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生态绿化论文 -> 文章内容

青岛德租时期的建筑制度探究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张锡尧

(青岛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山东青岛266033)

摘要:建筑活动是一种体现着当时物质和精神层面的复杂行为。历史建筑的研究在绝大多数时是通过单体建筑去谈论其本身的技术特征与艺术风格等方面,很少对当时的建筑制度体系和运作方式进行研究。通过对德租时期青岛建筑制度的研究,我们可以一窥外国殖民者对中国近代建筑转型和风貌的外在驱动力。

关键词:德租时期;建筑制度;研究

1 建筑制度实施的保证

自德国军队占领之日起,禁止土地的擅自出售。居民可以继续使用并耕种这些未被收购的土地。而拥有土地的中国居民只能将土地卖给德国政府,不能自行将土地卖给其他任何人。为此,当地居民可以得到相应的定金补偿。而德国政府购买土地的价格只维持在德国占领前的价格。这样,以武力为后盾的德国殖民政府,就通过付出较少的资金成本,将胶澳租借的土地以法律条文的形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此后的土地征购计划均以此为基础,为之后的城市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政府只保留了一部分土地作为自己的财产用于修筑街道、广场、码头、公共场所和防御工时所需。这是为了在不妨碍青岛作为一个海军基地的条件下进行城市与经济的建设的需要。这种对青岛城市建设的计划性,德国在占领之初就显露出来。

1898年9月2日,胶澳总督府颁布了对土地买卖做出详细规定的《置买田地章程》。其中规定:在总督未买之前,中国居民在买卖土地或者改变土地的使用用途之前的必须禀明总督。不准将土地卖给或者租给其他非本村或者其他宗族的人;并且需在拍卖前14日出示该土地拍卖日期,并指明该建筑坐落与何处。而竞拍土地者最迟在拍卖以前8天向总督禀明所购土地将作何用途,而这些问题是否批准均由总督做出决定。必须按照对总督的禀请建设,如果在没有得到总督批准的情况下,未按照对总督的禀请建设擅自改变土地的用途,一经发现,将地业充公归总督公用。

2 华务文案处———德租时期青岛建筑活动的主要政府管理机构

德国为将青岛建成在远东的军事基地和以进出口贸易为主的现代化港口城市。对青岛进行了详细的考察与测量,在建设的过程中,欧人与华人发生意见分歧与矛盾不可避免,为了处理这些分歧与矛盾,胶澳总督在1902设立了中华商务公局,来讨论华人事务的议会。主要负责对土地登记造册,调节经济与民事纠纷等。最初组成中华商务局的12人均由总督任命组,但在1910年中华商务局被由公司、地主、商会中指定四人参加涉及华人事务时,并听取这4位代表意见的参议会取而代之。

殖民政府让华人参与建设管理,并适当听取华人代表的建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华人与德国人之间的敌对情绪,另一方面,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可以更好地提高解决问题的合理性与针对性,使政策的实施更有效率,在某种程度上让华人参与议会起到了积极作用。

3 德租时期的建筑制度对青岛建筑营造活动的影响

德国殖民政府在占领初期就将青岛一分为二并制定一系列的法律法规来控制城市规划与发展,在这其中欧美人区占据城市最佳地段,欧美人区界限内不得建造华人居住房屋(即不准建造中式房屋),而欧美人的标准如下,“高度以十八公尺为限,限建三层以下,建筑面积占住宅面积十分之六以下,邻舍的距离至少隔三公尺,有窗的一面须距四公尺”。这些规定对于住宅的空气流通、安全和预防火灾,以及美化整体环境都有一定的益处。这些建筑大多数由德国建筑师设计,建筑风格较为一致,以德意志民族传统形式为主,而细部的装饰风格同时受到了殖民地式、古典复兴和折衷主义的影响。

中国人居住的房子虽然没有欧美人房屋的要求高,但是同样要符合一定的制度标准,严格审批建筑手续,规范建筑的标准,中国居民如果想建造房屋,需先到中华商务公局禀明土地用途和样式,得到批准后方可建造,建筑的样式均为统一的红瓦,每宅必须有一院落,在高处俯视过去,在绿树丛中点缀着红瓦屋顶,与远处的天海交相辉映。

4 德国殖民政府相比清政府在建筑制度上的优越性

德国殖民政府与清政府相比,在对胶澳地区的建筑管理上有着巨大的区别,使青岛在建筑管理方面具有先进性。相比当时清朝末年依旧沿袭地方政府完全听命于皇权与内阁,机构分工不明确的封建衙门,德国人通过严厉的法律规章与强制执行来解决土地的划分与营造活动。防止和消除了市政管理中官僚主义现象的滋生,提高了政府的工作效率。德租时期青岛这种模式的探索并没有因为胶澳总督的更迭而中止,反而这种制度更加完善、系统,内容更细化,法令法规的覆盖面更广。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得出结论:德国在侵占青岛之初,通过对建筑制度的确立来控制营造,为之后的城市建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其中不仅包含着种族和军事方面的考虑,还包含着现实利益等多方面的原因。德国政府在青岛殖民时期的管理上,给予华人代表有限的政治参议权利,这种做法对青岛的建设管理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也开辟了一种新的管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