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环境科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拨开土壤污染迷雾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19日 10:50:36

  金属冶炼厂、重金属废弃物、矿山废渣、化肥等,如今都成为污染土壤的主要“凶手”,它们给土壤健康带来了沉重压力。2011年10月25日,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的正式报告中表示,中国土壤环境质量总体不容乐观,中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5亿亩,占18亿亩耕地的8.3%。


  目前我国土壤污染以重金属污染为主,其成因既有工业造成的点源污染,也有农业投入品滥用造成的面源污染,还包括其他原因,它们协同作用,www.yulu.cc吞噬着土地的健康。


  污水灌溉、污泥施肥所致的土壤污染


  天津南排污河旁于台村58岁的菜农冯玉江记得,他还是孩子时,全村人就用南排污河的水浇地,有人还会从河里挖污泥铺到田里当肥料用。那时河水大多来自厨房、厕所、洗衣盆,富含氮、磷等,且有铬、铜等一些植物生长所需元素,是庄稼不错的“补品”。


  长期以来,污水灌溉是农业灌溉用水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自60年代至今,污灌面积迅速扩大,在北方旱作地区,污灌最为普遍,约占全国污灌面积的90%以上。南方地区的污灌面积仅占6%,其余在西北和青藏。


  污灌本不该成祸首。美国、前苏联等国的污灌比中国起步更早,以色列后来居上,其农业用水有1/3是污水,但这些水都经过严格处理,重金属含量大大降低,达到了安全使用的标准。而我国,城市化、工业化迅速发展,污水处理设施却跟不上步伐,建设缓慢,据2007年的统计数据,全国设市城市污水处理率为63%,乡镇企业的污水处理率还要低许多。因此,未经处理的市政污水和大量的工业废水涌入河道,使许多重金属离子随着污水灌溉而进入土壤,导致土壤中重金属汞、镉、铬、砷、铜、锌、铅等含量增加。1980年沈阳市调查发现,在沈抚污灌区的人群中,普遍存在白血球增多、肝肿大、慢性胃炎、贫血、高血压等疾病,其中以肝肿大尤为突出,检出率达10.6%,是清灌对照区的26倍。


  同时,用污泥做农田肥料的方式,也可使污泥中的大量重金属进入农田,造成土壤中镉、汞、铬、铜、锌、镍、铅等含量增加。


  重金属废弃物堆积危害土壤


  近年来,由重金属废弃物堆积造成土壤污染的事件时有发生。2011年8月份,云南省曲靖市发生一起因非法倾倒剧毒工业废料铬渣致污事件,后经过环境应急处置,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主要水体污染,然而由于技术及资金问题,数十万吨未经无害化处理的铬渣仍然堆放在珠江上游的南盘江畔,构成严重环境隐患。


  在湖南省郴州市,一个砷制品厂随意将产生的废渣倾倒在厂区附近的自然洼地上,使周边的水、蔬菜、土壤、谷物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砷污染,污染土壤上种植出来的大白菜、萝卜、菠菜等,砷含量严重超标,最终导致该区域约750亩稻田及菜地弃耕荒芜。


  含重金属的废弃物种类繁多,不同种类其危害方式和污染程度都不一样,污染的范围一般以废弃堆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科研人员曾对武汉市垃圾堆放场、杭州某铬渣堆存区、城市生活垃圾场及车辆废弃场附近土壤中的重金属污染进行研究,结果显示,这些区域的重金属镉、汞、铬、铜、锌、镍、铅、砷、铅、钒、钴、锰的含量,均高于当地土壤背景值。


  金属矿山开采中的废渣、废水污染


  金属矿山的开采、冶炼,重金属尾矿、冶炼废渣和矿渣堆放等,其被酸溶出的含重金属离子的酸性废水,随着矿山排水和降雨进入水环境或直接进入土壤,可直接或间接地造成土壤重金属污染。


  2001年6月,广西壮族自治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遭遇特大暴雨袭击,环江河上游的3家选矿企业尾矿库溃坝。洪水退后,尾矿及废矿渣沉积在被淹没的耕地上,造成洛阳镇、大安乡、思恩镇9000多亩农田受到污染,庄稼大面积死亡。到了第二年,地里无论种什么都长不出来,严重的地方甚至寸草不生。抽取的土壤样品检验结果显示,农田土壤酸度过大,铅、锌、硫、砷等元素含量超标,专家一致认定,这是因上一年洪水淹没农田使土壤受到污染所致。自2011年3月起,环江县启动了土壤修复工程,目前首期项目已初步完成。


  化肥也是污染源


  土壤重金属污染,除了来自工业造成的点源污染外,农业投入品滥用造成的面源污染也是重要原因。目前全球每年进入土壤的镉总量为66万公斤左右,其中经化肥进入的比例高达55%左右。


  在现代农业中,出于对产量和经济效益的追求,许多农民弃用有机肥,大量改用氮肥和磷肥,土壤酸性急速飙升。湖南省耕地土壤PH值已由上世纪80年代的6.5下降到目前的6.0,30年土壤酸化程度相当于自然状态下300年的酸化程度。土壤酸化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增加了重金属在土壤中的活性,使其更容易被作物吸收。


  刘湘骥是湖南省攸县大同桥镇大板米厂的老板。自从2013年3月厂里的大米被检测出镉超标以来,他每晚辗转难眠。“镉是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刘湘骥说,他的米厂从收谷、脱壳、碾米、抛光到包装,所有程序都是物理性操作,不存在添加或产生镉等重金属的可能。湖南省地质研究院教授童潜明表示,湖南是有色金属之乡,其大米镉超标与土壤本身的镉含量有一定关系,但更主要的原因来自于农田使用的磷肥中镉含量高,而这一问题在全国都较为普遍。他介绍说,从原料开采到加工生产,化肥成品总会带进一些重金属元素或有毒物质,其中尤以磷肥为主。磷肥的生产原料磷矿石,天然伴生镉。施用磷肥不当会造成土壤镉污染,这已经获得国际公认,在部分欧美国家,磷肥中的镉含量被严格立法限制。


  有专家指出,农田地膜的不当使用也给土壤带来严重污染。残膜最直接的影响是使农作物减产,随着其在土壤里逐年累积,还可能对地下水和土壤结构造成更严重的污染。


  面对日益严重的土壤污染,人们哀叹说:严格检疫检测可以避免瘦肉精,规范收购渠道能够预防地沟油,加强销售监管可能杜绝塑化剂,重视加工环节能够防止染色馒头,可消灭“镉大米”、“金属菜”,恐怕无法依靠工商、质检等食品管理部门的检查、惩处、关停来实现。要彻底解决由环境污染土壤导致的食品安全问题,显然复杂、困难得多。作者:徐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