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宏观经济论文 -> 文章内容

广西外商直接投资与经济增长的关联性分析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近年来,西部大开发不断推进,西部地区吸引外资的能力不断增强。广西位于华南西南接合部,[1]是“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2]也是我国面向东盟各国的经济窗口,由此可见广西的区位优势,1990—2015年广西GDP不断增长。本文从广西FDI与GDP增长的关联性入手,研究广西外商直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1广西外商直接投资现状分析

1.1总体发展趋势

广西利用外资发展情况如图1所示,广西实际利用外资的情况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90—1998年快速发展阶段,广西实际利用FDI值较高,但有所波动,1994年就达到了18.45亿元,1995—1998年的FDI总量有所下降,此期间的1996年达到本阶段总量最低值,之后有所回升。第二阶段为1999—2009年,FDI呈“v”字形变化,从FDI总值上看,由1999年的13.04 亿元下降到2004年的5.53亿元,之后又呈现出连年上升的趋势,但FDI总量较第一阶段来说还是处于下降的趋势。第三阶段为2010—2015年,本阶段中的FDI 呈现小“v”字形波动趋势,由2010年的10.88亿元下降到2013年的6.69 亿元,2013年之后有所上升,FDI数值由2014年的9.88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17.38亿元,增长率达到了76%。

1.2广西FDI投入行业分布

外商直接投资带来的资金和技术能促进地区经济的发展,而且能带动产业结构的优化。按国民经济行业分,广西第一产业实际利用外资集中在农、林、牧、渔业;第二产业集中在工业;第三产业集中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房地产业等开放度较高的行业。第一产业利用外资的比例很小,第二产业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工业,第三产业利用外资比重最高,但内部结构性倾斜明显。

1.3广西FDI来源

目前,中国香港、新加坡、英属维尔京群岛是广西FDI的主要来源三大地区,欧美等发达地区很少,这使得广西外商直接投资的来源单一。如图2所示,2015年广西外资来源中,中国香港占49.57%,新加坡占40.93%,英属维尔京群岛占6.76%,其他地区所占的比例很小。广西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单一,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外商直接投资在广西经济发展中作用机制的进一步发挥。

2.1变量选取和数据搜集

本文把广西经济增长情况作为被解释变量,广西外商直接投资作为解释变量。分析1990—2015年广西GDP和FDI的数值。数据来源于2016年广西统计年鉴。

2.2平稳性检验

采用的两个变量数据都是时间序列数据,为了避免变量间的伪回归现象。利用ADF单位根检验的方法对变量进行平稳性检验,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

从表1中可以看出,解释变量LNFDI和被解释变量LNGDP的ADF值都小于5%水平临界值,所以LNGDP和LNFDI是平稳序列,不存在单位根。

2.3回归分析

在数据处理中,为了消除数据中可能存在的异方差性,分别对广西FDI和广西GDP采取对数形式即LNFDI和LNGDP,建立以下回归模型:

LNGDP=β0+β1×LNFDI+ρ1AR(1)+ρ2AR(2)+μt(1)

模型中,LNGDP表示广西生产总值;LNFDI代表广西外商直接投资;β0、β1表示回归系数;ρ1、ρ2表示相关系数;μt表示随机误差项,模型估计结果如下。

如表2所示,R2=0.9996,说明模型拟合优度很高,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各变量和每项AR的系数都具有统计显著性。DW=1.48,通过DW检验临界值表可知,不存在自相关的问题,LNFDI系数为0.0191,符合经济意义,说明外商直接投资每增加1个百分点,被解释变量LNGDP就会增加0.0191个百分点。这说明广西的外商直接投资对广西的经济增长起到的促进作用不大。

2.4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

如表3所示,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滞后1期和滞后2期的格兰杰因果检验结果都表明,拒绝LNFDI不是LNGDP的格兰杰原因的原假设。说明LNGDP 和LNFDI之间存在单向因果关系。这表明,外商直接投资的增加会促进广西的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不会提高外商直接投资的水平。[3]

3政策建议

综合上述分析,发现广西FDI总量偏少、来源单一、利用外资的能力不高等问题,提出以下建议。

3.1改善广西外商投资的投资环境

通过改善投资硬件环境来提高广西地区的发展水平,加强对基础设施和基础工业的建设,在加大基础设施等硬件环境建设的同时,也要注意加强软件环境建设。政府职能部门要树立“你投资,我支持,我服务”的宗旨,打造优质高效服务环境,提高办事效率,简化办事流程,努力为外商投资提供便利;以法律为支撑,建立一个规范有序的、公开透明的市场秩序,为引进外商直接投资营造公平竞争的优良环境;加强依法行政,在执法的过程中要避免执法不严、执法不公的现象;健全和完善广西的市场规则,对市场进行标准化管理,保障市场的有效运行,实现市场交易行为的规范化。

3.2提高广西利用外资的能力

外资吸收能力包括引进能力和利用能力,东道国的人力资本将直接决定着承接FDI和技术创新的能力。可见人力资本在利用外资方面至关重要。因此广西应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全面推进义务教育的发展,紧抓高中阶段教育的突破发展,建设南宁和桂林大学聚集区,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以此提高广西人力资本的水平,更好地消化和吸收外资外溢效应。同时也要制定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政策。

3.3扩大FDI投资来源

广西FDI来源单一,大部分来自亚洲,其中香港是广西最主要的外商投资来源,欧美等发达地区投资少之又少,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把引资的重点放在亚洲之外,把目光投向欧美等发达地区,它们有着资金的相对优势,掌握着高科技。在吸引外商投资的政策方面,广西应该制定出针对欧美发达地区的优惠政策,充分展示广西的区位、资源和交通优势。

3.4加大FDI产业导向度

目前,广西的外商投资主要集中在第三产业和第二产业,第一产业投资比重偏低。结合广西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政府部门应引导外资加大对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投资力度。第一产业比重低,说明广西农业开发条件对外商投资的吸引力不大,要改善农业投资环境,加大对农业的技术投入,提高广西农业现代化水平。解决第三产业内部投资结构性严重倾斜的问题,引导外商投资加大在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投入比重。加大力度引导FDI进入广西优势产业,并提升传统优势产业,推进糖业、铝产业“二次创业”,实施汽车、机械、有色金属、冶金、建材、轻纺等传统优势产业改造提升工程,推进“互联网+工业”行动。

3.5在“一带一路”背景下扩大引资规模

广西是 “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要以开放为先导,构建面向东盟、衔接欧美日韩、对接港澳台、服务西南全方位开放合作新格局。建立健全与东盟地方合作机制,继续深化泛北部湾经济合作,扎实推进国际大通道建设,发挥沿海优势,加强港口建设,强化精准招商,市、区、县各部门要互相合作,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全力推动项目落地,重点引进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等行业,开展系列专题招商活动,更好地发挥外来投资对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

参考文献:

[1]翟华云,熊年春.广西外商直接投资与产业结构调整:现状分析及建议[J].财会月刊,2011(11):26-28.

[2]赖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视域下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基本原则——以广西为例[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13(5):8-11.

[3]唐俊波.FDI对中国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研究[J].重庆工商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3,30(2):21-25.

[作者简介]谭海秀(1993—),女,广西来宾人,桂林理工大学管理学院2013级学生;陈光春(1957—),男,广西桂林人,教授,桂林理工大学管理学院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区域经济与国际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