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文物鉴赏论文 -> 文章内容

独具特色各领风骚——艺术市场上的现代名家画荷精品赏析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荷花又名莲花、水芙蓉等,分为观赏和食用两大类。它既是中国的十大名花之一,又是历代画家的创作题材,并由此诞生了众多的传世之作。最早以荷花为题材且目前有文献记载的画荷,为南北朝梁元帝萧绎所绘的《芙蓉醮鼎图》。而现存最早的荷花绘画,则是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南宋画院画家吴炳所作的《出水芙蓉图》。另外,明代画家、“明代三大才子”之一的徐渭,清代画家、中国画一代宗师朱耷(八大山人)等,都有许多画荷的作品存世。其中现代画坛的众多名家,如张大千、齐白石、潘天寿、吴冠中等人,更是荷花绘画中的顶级高手。画荷可谓独具特色、各领风骚。下面,就敬请读者欣赏在当前的艺术市场上数位现代名家表现突出的画荷精品。

张大千1947年作 嘉耦图 立轴 水墨纸本(图1)

184.5×95厘米。2011年香港苏富比港币1.91亿元成交拍品。

作品来自张大千的挚交,著名的“梅云堂”主人高岭梅、詹云白夫妇。上世纪40年代,张大千和从事摄影的高氏夫妇,于四川成都相识相知,关系甚好,并对彼此的艺术造诣赞赏有加。在此后的数十年里,他们一直都有接触,甚至在我国香港、台湾以及国外一起游历,可谓惺惺相惜、相见恨晚。此作以荷花入画,辅鸳鸯为伴,为大千先生泼彩泼墨画法之代表作,其“嘉耦”有“佳偶天成”之吉祥寓意和祝福。

此图层次井然,气度宏大。画面下部中悠然自得的双栖鸳鸯,卿卿我我,恩爱有加。而画面上部中的描金朱荷,精工细致,宛如雕刻一般;在墨绿渍染的茂盛荷叶的衬托下,可谓富丽堂皇、色彩斑斓,雅致且绝无匠俗之气。根据大千先生的艺术发展历程分析,此图创作于他由早期细笔临摹各派大师后,向后期自创的泼彩泼墨风格转变之转型期,并极具其当时的绘画风格特征,故此图在当今画坛具有较高的艺术和学术价值。

潘天寿作 西子湖中所见 镜心 设色纸本(图2)

171×65厘米。2013年中国嘉德人民币4025万元成交拍品。

这是潘天寿所作的指墨画,体现了他艺术理念的皇皇巨制。指墨画“漏机于张文通,创成于高铁岭(以楷书见长)”,是以手为主体、以其他工具材料为辅助手段的绘画创作,其特点是以手指代笔作画。传统文人画看来,指墨画为不入门堂的“偏侧小径”“奇门”“游戏之作”,原来一直属于“旁门左道”之画而不受“正统门派”的重视。直至潘天寿的努力和影响下,才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受到大家的肯定和油画的传承。此指墨画就是最好的证明。

指墨画上写摇曳的柳枝、斜出的老树,中写俏立的粉荷,下写含苞待放的荷花、团团墨色的荷叶,皆为西湖中的美景之物。这看似“简单”“平庸”的画荷,却有着极为苍劲严谨的章法结构,并于险绝中见平稳,于构图中见精神,将指墨画的力量感与结构美巧妙地表现了出来。略呈长方形的画面,设色古艳,清超绝俗;潘天寿借一株老树自右上斜出的动势,以此调节了画面气氛,打破了画面的平衡;再将指尖、指节和指肚,以强悍而有控制地果断凝练,让构图化成了或连或断、粗细不一的线条造型。而与荷花遥相呼应的两行长题,亦别具韵味、增光添彩。

谢稚柳1973年作 红白荷花开共塘 镜片 设色纸本(图3)

93.5×179厘米。2012年上海宝龙人民币2875万元成交拍品。

谢稚柳先生无疑是海派艺术典型代表人物。其作品色彩鲜明,绘画题材多样,涉及花鸟、山水、人物,设色明雅,用笔隽秀,清丽静穆,曲尽其妙。晚年更创“落墨法”,纵笔放浪,墨彩交融,别具一格。他的画荷《红白荷花开共塘》,就是他的呕心代表力作。

