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图书情报论文 -> 文章内容

基于科研社交需求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研究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1科研社交的概念

科研社交网络是一种社交网络工具,科研群体通过创建联系人列表来实现支持同行交流的目的。有学者对科研网络的定义为:科研人员关系建立和科研分享是科研社交的核心,科研网络是指特定环境下为协助科研人员进行生产性研究,帮助科研人员形成和保持合作关系的网络系统。吴英梅将其定义为:科研社交是为了满足科研需要,通过运用人力和资源的学术性或研究性站点,促进科研工作者交流合作而产生的关系网,这些科研工作者往往来自不同研究方向、不同学科和不同领域[1]。

2国内外科研社交发展介绍

2.1国外科研社交平台的发展

2.1.1Academia.edu平台。Academia.edu是国外最大的学术成果交流平台,该平台专门用于科研人员学术交流,始创于2008年,现在该平台的用户已经超过650万,成为学术界的Facebook,用户在该平台注册后就能建立主页,并将自己的论文上传,分享学术成果。科研学者可以通过该平台及时了解各领域的最新科研方向,极大地促进了科学研究的进步。其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给论文设置标签,并通过统计工具对用户的下载浏览量进行统计,使用户能够了解其他用户群体是通过哪些关键词搜索到信息的,同时可以了解自己的学术成果在读者中的下载状况以及读者的学术背景,以便与读者进行良好的沟通交流[2]。

2.1.2Research Gate平台。Research Gate也是科研学者使用较多的科研社交平台,该平台由德国的信息学家于2008年5月创办,通过该平台各国的科研人员能够免费分享各领域尖端科研学者的学术成果,加速个体研究成果的扩展速度。该平台创立至今已经收集了近1亿篇文摘、3,000余万篇科技文献,同时也吸引了将近300多万学者。该平台的应用方式主要包括微博通信、资料共享、建立或加入科研小组等,科研学者通过注册就可以浏览该平台的所有专题内容和学术成果[3]。

2.1.3Mendeley平台。该平台具有文献管理和学术网络的双重功能,主要分为网络版和桌面版。Mendeley有多种下载方式,既可以通过网络链接下载,也可以通过Google scholar、EBSC0、Cell等诸多数据库检索页进入该平台。用户使用iPad、iPhone等应用服务下载后,可以将内容导入其他格式的文献管理工具中,用户将PDF格式的论文拖入该平台后,系统还能自动提取论文的作者、题目以及出版时间等信息,并能通过标注、关键词以及注释检索等实现PDF文件共享。

2.2国内科研社交平台简介

目前,我国关于科研社交平台的研究和实践都相对较少,主要的科研社交平台如丁香园、科学网等虽然都具备了一定的科研社交特性,但还是存在一些局限性,缺乏能够专门为学术服务的科研社交系统。目前,科学网已成为我国科研人员进行学术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平台。其他平台还有Scholar Mate,即科研之友,该社交平台创建于2007年,主要用于学术成果的跨文献检索和贮存,还可以为科研学者寻找合适的科研合作伙伴提供帮助[4]。

3科研社交发展中的缺陷

3.1缺乏个性化服务

科研社交平台知识分享的主体是学者个人,受知识私有理念的影响,很多科研学者担心个人学术成果一旦公布就会失去自身优势,从而导致科研学者不愿轻易展示自身的科研成果。隐性知识是科研知识共享过程中首要的阻滞,彼得·德鲁克认为隐性知识主要源自学者个人的经验和技能,这些隐性知识只能通过演示来表明它是客观存在的。

3.2用户发布信息量少,更新缓慢

笔者对Scholar Mate平台高分子化学研究方向的科研用户进行调查,搜索用户2014年1月1日到12月31日的基本资料,将系统内的无效链接进行清除后,共收集到高分子化学用户数据523条。通过统计用户角色、研究人数、文章上传量以及科研信息更新时间等资料信息,笔者将用户行为分为4个时段,并对这些用户的数据进行分析和比较(见表1)。

3.3科研人员知识水平与用户活跃度不具正相关性

据统计,2014年6个月内有108人登录Scholar Mate平台,但是上传学术成果的人数仅占43.25%,还不到一半,说明大部分用户只是进行浏览和下载,且上传资料在10篇以上的用户仅为27%。如果只是根据用户论文上传数量来确定用户的活跃水平,那么统计结果证实科研人员知识水平与用户活跃度存在较大差距。与传统大众社交网络不同,科研社交平台只有少数用户处于上传资料的“金字塔”上端,一部分用户会对科研内容进行回复和点评,绝大部分的用户是在进行学术资料的浏览和下载,科研社交人员活跃度与其科研知识水平的差异,对学术资源优势传播没有任何帮助[5]。

3.4科研社交人员趋同化现象

Scholar Mate平台的主要用户群体为师生群体,主要包括本科生、研究生、教师以及校友等,占57%;除师生群体外,占比较大的是科研院所工作人员,占21%;企业研发人员占12%;科学家和名誉学者等其他用户占10%。笔者对关注人数进行分析发现,科研人员活跃度越高,同类别关注者或追随者的人数也会随之增加,从而导致社交人员趋同化,这反映了相同学术背景下用户群体的同质化趋势,不利于科研水平的进步。

