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贸易经济论文 -> 文章内容

长江深水航道整治对贸易经济及社会的影响分析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12日 09:09:53

  摘要:随着江苏沿江港口发展和沿江经济产业带布局的实施,长江南京以下航道等级的提高已成迫切需要。本文从增加经济效益、引导沿江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升级、凸显长江海运优势及促进对外进出口贸易发展、新增就业机会、提高沿江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五个方面分析长江南京以下深水航道整治对江苏省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从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提升中上游企业竞争力及促进中上游经济增长两个方面分析长江南京以下深水航道整治对长江中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关键词:长江航道通航水深经济社会影响“一带一路”


  中图分类号:F752.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6-0298(2017)04(c)-113-02


  长江源于青藏高原的沱沱河,流经青海、西藏、四川、云南、重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等十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于崇明岛入东海,全长6300公里,仅次于亚马逊河和尼罗河,居世界第三位,流域面积为180多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总面积的五分之一,是我国第一大河。长江水系发达,水量充沛,终年不冻,拥有“黄金水道”的美誉。


  近年来随着江苏沿江产业带的不断形成,地区经济呈现持续较快增长的势头,由此发挥沿江港口和深水航道优势,加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深化国际航运功能,促进江苏沿江产业结构调整和提升港口综合服务能力,加快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和产业升级,实施长江口12.5m深水航道上延至南京对沿岸城市带来深远的经济及社会影响。


  1对江苏省经济社会发展影响


  1.1深水航道整治对江苏沿江地区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


  2000年长江口航道通航水深由7米增加到8.5米,可满足1万吨级船舶通航需求,2005年南京以下河段的航道维护水深从8.5米提高到10.5米,可满足3万吨级海轮全天候通航以及5万吨级海轮乘潮通过的要求。据统计,长江深水航道整治工程为江苏省带来的航运效益和社会效益十分显著。


  根据江苏统计局发布的各年统计年鉴的相关数据,经济指标如下。


  2001年~2005年五年GDP年均增长1950亿元;五年GDP年均增速12.9%;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长600亿元;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速29.5%。


  2006年~2010年五年GDP年均增长4565亿元;五年GDP年均增速13.5%;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长1724亿元;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速30.3%。


  根据全国统计局发布的各年统计年鉴数据,分析年财政收入总量如下:2000年13395.23亿元、2005年31649.29亿元、2010年83101.51亿元。


  根据公式年均增长率=[(本期/前n年)^{1/(n-1)}-1]×100%,计算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速如下。


  2001年~2005年五年GDP年均增速为9.5%;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速18.8%。


  2006年~2010年五年GDP年均增速为11.2%;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速21.3%。


  由以上数据可见,“十五”与“十一五”的两个五年计划时期,江苏省五年GDP年均增速以及五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速均进一步加大,分别高于全国同时期相应指标的增速,其中长江航道水深的进一步加深所贡献的力量不容忽视。


  经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所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测算,仅长江口地区2015年12.5米深水航道产生经济效益96.81亿元,同比增长0.89%,其中,航运经济效益82.2亿元、港口经济效益14.6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41%和3.68%。2015年深水航道疏浚投资拉动GDP增长14.9亿元,货运量增加带动GDP增长1228.7亿元,拉动财政收入增长280亿元。


  航道水深越深,可通航的船舶越大,减载和转载的情况越少,实施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上延至南京,可使5万吨级海轮从长江口直达南京港,10万吨级及以上海轮也可减载乘潮抵达,由此可预见此举可为江苏省带来的显著的经济效益。


  1.2深水航道整治有利于引导沿江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升级


  12.5米深水航道上延至南京有利于引导和优化江苏沿江产业布局,可使江苏沿江区域按照资源整合、產业互补的原则,进一步推动产业集聚和企业集群,引导和优化产业布局。


  深水航道整治有利于促进江苏沿江能源、化工、冶金、装备制造等传统产业进一步做精做强。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上延至南京,推动进江船舶大型化,铁矿石运输20万吨级船舶可实现减载乘潮进江,煤炭海进江主力船型由3万~5万吨级提升至5万~7万吨级,从而降低矿石、煤炭等大宗散货运输成本,引导传统产业做精做强。如以往大宗矿粉承运船舶若进入常州港,只能在上海、宁波等地进行减载,大大增加了时间、运力成本。若航道整治达12.5米水深,船舶吃水每升高50公分,船只就可以多装近3000吨货,节约物流成本7万元。2016年9月至12月初,超10.8米吃水的大型船舶到港18艘次,仅物流成本就节约120余万元。