此作画面格调雅俗共赏,一改先生早年的工细淡雅之风,落墨豪放写意,色彩艳丽。在大片墨色之中,红荷的娇艳、白荷的清丽争相竞开,打破深沉墨色的凝重,生机盎然。画面中,夫人陈佩秋先生的题跋揭示了此画的曲折来历。“此图文革中尼克松访华过沪。画院头领命谢氏为下榻宾馆补壁而作。讵知谢氏靠边,政审不予采用退回,次年癸丑谢氏补书欵识于上,并将天干之癸误书作已。越八载后,以此画赠予留美三儿。历廿寒暑,岁在癸酉,余之洛城重睹此画,欣而为之着色润饰,并书数语志慨。高花阁健碧陈佩秋在洛城圣盖博尔峪。”

齐白石1951年作 红荷 立轴 设色纸本(图4)

105×34.5厘米。2010年中国嘉德人民币2352万元成交拍品。

现代著名艺术家、教育家张仃,曾对此作写过这么一段回忆录:“辛卯元旦,可染约我同去给老人拜年。当时老人客居在一位将军家中,我们到后老人早餐已毕,精神甚好。老人元旦试纸,可染帮助磨墨,我为之理纸。我们想看齐老画长线,提议画残荷,因老人晚年画残荷很多,笔墨生辣,构图奇特,集老人平生艺术修养之大成。老人凝神片刻,提笔落墨如锥画沙,数尺长线缓缓而出,互相参差。老人以一生治印经验,计白当黑。不久,荷杆主要架构形成,又以赭石,写出大面残叶,以胭脂画花,一大一小。随后又反复推敲,增添小荷杆,更加疏密有致。于是落款辛卯元旦九十一岁白石。”

由此可见,长线荷杆特别是用浓墨画出的枯杆,为此作的最精彩之处。创作那天是1951年元旦,白石老人面对的又是自己的得意门生、中央美院的两位教授,故于此种佳境下,老人自然以最佳的艺术造诣,展现他“放笔直干”的平生手段。因此在齐白石的画荷中,此作所体现的饱满精力、充沛的生命力,可能连老人自己都不能重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是无法复制、登峰造极的。

画荷的架构,是此作的另一精彩之处。白石老人平生的经验积累,形成了此作的大架构;而“反复推敲,增添小荷杆,更加疏密有致”,却是小架构完成的结果。在自己的得意门生面前,艺术生涯步入“随心所欲不逾矩”化境的白石老人,创造中仍然坚持“反复推敲”,其严谨、认真之态度令人钦佩。而精彩之处三,则是画面上部一小一大且一苞一放的两朵红荷;老人在此使用了胭脂红颜料,几乎是采用了绘油画之手法,因此令红荷的画面极富层次与质感。

吴冠中1997年作 荷塘 水墨 设色纸本(图5)

144×368.5厘米。2016年香港保利港币1062万元成交拍品。

此处以浓墨描绘主角荷叶,间以石绿、鲜黄与橘色形成缤纷斑斓的色彩,透明或不透明色彩的块面在重叠与交错间,因而营造出多重复杂的前后关系与空间感。随着枝条具方向性的伸展,水墨晕染的荷叶叶面仿佛在太阳照射下呈现不规则的反光,留白的空隙暗示了水面的波光粼粼。吴冠中以笔墨形式表现心象景观,进而独立为一种崭新的美感体验,传统的水墨线条和主题成为西方抽象艺术的形式语言。而吴冠中“中国画现化代”理念的实现,为此作中国传统水墨画荷,呈现出现代新气象和更多的可能性,实在是难能可贵。

林风眠作 白荷 镜框 设色纸本(图6)

