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宏观经济论文 -> 文章内容

从欧债危机看德国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向基于德国经济增长模式和欧洲政策行动逻辑的分析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摘要]自1999年欧元诞生以来,欧元区实现了近十年的快速增长,仿佛欧洲一夜之间远离了战争和苦难,已经走上了一条稳定而繁荣的道路,但欧债危机的到来却逐渐消解了欧洲人民的信心。但在欧债危机期间,德国经济、社会仍然有着良好的表现,因而尝试从欧债危机前后一段时期内德国经济增长状况和一贯的增长模式、主张用以应对欧债危机的措施和背后的逻辑等角度,分析德国在欧债危机期间经济状况一枝独秀的原因和德国在欧洲未来的发展前景。

[关键词]欧债危机;德国经济;欧洲政策

[DOI]10.13939/j.cnki.zgsc.2017.26.019

2009年10月20日,希腊政府宣布当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超过12%,而这一比例已经远高于欧盟当初设定的3%的上限,这也被认为是欧债危机的开端。随后,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等国也接连爆出财政问题,欧债危机愈演愈烈,而尽管法、德这样的欧元区大国难免受牵连,但德国在欧债危机期间仍然保持了相对良好的经济增长状况和平稳的社会态势。

1德国在欧债危机中的经济表现

虽然德国在2009年国内实际产值同比跌幅高达5.1%,第一季度甚至高达6.6%,但2010年经济增长率就恢复到3.6%,其中第一、二、三、四季度的实际GDP同比增长率更是分别达到了2.3%、3.9%、3.9%和3.8%,2011年经济增长率也稳定在3.3%左右,相比于欧元区惨淡的现实情况,可以说德国经济的确是一枝独秀。

从劳动生产率上看,德国在2007—2011年一直高于欧盟和欧元区,其中2009年德国劳动生产率为40.9,同年欧盟劳动生产率为30.8、欧元区劳动生产率为36.9,而2009年是德国经济较为低迷的一段时间,在此后劳动生产率更是不断提升,始终高于欧盟和欧元区的整体水平。

在失业率上,以2009年为例,当年德国的失业率在7.7%左右,美国、法国、欧盟27国的平均水平都高于德国的这一数字,只有英国失业率与德国相近。而2010年德国经济强劲复苏之后,失业率下降至7.1%左右,而此时更是低于英国、美国和欧盟27国的平均水平,此时欧盟27国的平均失业率接近10%,且有上升趋势。

以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来看,德国在2009—2012年依次是-3.1%、-4.2%、-0.8%和0.1%,明显优于欧元区2009—2012年的-6.4%、-6.2%、-4.2%和-3.7%,也比欧盟整体的表现要更优秀。德国、欧元区和欧盟财政赤字的GDP占比见图1。

从图2可以看出,德国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都要低于欧元区和欧盟,以2009—2012年数据为例,德国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分别为74.5%、82.5%、80%和81%,而欧元区则为80%、85.4%%、87.3%和90.6%,欧盟则为74.5%、80%、82.4%和85.2%。综上所述,在欧债危机期间,德国的经济表现事实上好于欧盟和欧元区的整体表现。

此外,从危机过后的表现来看,德国的社会经济状况也好于同为大国的法国,也超过欧元区平均水平不少,2013—2016年德国的失业率在6%~7%,而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等国的经济虽然有所好转,但失业率也多大于10%。从整体来看,德国在危机期间和危机过后的表现在欧元区实属难得。

2德国的经济增长模式

欧债危机期间德国良好的经济社会状况与德国长期推行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和稳定增长的思路密不可分,在这种机制之下,德国一方面注重保护自由竞争,反对市场权力的集中或垄断,鼓励自由贸易和技术创新;另一方面由于历史文化的影响和经济制度的要求,对市场秩序和社会责任也十分重视,提倡让所有社会阶层参与经济决策和利益分配,并通过提供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来充当社会矛盾的缓冲器。

