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生态绿化论文 -> 文章内容

论岭南四大名园植物造景的三境特征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1 岭南古典园林植物造景及三境

岭南地处热带、南亚热带,从气候上分,夏季漫长而炎热多雨,几无冬季,秋春相连而温暖舒适,具有独特的地域文化和植被特征,而自古以来又是中外交流的主要场所,中西方的物质、文化在此交流融合。这一切在以岭南四大名园(余荫山房、清晖园、梁园、可园)为典型代表的岭南古典园林的植物造景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王昌龄在《诗格》中把诗的境界分为三种:物境、情境和意境[1]:“诗有三境:一曰物境—欲为山水诗,则张泉石云峰之境,极丽艳秀者,神之于心,处身于境,视境手心,营然掌中,然后用思,了然境象,故得形似;二曰情境—娱乐愁怨皆张于意而处于身,然后驰思,深得其情;三曰意境—亦张之于意而思之于心,则得其真矣。”

在园林中,人们对植物景观的欣赏,先感知植物物境,包括根脚、树冠、花、叶形、果的植物个体特征, 同时植物的形、色、味、质等引发产生审美上的想象、情感、理解等活动。这是由生理上的感知引发心理触动的过程。情境,即人们对植物景观的感知与理解,包括生理感知和人文感知。生理感知如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人文感知如人的感受、体会。最后形成对景观的欣赏, 物境和情境融合产生意境。譬如“ 卧听松涛” 就是景观中由“ 听” 而生的景观意境(图1)。

2 岭南四大名园植物三境

笔者于2015—2016 年分别对岭南四大名园(余荫山房、清晖园、梁园和可园)进行实地踏勘调研,采用对位记录和拍照的方法,对四大名园中的园林植物种类和植物景点进行数据收集、整理和分析,重点从物境、情境、意境3 个层面分析其植物造景的特征。

2.1 岭南四大名园植物物境

植物物境,包括植物的根脚、树干、叶形、花、果实、树干等的形态观赏特征,形成植物的姿态美。岭南四大名园中,用来表达物境的植物可分为观根植物、观干植物、观冠植物、观叶植物、观花植物、观果植物等,具体植物见表1。

在岭南四大名园中,大部分树冠是卵球形。观根植物以具气根、支柱根、呼吸根、板根的榕树、落羽杉等为主,给人以苍劲、挺拔之感。观干植物以禾本科簕竹属居多,形成清幽氛围。观叶植物以棕榈类和阔叶乔木数量最多,具热带性和良好遮荫性[2];观花植物以桂花、勒杜鹃、龙船花、九里香等应用广泛,繁花四季,无虑萧条冬季之落寞景色;观果植物使用频繁,譬如洋蒲桃Syzygiumsamarangense、荔枝等,果色鲜红,夏季时缀满枝头,既可食用,也为优良招鸟植物,能形成鸟语果香的气氛。

2.2 岭南四大名园植物情境

岭南四大名园的园主多是辞官回乡的文人志士,寓品性与意趣于咫尺山林之间。其中植物成为他们寄情于景的表达方式之一。所谓“植物情境”,是“情”在植物艺术空间中的呈现[3]。

2.2.1 感知情境

利用植物的形态组成、色彩表现及气味产生感知情境—色境、香境、音境等,并通过人的五感(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传递给游园者(表2)。在岭南四大名园中,视觉应用最为明显,造景频率也最高,味觉和触觉应用较少。

色境是人的视觉对植物景观色彩美的感知[4]。岭南四大名园植物景观色境中,以绿色为主的叶色为基础,而多样的花色、叶色和果色为植物景观增添观赏性。根据叶色可分成:双色叶,如红背桂Excoecariacochinchinensis,叶背为红色;秋色叶如肖黄栌Euphorbia cotinifolia,叶色在秋季从绿色变为红色;春色叶,如黄葛榕Ficus virens,春季发芽时叶子为嫩绿色;常色叶,如朱蕉Cordylinefruticosa,常年叶片为红色。按照花色,可划分成如下5 个色系(表3)。

音境,是园林植物与风声、流水声、雨声等相结合形成的声音景观。四大名园中,竹声是常见的花木音韵。譬如清晖园竹苑的楹联“风过有声留竹韵,月夜无处不花香”,表达了主人对风过竹而发出飒飒之声的欣赏(图2)。白兰“映水兰花雨发香”(杜牧《兰溪》),莲Nelumbo nucifera“留得残荷听雨声”(李商隐《宿驼氏亭寄怀崔雍崔兖》),芭蕉Musa basjoo“雨打芭蕉”(王维《七律·无题》),垂柳Salixbabylonica“吹面不寒杨柳风”(志南《绝句》),串钱柳“摇曳惹风吹”(方千《柳》)。体现出音韵美和植物景观鲜活生命力,更增添一份静谧感。