66×66厘米。2012年香港苏富比港币842万元成交拍品。

林风眠所作白荷,很好地反映出他在“融合中西”探索过程中的一个侧面。其饱满的构图以及微妙的冷灰色调,使画面耐人寻味。画家选取莲池一角,“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睡莲游于水面。不管是灿烂绽放,或是含苞待放的荷花都冰清玉洁,迎风展舞,娇艳动人;三两片荷叶卧在水塘,姿态舒展;格调高雅的荷之情、荷之态、荷之姿,尽展于画面之中。林风眠对线条运用娴熟恰当,使画面呈现出微波粼粼的效果,有清风徐来之意。

另外,画家的手法中注重了大色块和整体色彩的和谐,却忽略了细微色彩和光线的变化,色彩在具有“后印象派”的同时,一些“中国因素”亦自然流露。林风眠曾经说道:“艺术一方面创造者以自满其情感之欲,一方面以其作品为人类社会的一切事物之助。”因此他一生致力于艺术唤醒和推动整个社会的爱美之心,消除人与人之间的斗争和仇视。犹如此作所荡漾出的抒情性与唯美性,足以彰显他的艺术之心与赤子之心。

启功作 白荷 镜心 设色纸本(图7)

68×134厘米。2011年北京翰海人民币828万元成交拍品。

启功先生的笔下之荷,诗句清秀,书法俊逸,画面淡雅。其作上有“神工碾玉为花冠,又散翠羽成浮钿。沉泥肥护根如船,露珠不定汞走盘。纤芦列作箜篌弦,清风持拨断续弹。画不能工化有权,江湖入手鱼脱渊。高吟早证虾蟆禅。启功”的题识。可见先生的画荷没有追随“出污泥而不染”的文人画思维模式,而是以清新的笔墨,一扫荷花的脆弱娇柔之态,让它们犹如在风雨中进行洗礼,对风风雨雨横眉侧目。这是一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淡然,这是一种不弯不屈的文化自信!画面上的白荷、墨叶、水草,并非他信手涂抹、养神益寿的偶然之作,而是先生情操和理想的寄寓,是先生发自内心的呐喊。

李苦禅1972年作 荷花翠鸟 镜片 设色纸本(图8)

96×180.5厘米。2015年广东崇正人民币644万元成交拍品。

李苦禅笔下的荷花,多有现实寄寓。他似乎比较喜欢把荷花当作“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高洁品质的化身,而不仅仅是齐白石式的由文人画的高雅向亲近人生的通俗性转换。他在为荷花写照传神的同时,也为它们赋予某种人格内涵。

此作是李苦禅的代表性作品之一。其中可见齐白石的诸多影响,例如荷叶的水墨泼写,水鸟线条的拙朴;但他并不完全袭取齐白石的画法,于是在荷花的表现上,他采用了写中略工的技巧,且在花蕊中点染花;而荷叶的脉络,则纯以干墨。因此,在齐白石的拙朴、老辣之外,更多了一点大气。?

唐云1990年作 荷塘玄鹭 镜心 纸本(图9)

93.5×177.5厘米。2012年荣宝斋人民币379.5万元成交拍品。

此图是唐云的晚年佳作。画面的右侧,近取两只拙朴可爱的玄鹭,似在“欣赏”荷塘的美景。画面的左侧,则以清新松秀中透出苍老灵动之笔意,远绘摇曳的荷叶、含苞待放的红荷,且荷花荷叶、窠石杂草相映成趣,苍劲率性。唐云以轻松准确的用笔,让画荷既有吴昌硕的设色与浓重,又有齐白石的拙朴与趣味。

整幅作品笔墨苍古,凝练老辣,其虚实相生的起、承、转、结,是画面中最精粹之处。它雄浑奇崛、大气磅礴,一贯秉承了唐云笔无妄下的绘画风格,散发着慑人心魄的艺术风采。此图荷叶如盖,胆魄惊人;荷花茂美,娇艳欲滴;杂草枝干穿插有致,坚如铁铸。全局的色彩节奏分明,墨色变化微妙;苔点用淡墨,杂草则以浓淡相破,但绝无闷、塞、花、空之弊,色调关系响亮明确。唐云用他那老辣酣畅的刚劲用笔,于惨淡经营、纵横驰骤的同时,让观者备受解衣盘礴、元气淋漓的极致美感,更令画荷作品充满了朝气与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