2.1经济层面

德国历来以机械制造等实业见长,这一点早在德国的历史传统中就可见一斑,而“二战”后,德国更是不仅注重通过基础设施的建设来提升传统工业的效率,也在“高精尖”的航空航天、电子设备、精密仪器等行业投入巨额资金进行新能源和新技术的研发,截至目前,以汽车、机械为代表的德国制造业生产的产品不仅成为闻名世界的“德国制造”,也为德国国内提供了25%以上的就业岗位和超过30%的国民经济总量,且这一比重在近年来仍保持着上升趋势。注重实体产业的发展这一点也是笔者认为德国能够在此次欧债危机中幸免于难的原因之一,像主权债务危机较为严重的爱尔兰、西班牙,以及全球金融危机的肇始国美国在危机爆发之前的近十年都给予了虚拟经济极大的关注,沉浸于金融业、房地产业所带来的高额利润之中,无视已经存在的道德风险,最后因泡沫破灭而深陷债务泥潭,而一向稳妥、注重实业发展的德国也因此成为少数在欧元区经历欧债危机时表现良好的国家。在具体的实践中,德国也一向注重开源节流、未雨绸缪,比如德国政府会在经济繁荣时期对企业征收一部分超额税收,用作平衡基金,在经济萧条时再将这部分资金用于支持企业发展和刺激社会消费,这也就使得德国能够通过提前准备好的一些机制实现对危机的缓冲,减少对实体经济的冲击,耗费更少的财政支出,却往往能够收到更好的效果。除此之外,在进出口贸易上,虽然欧盟占据了德国出口贸易量的50%以上,但德国也注重出口国家和地区的多元化,而德国在欧盟等关系基础上又努力和新兴市场经济体进行经济合作,这也就使得德国在欧元区经历财政紧缩的前提下,即使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往来出现下滑,也能够通过对经济相对快速发展的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出口进行一定的弥补,以2010—2012年为例,虽然德国对欧盟的出口减少了近10%,但德国对金砖四国的出口占其出口的比重上升了将近4%。此外,德国实际上顺应潮流调整了混业金融体系,但由于德国是西方国家中银行监管制度较为完善、效果最为理想的国家之一,因而其严格的制度降低了金融机构的道德风险。德国中央银行和联邦金融监管局在对银行的监管过程中,不仅要求各大银行必须建立内部自我约束机制和监管机制来防范可能的风险,还从整体上依据资本充足率、资产的流动性等指标对银行进行定期的评估检查。而严格的金融法律制度体系,也使得德国对金融业的监管有了基础和保障。根据德国1962年修改的《信用制度法》的规定,联邦银行必须与金融监管局共同完成对银行业的监督和管理。

2.2社会层面

除了以上经济层面所提及的因素以外,社会层面进行的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深入改革也使得德国经济运行更加顺畅,以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大力推行的社会保障体制改革“2010议程”为例,该议程主要以延长退休年龄、修改养老金计算方式、政府补贴和减免税收等方式推动劳动力市场和社会保障体制的改革,这也是德国在众多福利国家中率先觉醒的表现之一,试图通过改革来提高社会经济效率,缓解老龄化、高福利的社会重担。而默克尔上台以后,也基本上延续了“2010议程”的改革思路,将原有改革领域进一步放宽,在医疗保险领域通过引入适度竞争和医保基金来提高整个医保体系的效率,在移民和税收问题上也做了诸多调整,这种立足长远的改革最终在此次危机中得到了一定的回报。

3德国应对欧债危机的行为及其逻辑

除了德国本身选择的发展模式,在应对这次欧债危机时德国所采取的欧洲政策实际上对此次危机中德国的经济表现也至关重要。在危机爆发之初,德国坚持了其一贯的社会市场经济的秩序自由主义理念——反对财政、货币宽松,认为相较于经济援助,财政紧缩才是实现重债务国经济复苏的合适途径,拒绝为希腊等重债务国“不负责任”的行为买单,坚决反对通过欧元债券将欧元债务共同化,这一理念不但是因为德国民众和政治精英们对魏玛共和国时期和“二战”后的恶性通胀记忆犹新,也是因为在欧盟赋予了德国一个新的国际身份之后,德国自身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而默克尔等现任领导者已经不是“二战”的亲历者,对于欧盟更多的做的是成本-收益的计算,而不是像欧盟建立之初的情感考量,因而实际上德国在这场危机的应对中一开始选择的做法类似于将整个欧盟视作结构化产品,根据不同的风险和收益来进行区分,试图将自己和“欧猪五国”进行区分。从根本上来说,德国是被各个国家推到了这样一个领导应对欧债危机的核心地位,但它本身始终想要承担的只是有限责任,所以可以看到即使后期德国也同意了对希腊等国的救助计划,比如在2010年5月初与希腊政府就为期三年的紧急贷款1100亿欧元达成一致时,德国承担了其中的224亿欧元,但仍然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共同参与,这不仅说明德国认为欧元区现行机制无法保障自身的权益,更多的仍然是希望自己承担的是一种有节制的责任。但这并不说明德国利益和欧盟利益发生了根本性的冲突,最多只是一种有限的分歧。而且正是出于对欧元区的完整和欧盟利益的维护,才促成了德国在危机中的诸多让步。进一步说,德国在欧债危机期间牵头签订的财政契约等,都体现出其对稳定的重视——在短期政策上作出让步,但让对方接受长期的一个发展机制,即努力改善内部结构均衡,提高长期竞争力。因而德国采取的应对思路和实际措施相比于他国零零散散的政策,也有利于它在危机中始终保持克制,在尽可能地节制自身花费、保证自身经济稳定发展和维护欧洲整体利益、维护欧元在国际货币市场上的地位之间寻求一个平衡。比如,德国之所以坚决阻止欧洲央行在二级市场无限制地购买重债国国债,原因之一就是希望债务国能够实行有利于自身的切实的改革,而不是时常依赖欧洲公共资金,最后形成一个毫无节制的庞氏骗局。