  深水航道整治有利于打造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目前江苏虽拥有南钢、沙钢、扬子石化等大型企业集团,但在江苏沿江地区的规模以上企业中,大中型企业数量仅占10%左右。12.5米深水航道上延至南京,将进一步提高长江航运效益,大中型企业将能够获得更为显著的运输成本节约优势。如泰州的粮油企业,一般使用8万吨的船运载大,由于航道水深不足要求,要减载2万吨才可运至泰州,此举使企业多付每吨60块钱的成本。12.5米深水航道上延至南京,该企业只需减载6000吨左右,由此每船每次减少84万成本。


  1.3深水航道整治将进一步凸显长江海运优势,促进对外进出口贸易发展


  深水航道是江苏对接国际海运市场的重要基础设施,在江苏沿江地区外贸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08年江苏省外贸进出口额4305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251亿美元,分别是2000年的9.4倍、3.9倍。江苏沿江地区更是以占全省47.2%的国土面积、55.1%的人口,实现了全省97%的进出口总额和94%的实际利用外资。


  按照长江水运0.025元/吨公里测算,航道水深从原有的10.8米调整至12.5米,每艘海轮将可多装约6千吨货物,节约物流成本15万元。以常州港为例,常州港每年靠泊大型海轮400多艘,一年可节约近5000万元物流成本,突出的水运优势可吸引更多的进出口贸易。依托深水航道水运成本低、大进大出等运输优势条件,江苏沿江地区乃至江苏省的对外进出口贸易取得快速发展。


  1.4深水航道整治将新增大量就业机会


  深水航道整治对社会就业率的影响有直接及间接两部分。


  直接就业影响是指航道工程策划、设计、施工以及后期维护直接带来的就业岗位,深水航道整治的工期长及工程量大的特点决定了工程从策划阶段开始,经历实施阶段及运营阶段,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将直接为社会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


  间接就业贡献是指深水航道整治工程完成后,将进一步促进临港产业的发展而带来就业岗位,极大地拉动江苏沿江和长江中上游地区的经济发展,为社会创造较多的就业机会。


  1.5深水航道整治促使沿江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


  航道整治工程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而经济的快速发展是提高居民收入水平的有效途径,因此航道整治对提高沿线居民收入水平有着积极的作用。


  自深水航道整治以来,江苏居民收入与生活水平显著提高,2005年江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319元、水上运输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23532元,与2000年相比年均增长分别约1104元、2728元;2010年江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944元、水上运输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38376元,与2005年相比年均增长分别约2125元、2969元;2015年江苏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7173元、水上运输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64213元,与2010年相比年均增长分别约2846元、5167元;水上运输业在岗职工收入年均增长量均高于全省城镇居民人均收入的年增长量,充分说明了深水航道对两岸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的积极影响(见图1)。


  2对长江中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1)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和有关国家积极响应。


  江苏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江经济带以及“一带一路”沿线的战略交汇点,可以连接新亚欧大陆桥产业带、亚太经济圈、环渤海经济圈和长三角经济圈,而东侧与日韩隔海而邻,西侧又通过新亚欧大陆桥,将太平洋沿岸、西亚乃至欧洲紧密联系起来,具有连接中外的独特优势。


  深水航道整治能够主动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对构建“分工合理、重点突出、服务高效、优势互补、安全绿色”的现代化港群体系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实现港口辐射带动功能。


  (2)深水航道整治可提升中上游企业竞争力,促进中上游经济增长。深水航道整治使长江黄金水道的潜能得到进一步的释放,且可促进江海直达运输,提升大型化海轮的装载率,减少中转环节,缩短货物在途时间,降低江海直达运输成本,提高船舶的营运效益。


  此外,长江深水航道整治使船舶航行的通畅性和安全性得到明显提高,有助于加快运营船舶大型化、标准化的进程,规范营运船舶组织,促进长江水运运力结构调整促进水运市场的繁荣发展,进而对上游经济产业结构调整与布局、沿江港口建设和升级改造将起到积极的引导和促进作用。


  参考文獻 

  [1] 徐元,黄志扬.长江下游南通至南京段深水航道设计通航标准研究[J].水运工程,2014(1). 

  [2] 杨柔坚.江苏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思考[J].宏观经济管理, 2015(9). 

  [3] 中国统计年鉴[EB/OL].中国统计局,http://www.stats. gov.cn/tjsj/ndsj/. 

  [4] 江苏统计年鉴[EB/OL].江苏省统计局,http://www.jssb. gov.cn/tjzx/tjsj/jstjnj/. 

    作者:陈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