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泌尿系统论文 -> 文章内容

两种超声洁牙机对外伤洁牙患者洁治效率及牙齿敏感的影响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外伤和牙周病均是临床工作中较常见的疾病[1,2],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患有牙周病[3]。若外伤造成患者软硬组织缺损,在修复前进行牙周洁治治疗将增加修复的成功率,也有利于外伤患者的口腔卫生维护。牙周病指数(periodontal disease index,PDI)与软垢指数(debris index,DI)和牙结石指数(calculus index,CI)均有密切的正相关关系[2]。 
  目前去除牙结石的常用方法为龈上洁治(supragingival scaling)和龈下刮治(subgingival scaling),其中超声洁牙机(ultrasonic scaler)的使用最为普及。超声洁牙机通过高频振荡将附着于牙面上的牙石去除[4],同时产生空穴效应,释放新生态纯净氧,有效地抑制牙周深部的厌氧菌,控制牙周病的发展[5]。 
  根据超声洁牙机的工作原理不同,可分为磁致伸缩式(magnetostrictive)和压电式(piezoelectric)两种。磁致伸缩式洁牙机利用软磁铁氧棒插为换能器,其振动轨迹为椭圆形,压电式超声洁牙机的换能器为压电陶瓷的工作手柄,振动轨迹呈线性[5,7]。两种洁牙机在振动过程中均会产生热量并对牙齿产生机械刺激,导致洁牙过程中及洁牙后患者的牙齿敏感。对于外伤患者来说,外伤后出现的软硬组织缺损、牙移位等,均可能加大洁牙过程中的牙齿敏感程度。吴亚楠[6]发现,患者害怕洁牙过程中引起的疼痛,担心洁牙时引起的牙齿敏感,这成为患者难以接受洁牙的主要因素之一。 
  目前国内外的研究多着重于了解两种洁牙机在洁治过程中疼痛感及舒适度的差异,以及牙石、软垢去除能力的对比,对两种洁牙机洁治所需要的时间、患者术中牙齿敏感情况及术后牙齿敏感症状持续時间的研究较少。徐岩等[8]研究发现,两种超声洁牙机均能有效地消除牙龈炎症,相关临床指标均能得到明显改善。本实验对患者采用不同超声洁牙机进行洁牙,通过VAS量表[9,10],了解患者术中的牙齿敏感度、术后敏感持续时间及洁治时间差异,以辅助口腔医生减轻洁牙给患者带来的牙齿敏感,减少敏感症状持续时间,改变患者对洁牙的恐惧及担忧心理,促进患者定期、规律洁牙,自觉维护牙周健康。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15年6月~2016年6月收集就诊于成都军区总医院附属口腔医院口腔内科且符合纳入标准的患者100例,其中男女患者各50例。纳入标准:(1)外伤患者恢复后需进行修复治疗,修复科医生转诊洁牙。(2)年龄18~50周岁,无重大系统疾病及凝血功能障碍,无乙肝等无法使用超声洁牙机的感染性疾病。(3)每侧至少余留8颗及以上天然牙。(4)对本实验的过程及目的知情同意,能自主识字及书写。 
  1.2 方法 
  按照随机单盲分组的原则将患者分为两组:陶瓷压电式超声洁牙机组(A组),磁致伸缩式超声洁牙机组(B组)。A组使用SATELEC SUPRASSON P5陶瓷压电式超声洁牙机及配套龈上洁牙工作头(法国newtron公司),B组使用迈格磁致伸缩牙科综合治疗仪及配套龈上洁牙工作头(上海品瑞医疗器械设备有限公司),采用标准方法进行龈上洁治,根据牙石清洁难度采用适当的工作功率,但不超过额定功率[11],工作时出水量为20 mL/min,按先右半口后左半口的顺序完成洁治。洁治完成后即刻使用中华医学会疼痛协会监制的视觉模拟量表(VAS)评价患者治疗过程中牙齿敏感程度。视觉模拟量表(VAS)为测量卡,在卡上有一根长为10 cm长的直线,线上有可滑动的游标,0 cm的位置表示“无牙齿敏感”,10 cm的位置为“非常剧烈的牙齿敏感”,患者面向无刻度的一方,将游标移动到能代表洁牙过程中牙齿敏感症状程度的位置,医生面对有刻度的一方进行读数[12],并记录,数据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同时记录两组的操作时间并交代患者术后医嘱。洁治完成后每日对患者进行电话回访,直至左右半口的敏感症状均消失后停止回访,分别记录两组数据。整个过程由同一名医生完成。 
  治疗环境为普通口腔治疗诊室,白色墙壁,蓝色窗帘和治疗柜。普通日光灯,光线柔和,温度适宜,周围无刺耳声音。医生身着白色工作服,戴蓝色口罩及透明面罩。操作者完成一侧洁治后告知患者“右边牙齿已完成洁治,现在开始左边牙齿的治疗”。 
  1.3 统计学方法 
  使用SPSS 19.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数据收集情况 
  100例患者均完成龈上洁治及术中敏感程度评价。有11人失访,未能完成术后敏感症状持续时间评价。 
  2.2 两组患者术中、术后牙齿敏感情况比较 
  统计结果显示,A组洁牙时间为(27.43±6.38)min,B组为(27.49±5.49)min,P=0.932,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患者术中VAS分值:A组最大值为8.23分,平均为(5.82±1.43)分,B组平均为(2.59±0.73)分,最大值为6.06分,差异明显。从术后敏感持续天数看,A组敏感持续时间为(1.65±0.34)d,最长敏感持续时间达3.5 d,仅2例术后完全无敏感症状,占2.24%,B组敏感持续时间为(1.42±0.31)d,术后有9例无敏感症状,占10.11%,敏感时间最长为3 d,两组患者敏感持续时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
  3 讨论 
