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宏观经济论文 -> 文章内容

浅谈减税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摘要:在需求不足时,短期内三驾马车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但是经济长期的增长,则需要供给侧四大要素充分配置。目前,我国正面临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而部分行业产能过剩,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供需错位。在这种情况下,我国提出在稳定需求端的同时,进行“供给侧改革”,从供给端入手促进经济的持续增长。减税是其中一项可行的举措。本文研究税率与经济增长的关系,通过模型与实证研究,发现税率与个人可支配收入呈负相关,所得税率的降低意味着家庭的实际购买力的增加,从而可以促进消费,增加需求;同时个人所得税率降低能够增加劳动力供给,增加进入生产函数的资本的存量,提高资本利用率,从而促进经济长期增长。 
  关键词:减税;劳动力供给;经济增长 
  中图分类号:F812.42;F224 文献识别码:A 文章编号:1001-828X(2016)024-00000-03 
  一、引言 
  关于促进经济增长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当扩大需求,采取刺激性的经济政策来拉动经济增长。我国过去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和出口,投资主要集中在基础建设领域,然而这些基础设施项目往往投资金额大、周期长,由于投资多在非生产性领域,对于促进经济的持续增长作用有限。另一方面,由于我国经济发展不均衡,居民收入水平差距较大,中国的基尼系数虽有逐年下降趋势,但是仍超越0.4的警戒线。收入不平均带来的影响是居民整体的边际消费倾向较低,再加上我国现今社会保障制度尚不够完善,居民倾向于减少消费而增加储蓄以备不时之需。但是,储蓄并不一定能够全部转化为投资。在现代经济条件下,作为纳税人必须追求利润的最大化,理性的纳税人的投资直到其资本成本等于其产出价格时停止。课征公司所得税会降低纳税人的投资收益率,带来的结果是投资收益率相对于资本成本降低了。此外,决定居民消费的是可支配个人收入,因此个人所得税税率的高低会对总的消费量造成影响。同样地,企业所得税税率的高低会对纳税人投资的收益产生影响,继而影响个人投资量。 
  土地、劳动、资本和技术是供给侧决定经济长期增长的四大要素。在短期内,既定的供给条件下,如果有效需求不足,采取刺激需求的政策可以促进经济的增长。但是经济长期的增长,是物质和服务的提供量的增加。在土地供应量既定的情况下,经济的增长要靠劳动力供给的增加,资本存量的增加,以及资本利用效率的提高和技术创新。个人所得税税率的变化可以影响劳动力的边际收入,继而影响劳动力的供给量,影响长期供给函数。同时,劳动力数量的变化会对资本效率产生影响,从而对生产函数产生影响。 
  本文主要研究所得税率的变化如何影响经济增长。首先回顾了经济增长和税收的相关理论,然后构建模型分析,最终做了一个实证研究。 
  二、相关理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凯恩斯占据了经济学的主导地位,西方国家一般基于凯恩斯的政策理论,对经济进行需求管理,并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于是凯恩斯盛极一时。但凯恩斯的人为增加需求的方法在70年代西方经济生产停滞、失业比例攀升、而价格持续上涨的“滞胀”局面下显得无能为力。因此,经济学家们对凯恩斯提出了挑战,并研究了替代的理论和政策。蒙代尔(1974)认为福特政府课征附加所得税并不能控制物价,降低税率鼓励生产才能解决问题的症结。同时,恢复金本位、稳住美元价值以达到遏制通货膨胀的目的。供给学派认为1929-1933年的世界经济危机是西方国家一系列错误政策的后果,而非需求不足所造成。供给学派主张劳动力和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有效供给和利用才是经济增长的真正动力。资本积累决定着产出增长速度,因此储蓄和投资应当被鼓励。 
  供给学派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对能够对报酬和利润产生刺激的因素都会影响经济主体的行为。对实际工资的刺激将影响劳动力的供给;同样地,对储蓄和投资报酬的刺激会影响资本的供给和利用。经济主体从事经营活动所关心的并不是获得的报酬或者利润总额,而是减去各种纳税后的报酬或利润净额。在累进税制条件下,边际税率又是关键因素。因为经济主体是否多做工作,或者增加储蓄和投资,要看按边际税率纳税后增加的净报酬是否合算。 