3.5服务方式不完善

目前,许多科研人员仍然习惯使用传统方法进行数据收集,很少使用维基或博客。虽然很多图书馆都已经开始提供现代化的咨询服务,如电话咨询、在线咨询以及FAQ等,但是还没有普及实时互动网络技术,部分图书馆即使已经开展即时互动咨询服务,也是限时互动,无法进行全天候互动,服务方式的不完善给用户带来极大不便。

4基于科研社交需求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对策

4.1用户关系智能化和学术知识集成化

4.1.1用户关系智能化发掘。所谓发掘用户关系智能化,就是通过地理方位和组织关系等数据进行分析,识别类似人群或专家群体,从而为用户推荐符合需要的科研合作伙伴,使用户关系推荐实现最优化。因此,高校图书馆应召集专家教授、学科馆员和科研学者等人员成立网上学术协作咨询保障机制,该机构可以协助科研群体查找文献资源或数据库等资料[6]。高校图书馆应多鼓励科研人员分享学术资源,促进不同地区科研学者通过科研社交网络在线沟通交流。

4.1.2学术知识集成。目前,很多高校图书馆缺乏统一的规划和管理,使馆内资源无法满足科研人员的科研需求。科研需要充分的学术资源作为保障,因此高校图书馆应充分利用知识管理系统及数据库对学术知识进行集成,提高服务质量。高校图书馆间也应加强资源共享,开展虚拟学术知识服务集成,提升图书馆的学术服务能力,促进资源的共享,提高学术资源利用效率。

4.1.3社会化网站书签设置。高校图书馆可以通过设置社会化网站书签的方式来提高服务质量,通过标签或列表对网站书签进行标注,对学术资源按专业领域进行分类,为科研学者提供查询服务。学术资源设置社会化网站标签,可以方便学者检索有价值的信息,为学者提供更好的推荐目录。这种方式不仅可以有效展现网页内容,还可以提高科研学者的搜索效率。

4.2多渠道推行科研社交,吸纳多元科研群体

通过科研社交可以促成潜在的学术合作,社会化科研环境下科研组织不仅要与大众社交网络进行合作,还要充分发挥其自身的优势,大力推广科研社交网络,吸引多元科研群体加入科研社交网络。社交网站一切活动的基础都在于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群体与群体之间的交互。群体凝聚力是衡量用户在网站中的人际关系、互动和信息分享的重要指标,用户在科研社交平台建立自己的档案,填写兴趣爱好、教育背景等信息,并展示个人研究成果,与相同科研领域的人成为好友或者成立群组,寻找科研合作伙伴,更好地促进学术的交流和相互之间科研水平的进步,因此凝聚力不仅影响群体和组织的产出,还会对很多个体、群体和组织变量有影响[7]。

4.3完善即时交互功能,促进用户科研信息更新

科研社交平台基本上都存在科研信息更新滞后的问题,其根本原因还是学术成果研究和出版滞后。学者Schleyer T认为应灵活设置科研社交网站的访问权限,使科研学者能够便捷的通过社交网站进行沟通交流,分享学术成果,对论文进行评述和传播。ArXiv是一个影响力较大的电子预印本开放存取平台,从开发至今,其预印本文献数已经超过180万篇,用户下载论文数量每个月平均超过8,100篇,全年下载量在7,000万次以上[8]。

4.4科研社交网络与现有科研工作关系的合理规划

高校图书馆在设置知识库时,应充分考虑各学科的专业背景、学术成果以及科研立项等情况,简化科研学者在社交网站上传学术成果的程序,使资源共享更容易。博客具有共享、开放和互动性等特征,且没有门槛要求,高校图书馆可以通过博客建立个性化的学术空间,发布各种学术思想,并充分运用超链接汇集特定学术专题事件[9]。高校图书馆对博客在参考咨询工作中的运用也进行了很多尝试,如: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的学术博客,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共有近20个专业博客,内容包括会议动态、研究热点、文献荐引等,对用户的追踪度较高。截至2014年年底其博客的访问人/次已达350万,博客发文925篇。图书馆的学科馆员通过博客邀请本领域的专家、学者将实践经验、探索方法上传至科研社交平台,供用户下载和评论,为科研学者提供优质和快捷的服务。

5结语

随着人们对科研社交需求的增加,对高校图书馆的服务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当前科研社交环境下,高校图书馆应不断提升信息服务的质量,针对社交需求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缺陷和不足,采取有效的措施及对策,促进高校图书馆的发展,使高校图书馆更好地发挥其职能作用。

参考文献:

[1]吴英梅.基于社交网站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研究[J].图书与情报,2012(6):108-111.

[2]徐妹,李玉玲,李艳诚.面向科研社交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创新模式研究[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6(5):68-72.

[3]高荣华,郑德俊,张友华.面向科研创新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需求调查与分析[J].情报杂志,2010(4):173-177.

[4]孙建红.面向科技成果转化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需求调查与分析[J].图书馆,2014(3):70-72.

[5]李文,杨安生.科研社交网络在高校图书馆的应用研究[J].惠州学院学报,2014(1):117-120.

[6]李金波.社交网络在高校图书馆服务中的应用研究[J].图书馆论坛,2012(6):170-174.

[7]周育红.社交网络服务模式下的高校图书馆用户需求研究[J].图书与情报,2012(5):90-92.

[8]王露露,徐军华.“互联网+”模式下的高校图书馆社交网络调研与分析[J].图书馆学研究,2015(18):27-33.
  [版权归原杂志和作者所有,第一论文网DYLW.NET摘录自《河南图书馆学刊》,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仅供学习参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