香境,由植物所散发的芳香气味形成。岭南四大名园对香花植物的选用较多,如鸡蛋花、白兰、黄兰花Michelia champaca、荷花、腊梅Chimonanthus praecox、含笑、桂花等,微风过处,营造出香满园的庭园意境。

2.2.2 人文情境

人们建造园林,就是为了在园林中可望、可行、可游、可居。其中,可居不仅仅指的是园林作为居住场所的功能,也不只是有路、桥廊和亭台阁楼等人工设施,还应有人文活动[5]。生活居所中处处充满情趣。可园园内四季鲜花佳果不断,双清室外装饰有桂花盆景和建兰Cymbidium ensifolium 盆景,鸟飞鱼跃,宛如一个岭南花鸟鱼虫的小观园;主人张敬修专建滋树台以栽花养兰,举办雅文酒会,广邀文人雅士吟诗作赋,挥毫染墨。岭南庭园中常运用大乔木如榕树、人面子Dracontomelon duperreanum、白兰等营造凉爽的林下活动空间,缓解炎热天气。梁园群星草堂内种植芒果Mangifera indica、洋蒲桃,配以玉兰Magnolia denudata,形成绿树成荫景象,中部摆放石桌椅,供人休息下棋,显得古朴清幽,又具生活气息(图3)。

2.3 岭南四大名园植物意境

2.3.1 时空意境

所谓“意境”,意是寄情,境是遇景,情景交融而产生意境。在岭南古典园林中,花台、花架、花基、盆景等形式的应用,美化和丰富了庭院空间。岭南园林的花台受西方规则式园林风格影响,植物种植更为整齐。花台在清晖园中应用最为广泛(图4)。配植的植物主体,或为造型优美的灌木如棕竹、散尾葵Chrysalidocarpus lutescens、南天竹Nandina domestica、紫薇等,或为单株果树,植物基部再栽上草本植物沿阶草Ophiopogon bodinieri、天门冬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等, 结合置石形成完整的画面和景观。

行走在园林中,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才发现植物景观也随着时间推移而产生变化。在晨昏、晴雨、四季更替中,岭南园林植物景观也随之变化。余荫山房玲珑水榭南侧楹联“暗雨敲花柔风过柳,晴光转树晓气分林”“暗雨敲花柔风过柳,晴光转树晓气分林”“暗雨”“晴光”道出园中气象景观。玲珑水榭东柱联“暖日漾春光人影衣香芳径满,凉风逗秋思箫声月色画桥多”。南柱联“虹桥清晖映”,清辉与廊桥掩映出一派岭南水乡之景。

植物是景观季相变化的重要媒介。岭南四大名园中的植物呈现出四时有花可赏、四时各异的景象。春英者,以观花植物景观为主,生机盎然。如含笑、假苹婆Sterculia lanceolata、木棉Bombax ceiba、山茶Camelliajaponica 等,部分花期较长;夏荫者,有观花植物如米仔兰Aglaia odorata、大花紫薇、白兰、鸡蛋花、九里香等;秋毛叶疏而孤零的现象及冬骨的画意并不明显,反而以一系列缤纷的花、果、叶宣示四季繁茂的地域特征,秋季观花植物朱缨花Calliandra haematocephala、希茉莉Hamelia patens、吊灯花Ceropegiatrichantha 等;观叶植物有落羽杉、银杏、水杉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变叶木Codiaeum variegatum 等;观果植物有人心果、番石榴Psidium guajava、石榴、柚Citrus maxima 等。四大名园落叶树较少,冬季仍可观花、观果、观叶,植物景观以常绿植物为主,此时开花植物有红花羊蹄甲Bauhinia blakeana、勒杜鹃等,整个园林仍显得色彩明丽,清新旷达,素朴生动(图5)。

2.3.2 文化意境

在园林中,人们对植物姿态、色彩等各种特征比拟联想,并赋予植物文化内涵。植物不仅作为情感载体,同时也是文化符号和吉祥如意的象征[6]。通过调查分析植物景观,发现岭南四大名园文化意境常可分为以下几种:

比德赏颂型—植物材料用于“比德”,一般表达园主人的独特品格和美好品德。譬如菊花高洁隐逸,佛山梁园诗题“家家菊尽落,梁园独如霜”,可园中也有楹联题曰“未荒黄菊径,权作赤松乡”。譬如兰花高洁典雅,在可园和余荫山房,建兰盆栽应用的较多。

形实兼丽型—岭南佳果美观实用的龙眼、菠萝蜜等果树是岭南古典园林绿化中主要的树种。在东莞可园的景点“ 擘红小榭”, 相传是园主人张敬修与文人尝荔枝的地方。

民俗文化型—岭南民俗文化博大精深,其内涵包括神灵崇拜、饮食风俗、丧葬风俗、社会风俗等[7]。榕树作为重要的风水树,在广东四大名园中皆有种植。紫藤象征紫气东来,祥瑞;枇杷Eriobotrya japonica象征殷实富足;石榴象征多子多福。