  研究数据中,在使用标准洁牙方法的基础上,两种洁牙机的洁治时间相差无几,证明两种洁牙机的洁治效率相同,均能较快的清除牙结石。此外,磁致伸缩式超声洁牙机的即时敏感VAS分值为(2.59±0.73)分、压电陶瓷式超声洁牙机的即时敏感VAS分值为(5.82±1.43)分,与朱晓英等[13]对洁治过程中患者疼痛程度的研究结果(3.5±2.6)分和(5.0±2.1)分及杜岩等[14]对洁治过程中患者主观感受的研究结果类似。实验过程中将所有患者的洁治安排在同一诊室中进行,但患者的牙齿敏感程度可能受术前医患沟通[14]、患者的心理因素如理解力、控制力、心理预期等[15]影响,若患者之前有过类似不愉快的经历,更易感受到牙齿敏感[16],同时操作者的状态不同也影响患者的主观感受,这就要求临床中做好医患沟通,同时医生应该使自己保持在冷静、平定的情绪中。研究数据显示,磁致伸缩式超声洁牙机能有效的减少洁治过程中的敏感症状,对于外伤后导致牙根暴露或其他易出现牙本质过敏症状的患者,应尽量使用此类型的洁牙机,以减少患者术中不适,减少患者对洁牙的恐惧心理,促使其定期、规律洁牙。 
  研究结果显示,使用磁致伸缩式超声洁牙机为患者洁牙,其牙齿敏感症状持续时间为(1.42±0.31)d,时间短于A组的(1.65±0.34)d。在回访中发现,部分患者并没有遵医嘱,在术后没有注意避免接触过冷、过烫食物,或有部分患者在术后自行使用脱敏牙膏刷牙,这些变量都有可能影响患者术后牙齿敏感症状的持续时间。但从研究数据来看,在临床工作中使用磁致伸缩式超声洁牙机可缩短洁牙后牙齿敏感症状持续时间,提高患者洁牙后的生活质量。 
  实验过程中发现,一些患者在首次洁牙后,其口腔卫生保健行为会发生改变,部分患者会更加注重口腔卫生。对于洁牙与患者口腔卫生保健行为之间的关系有待进一步研究。在医患沟通过程中发现多数患者对洁牙没有正确的认识,认为洁牙会带来不良影响,这是让患者拒绝洁牙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口腔工作者应当加大口腔卫生知识宣传力度,促进人群口腔卫生,减少疾病发生。 
  综上所述,磁致伸缩式超声洁牙机在洁治过程中给外伤患者带来的牙齿敏感症状要明显轻于压电陶瓷式,并且磁致伸缩式超声洁牙机在洁牙术后患者牙齿敏感持续时间短于压电陶瓷式。磁致伸缩式与压电陶瓷式超声洁牙机所需的洁牙时间无明显差异。 
  [参考文献] 
  [1] 孟焕新. 牙周病学[M]. 第4版.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17-213. 
  [2] 吕叶,李欣,温涛,等. 1083 例飞行人员牙周病流行状况调查分析[J]. 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5,33(3):291-292. 
  [3] 杨再永. 我军陆军师口腔保健现状典型调查与发展策略研究[D]. 第四军医大学,2015.
  [4] 吕娇,赵文峰. 牙周病非手术治疗的研究进展[J]. 国际口腔医学志,2016,43(5):594-598. 
  [5] 王建霞,吴书彬,刘岩松,等. 磁伸缩式超声波洁牙机常见故障分析与维修[J]. 中国医学装备,2016,13(9):143-144. 
  [6] 吴亚楠. 口腔科患者心理状态与洁牙疼痛的关系[D]. 华北理工大学,2015. 
  [7] GJPL Oliveira,PD Macedo,JN Tsurumaki,et al. The effect of the angle of instrumentation of the Piezoelectric Ultrasonic Scaler on root surfaces[J]. Int J Dent Hygiene, 2016, 14(3):221-226. 
  [8] 徐岩,王勤涛,杜岩,刘玲侠. 不同类型超声洁牙机临床疗效的对比评价[J]. 牙体牙髓牙周病学杂志,2005,15(4),208-210. 
  [9] Goto Gangkak,Ram Dayal Teli,Sher Singh Yadav,et al. A single oral dose of Silodosin and Diclofenac sodium is effective in reducing pain after ureteric stent removal:a prospective,randomized,double 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J]. Springer Plus,2016,5(1):23. 
  [10] Toshiya Tachibana,et al. Use of pain drawing as an assessment tool of sciatica for patients with single level lumbar disc herniation[J]. Springer Plus,2016,5(1):1312. 
  [11] 胡艾燕,宋振才. 超声波洁牙最佳输出功率的选择与研究[J]. 中国超声医学杂志,1997,13(4):64-64. 
  [12] 王会民,路桃影,吳大嵘. 疼痛测量工具的应答模式评析[J]. 循证医学2015,15(2):102-107. 
  [13] 朱晓英,朱秀丽,徐红梅,等. 两种超声刮治器治疗慢性牙周炎疗效比较[J]. 武警医学,2013,24(6):480-482. 
  [14] 杜岩,欧龙,刘荣僧,等. 应用两种超声龈上洁治器械治疗菌斑性龈炎的临床疗效及患者主管感受评价[J]. 中华老年口腔医学杂志,2012,10(5):278-282. 
  [15] Danielle Clark,Liran Levin. Non-surgical management of tooth hypersensitivity[J]. Int Dent J,2016,66(5):106-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