  他们认为税率通过影响相对价格变化来影响经济主体行为,税率提高(降低)造成纳税后净报酬减少(增加),对于劳动力主体来说休闲的价格更为便宜,因此受到效用最大化的驱使人们会选择休闲而非工作,劳动力供给就会减少。在资本方面消费相对于投资和储蓄的价格下降,因此人们会多消费而减少储蓄和投资。此外,经济主体为了避税,地下经济活动会增加。所有这些因素的综合结果是减少生产要素,降低利用效率,降低生产。 
  供给学派认为减税能促进生产增长同时抑制通货膨胀,高税率减少了人们的劳动激励,阻碍了个人和企业的储蓄与投资,后果是导致生产率增长缓慢,出现商品供给不足、物价上升。在这个时候,加上人为扩大的需求,通货膨胀必然会进一步恶化。反过来通货膨胀又使储蓄和投资进一步减少,陷入生产减产的恶性循环。因此减税是供给学派的主要主张,他们认为减税能够增加人们的工作的欲望和刺激个人储蓄和企业投资,从而促进经济增长。 
  三、模型分析 
  本文为了研究减税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首先构建了一个居民收入的均衡方程,通过此方程导出劳动力供给量与税率之间的函数关系,以及分析税率的变动对进入生产函数的资本量的关系。为了方便研究,我们假设劳动力市场出清,边际税率固定不变。我们假定家庭在经济中发挥了所有的职能,既能提供各种要素,又能从事各种产品的生产,为了简化,我们把企业看成家庭的一部分。我们将市场结构分为产品市场、租赁市场、债券市场和劳动力市场。家庭在这几个市场提供要素以获得收入,进行消费和投资。为了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我们假定价格水平为P。研究税收的经济影响就是研究税率对家庭各项决策的影响,然后传递到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在这里我们先考虑经济中一个代表性家庭的预算约束。 
  下面分析家庭在四个市场的收入。家庭在产品市场取得利润,但因为有市场出清假设,在完全竞争的环境中,市场均衡时的利润为零。在租赁市场上以租赁价格R/P出租其资本K,以折旧率δ扣除资本折旧,那么资本收入为(R/P-δ)?K,这里的(R/P-δ)是单位资本收益率。家庭每年提供的劳动力为Ls,名义工资为W,则家庭的实际工资收入为(W/P)?Ls。假设债券市场的利率为i,家庭的名义债券持有量为B,那么家庭的实际利息收入为i?(B/P)。这样得到家庭的实际总收入。 家庭的实际总收入为: 
  其中T是转移支付,V是家庭缴纳的各种税之和。对(2)左端的C征税即是消费税,对(2)右边的?Ls和i?(B/P)征税,即为个人所得税。 
  家庭增加一单位的劳动供给,获得的劳动报酬是,设消费者因增加劳动报酬而能够增加的消费为△C,由△C+△C?tc+?tL=,得到△C=?,上式中的tc是消费税税率,tL是劳动所得税税率,△C实质上是家庭由于多提供一单位的劳动而获得的可支配收入,即家庭提供一单位劳动的实际工资。 
  因为=<0,所以劳动所得税税率与家庭的实际收入呈反比。劳动所得税税率的降低能够增加家庭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在我国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实际工资的提高能够使得劳动力在工作与闲暇之间更多地选择工作,从而提高劳动力的供给。假设劳动力市场出清,那么增加的劳动力供给将全部进入到生产函数Y=AF(L,θK)中,在资本存量θK给定时,劳动力供给的增加可以提高资本使用率θ,从而提高进入到生产函数中的资本存量θK。同时,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说明,个人所得税税率的下降能够用使得家庭的单位劳动力报酬能够购买更多的产品。综上分析,个人所得税税率的下降既有扩大需求的作用,同时能够提供更多的劳动力供给,提高资本使用率,从而扩大进入生产函数的资本存量。 
  四、实证研究 
  为了验证税率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本文选取了我国2005年至2013年的经济数据进行分析,选取GDP作为经济产出的指标;选取税收与GDP的比值近似作为税率指标。 
  通过相关性分析,GDP增长率(Y)与税收占GDP的比例(T)的相关系数为-0.71,说明税率与经济增长率的变化呈负相关,税率的降低对应着GDP增长率的提高;税率的提高对应着GDP增长率的下降。GDP增长率Y与投资增长率K的相关系数为0.20,说明投资增长率与GDP增长率呈正相关,即投资增长率K增大对应着GDP增长率的增大;投资增长率K的减小对应着GDP增长率的减小。GDP增长率Y与劳动力增长率的相关系数为0.66,说明劳动力增长率与GDP增长率呈正相关,即劳动力增长率的增加对应着GDP增长率的增加;劳动力增长率的降低对应着GDP增长率的下降。通过相关系数我们得知,税率T与经济增长率Y的相关系数的绝对值为0.71,劳动力增长率L与经济增长率Y的相关系数绝对值为0.66,都大于投资增长率K与经济增长率Y的相关系数的绝对值0.20,说明对于经济增长率的提高,税率的降低和劳动力供给的增加比投资的增加对经济增长的效果更加显著。 