“诗情画意”型—通过题名、题联等“诗情”的方式阐释园林景点的“画意”,以提升园林审美的意境。可园的问花小院取自“云解有情花解语”(韦庄《清平乐》),用竹子、天门冬、柳树营造清幽的小院景色。回廊环绕,花台优雅。余荫山房八面亭“丹桂迎旭日”东面是水榭正门,清晨桂花迎着东升旭日,含露带笑,香气袭人;“杨柳楼台青”东南处垂柳依依,楼台掩映,可赏月怡情;“腊梅花开盛”正南面窗外有一株百年的古腊梅;“石林咫尺形”水榭西南面有座假山,石山嶙峋瘦漏,藤萝蔓生覆盖,园内咫尺山林;“果坛兰幽径”,在水榭正北树影婆娑,林荫树下,摆设兰花。

3 结论和讨论

3.1 岭南四大名园植物造景的物境特征

岭南四大名园中的植物具有热带性、乡土性、实用性、观赏性、开放性、包容性等物境特征。

四大名园均以乡土植物为基调树种,譬如蒲桃、九里香、枫香Liquidambar formosana、水翁Syzygiumnervosum、龙眼、荔枝。岭南园林具有实用性,在绿化中多种植果树。岭南园林植物的树冠、根脚、叶、花、果、干、根,皆具有观赏性,从而形成四季繁花、植物常绿的显著特征。长期以来,随着岭南地区对外交流越来越频繁,文化上逐渐呈现出多元性、开放性的特点,进而影响岭南园林植物的应用。如凤凰木、南洋杉、白兰、石栗Aleurites moluccana、白千层Melaleuca cajuputi subsp. cumingiana等,已成为岭南古典园林中骨干树种和基调树种。而岭南文化在长期历史发展中与中原文化等相互影响和融合。因此,岭南园林植物的选择上也体现出一定的包容性。譬如,垂柳、紫玉兰Magnolia lilifl ora、银杏、侧柏Platycladus orientalis、紫藤等北方及江南园林的常见植物,在岭南古典园林中也有所栽培。

3.2 情境特征

岭南四大名园的植物造景结合人的感知和日常活动形成情境的生活特征。

造园与生活的结合。在日常的园内观赏中,感知情境上的色、音、香俱全植物,创造出一种艺术空间,让人无形中流连忘返,营造出赏心悦目的感知情境。人文情境上,通过人文活动,营造出朴实无华的生活情境—有琴、棋、书、画以及会友、宴饮和就寝的生活气息。园主人亲自劳作,栽植果树,招待亲友,其乐融融,表达对生活的享受,务实精神的追求。

3.3 意境特征

岭南四大名园植物充分应用时空意境和文化意境,达到雅俗共赏的意境特征。

“雅”表达出园主人淡薄名利,寄情于园的高洁雅致情结。深柳堂,取名源出唐诗人刘慎虚的《阙题》诗“闭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表达园主人潜心读书的志趣。余荫山房“余地三弓红雨足,荫天一角绿云深”,取名“余荫”。“红雨”暗指繁盛的炮仗花景象。“荫天一角绿云深”,借园内绿树成荫之景深刻表露园主人归隐之心。同时,应用民俗文化,配置风水树、吉祥植物,表达对美好的期望。

3.4 三境的独特性

与江南古典园林植物的三境营造相比,以岭南四大名园为代表的岭南古典园林植物三境有相似性,但更多的是独特性,并成为岭南古典园林风格的重要体现。

无论是江南还是岭南古典园林植物造景,两者都重视其独特的文化内涵,构成了充满文化意趣的古典审美情怀。然而在物境上,岭南园林植物有热带性、包容性、开放性和实用性的特征;在情境上,不同于江南园林的风花雪月,岭南园林植物展现花鸟虫鱼、瓜农果商的生活特征;在意境上,不同于江南园林秋毛冬骨,岭南园林四时有花,四季不同的季相意境,在形成诗情画意、高洁雅致的意境同时也体现丰收富足、兴旺发达的雅俗共赏意境。

注:本文图片均为作者自摄。

参考文献:

[1] 360 百科. 诗格[EB/OL]. (2017-04-20). http://baike.so.com/doc/322829-341952.html.

[2] 邢福武,周劲松,陈红锋. 岭南园林植物的特点[C]. 风景园林六十年岭南论坛,2009.

[3] 吕兆球. 广州市余荫山房庭园文化探索[D].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2013:77.

[4] 鹿伟龙. 植物景观意境的营造[D]. 沈阳:东北农业大学,2014:68.

[5] 孙筱祥. 生境·画境·意境——文人写意山水园林的艺术境界及其表现手法[J]. 风景园林,2013(6):26-33.

[6] 黎伯钢,徐慧宁. 中国古典园林植物文化内涵及其对现代园林的启示[J]. 安徽农业科学,2009,35(19):9224-9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