4德国的未来走向

4.1欧洲地位认知和展望

在德国的欧洲政策背后不仅是德国自身长期以来的思考方式的惯性,事实上也是德国对于自身在欧洲地位的认知,今天的德国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已经准备和欧洲分道扬镳。最起码在欧元问题上,坚持欧洲利益就是坚持德国利益,就像默克尔自己所说的那样——“欧元亡则欧洲亡”,因而德国在欧洲未来的走向在短期内仍然会选择坚持“欧洲的德国”这一身份,尽管它时常认为欧洲“德国化”有利于目前局面的改善。

从政治上来说,德国并没有表露出一种要追求政治霸权的意思,比如,在利比亚禁飞区问题上,德国选择和中国一样投弃权票,在某种程度上,虽然默克尔政府的政治基因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在国际政治上德国仍然保持着一种克制的心态。相应地,是一种更倾向于追求经济强国的心态,例如,德国正在尝试与新兴国家进行联合以应对全球化,但值得注意的是,以德国现在的经济实力,即使不在全球范围内追求政治霸权,但在区域内,随着自身经济实力的壮大,难免可能会向他国输出自己的制度,比如,德国通过了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和欧洲稳定机制,并承担了相应的贷款和担保,但与其出资比例相对应的是,德国也要求获得更多的决定权,换言之,德国在区域经济内是有追逐经济霸权的可能的。在笔者看来,德国对于自身的定义更多的还是立足于经济方面,而欧洲一方面惧怕德国霸权;另一方面又渴望德国的领导。所以笔者认为欧盟最后很可能成为一辆公共汽车,名义上德国始终是乘客,但实际上却是随时可以上下车,这不意味着实际上脱离欧盟,而是在一切进展顺利的时候,搭欧盟这个机制的顺风车来实现自己的发展,在经济衰退时则拥有自主选择的权力。

4.2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对于德国来说,德国模式在经济方面主要是以制造业为基石,坚持出口导向,在社会层面,则是在坚持社会市场经济原则的基础上健全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这一模式在目前看来仍然是稳定的,但欧债危机很可能促使德国调整目前的发展方式,按照其稳定的经济目标,在稳定出口的同时也注重内需的拉动,但要改变德国长期以来的比较优势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因而在短期内德国只会进行一些不影响根本性架构的调整。总的来说,德国一贯的增长思路是务实的,不管是注重实业的发展、对金融体系的监管,还是对自身地位和未来发展方向的认知,都体现了这种稳妥的思路——稳定发展而不仅仅是发展。笔者认为到目前为止,德国可以说是构建了一种相对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模式,也在国际分工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随着欧元、欧洲问题的扩大和自身经济发展的需要,德国未来会更倾向于高科技制造业的发展,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经济实力。

5结语

从上文不难看出,德国社会市场经济模式的特点、应对此次欧债危机的具体措施和背后的逻辑都支撑着一个强大的德国,在某种程度上说,德国对于稳定的追求是很多现代国家所缺乏的,这可能意味着德国无法成为像美国那样拥有更为庞大的经济总量的国家,但也意味着它不必承担有一天失去这些繁荣的风险。这种对于稳定的执着追求,并不意味着德国会放弃自己应得的利益,无论是在欧洲问题上还是在国际问题上,我们所见到的德国可能是克制的,但并不代表它缺乏实力。

参考文献:

[1]Stein Jerome L.The Diversity of Debt Crises in Europe[J].Cato Journal,2011,12(4): 44-51.

[2]Vilpisauskas,Ramūnas.Eurozone Crisis and European Integration: Functional Spillover,Political Spillback?[J].Journal of European Integration,2013,35(3):361-373.

[3]Storm Servaas,C W M Naastepad.Crisis and Recovery in the German Economy: The Real Lessons[J].Structural Change & Economic Dynamics,2015(32): 11-24.

[4]Antzoulatos Angelos A.Policy Responses to the European Debt Crisis -Treating the‘Symptoms’ or the‘Disease’?[J].Panoeconomicus,2012,59(5): 529-552.

[5]阿尔伯特·施魏因贝格尔,孙彦红.欧债危机:一个德国视角的评估[J].欧洲研究,2012(3):116-152,162.

[6]郑春荣.从欧债危机看德国欧洲政策的新变化[J].欧洲研究,2012(5):1-16.

[7]丁纯,李君扬.试析欧债危机中德国经济社会的表现——兼议德国模式的作用及其前景[J].欧洲研究,2014(2):15-33.

[8]王苇航,武沛.欧债危机以来德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分析[J].中国财政,2013(1):74-75.

[9]罗湘衡.改革经济结构 力推“德国模式”——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的德国[J].当代世界,2011(12):45-47.

[作者简介]庞奕奇,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