元用于南非输电网络设施建设的贷款,也充分说明南非输电网络的现状。基于这些综合因素,南非政府现阶段不会有较大的光伏发电站建设需求。光伏企业放缓在南非光伏发电项目投资,重新规划在南非投资布局应做到以下几点:首先,企业应将光伏发电项目投资的重心放在小型离网发电上,小型发电项目投资能够为我国光伏企业积累自主设计、施工等经验。根据南非清洁能源政府规划,南非目前光伏能源发电占比远未达到规划比例,南非政府只是放缓了大型光伏发电项目建设需求,而小型离网发电系统的建设需求较大。其次,加强企业对于大中型光伏发电项目的设计、施工等能力。我国光伏企业在光伏产品的生产能力上已经名列世界第一,光伏产品的产能转换能力也位于世界顶尖水平,相应的提高企业对于光伏发电站的设计能力,有利于提高企业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