  五、总结 
  本文通过对税率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进行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发现税率的降低与经济的增长呈正相关关系。税收的降低能够增加劳动力的供给,增加家庭部门的可支配收入,这对于我国近些年一直实施的以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经济政策有重要的意义。同时,由于增加一单位劳动带来的实际收入的增加使得劳动力的劳动意愿增强,增加了实际的劳动力供给。我国经济目前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劳动力供给不足。长三角、珠三角均出现了“用工荒”,企业工厂一方面因招不到人才而困扰,另一方面更因为留不住人才而影响自身的长远发展。出现“用工荒”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重要的一方面是人才待遇的吸引力逐渐降低。企业税收负担较重使得企业以降薪来削减成本,但是低报酬又难以招到真正的人才使得企业难以提升核心竞争力。减税,尤其是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对于企业和劳动力双方都有正面的激励作用,一方面可以促进就业,另一方面缓解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劳动力这一重要的生产要素的短缺,从而为企业减轻负担,激发市场活力。从上文的分析中我们看到,劳动力的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的相关系数为0.66,大于投资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的相关系数0.20,这对我国目前提出的“供给侧改革”提供了实证支持。我国目前的投资还是以政府投资为主,而且投资的项目多为投资周期长的非生产性项目。我们知道政府投资有“挤出效应”,即政府投资导致利率上升使得民间投资减少。所以,政府投资应该让位于民间投资,让市场决定投资的领域和规模。 
  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大,很多企业资不抵债,还款负担沉重。企业出口订单大幅减少,用工成本上升,再加上供需不匹配,发展前景堪忧。从西方发达国家的商业周期历史来看,应对经济危机,其政府刺激经济的第一选项就是减税,而不是政府花钱进行大规模地投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要改的是传统的管理国民经济的思路。供给侧的改革并不是简单地否定需求端,也不是孤立地采取供给学派的主张,其实质上是在稳定需求端的同时,刺激供给端要素的增加。减税既可以刺激需求端的消费,同时增加劳动力的供给,降低企业成本,提高进入生产函数的资本使用效率。对于高科技型、创新型企业定向减免税收,还可以促进科学技术的创新,从而促进经济全面的发展。 
  参考文献: 
  [1]高培勇.公共经济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10. 
  [2]詹姆斯·A·莫里斯著,王俊译[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3]李石凯: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与美国经济增长[J].中国金融,2008(17). 
  [4]王亚芬.有效税率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分析[J].合作经济与科技,2011年2月号下(总第411期). 
  [5]王志扬.消费型税种减税的经济增长影响:一个模型分析[J].财政研究,2012(7). 
  [6]高黎,聂华林.税收增长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J].税务与经济,2006(5).(总第148期). 
  作者简介:张艺远(1989-),男,河南信阳人,单位: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通信产业经济(第一作者)。 
  黄秀清(1965-),女,河北张家口人,单位: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通信产业经济(第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