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浅论荷马史诗《奥德赛》中女性主义的萌芽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04:51

 【摘要】荷马在《奥德赛》中不遗余力的塑造美好女性的形象,特别是对女性的权威与温情、力量与忠告、控制与解放予以深刻的表现。文章将集中探究雅典娜、卡里普索和珀涅罗珀等女性角色,推动女性主义的发展进步。 
  【关键词】奥德赛;女性主义;平等意识 
  在整个文学史上,女性总是不如男性重要。相比以男性为中心的文艺作品的数量,展现女性角色的范例就少得多。也许这是人类社会对女性存在偏见的一种反映,使得她们长期被不公平对待,被社会强加给予不合理的待遇。然而,在一些尤其是女性作者编写的文学作品中,都给予女性公平的重要地位。荷马史诗《奥德赛》的就是其中一部。虽然《奥德赛》主要是围绕伊萨卡岛的国王奥德修斯在特洛伊那场战争结束后,历尽千万苦难回到家的旅程来展开叙事,但女性在这部史诗中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体现出了她们重要的地位。其中比如像雅典娜、卡里普索和珀涅罗珀就是非常鲜明的例子,她们都是强大有力的女性代表。她们不仅在故事情节的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她们所表现出来的女性主义和人格美影响到的不仅是希腊,甚至被视为欧洲女性主义思想的根源,影响到整个欧洲的人文思想。 
  在古希腊文学作品中,神很多时候贯穿始终,地球上的凡人和其他生物的命运都与神联系在一起。我们在研究荷马史诗中就深刻的领会到,神操纵着凡人,但也相互影响,女神雅典娜就清晰地阐述了这一点。在诗的开始部分,雅典娜恳求她的父亲宙斯让她在奥德修斯的旅行中帮助他,以让他可以回家。她说: 
  我的心灵正为聪颖的奥德修斯煎痛, 
  可怜的人,至今远离亲朋,承受悲愁的折磨, 
  陷身水浪拥围的海岛,大洋的脐眼, 
  一位女神的家园,一个林木葱郁的地方。”(《奥德赛》卷一:48-51)。 
  在诗的后部分中,当雅典娜引导致奥德修斯回到家伊萨卡,雅典娜继续通过不同的伪装给奥德修斯提供帮助,以致他认不出。 
  雅典娜,宙斯的女儿,前来造访, 
  幻作门托耳的形象,模仿他的声音。…… 
  来吧,朋友,看看我如何战斗,站在我身边, 
  瞧瞧门托耳,阿尔基摩斯之子,是个何样的人儿, 
  面战你的敌人,回报你的厚爱!(《奥德赛》卷二十一:205;206;233-235)。 
  然而,她最终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女神的自然状态,揭示了她的真实身份。在作品的这一点上,作者非常为明确的告诉读者,没有雅典娜的帮助奥德修斯是回不了家,也不可能战胜以安提努斯为首的众多求婚者。雅典娜代表着强大和力量,这些品质通常在文学作品中属于男性,这往往是用来表现男性人物的特质。然而,作者却不忘在安排雅典娜导引奥德修斯回家以及忒勒马科斯寻父的旅程中表现她的涵养和深情,可以看出她依然拥有鲜明的女性特征。像雅典娜女神一样,珀涅罗珀也被描述成一个很具权力和权威的女性。作为奥德修斯国王的妻子珀涅罗珀,在奥德修斯离开时,她就开始行代替国王行使权力,因此,被视为伊萨卡的权威人物。她运用这种权力在宫殿管理全体岛民和宫中仆人,并且积极教育儿子忒勒马科斯做应该做的事。当她迫不得已准备要改嫁,选拔自己新男人时,她不是任人摆布,而是做出指示命令,全而控制求婚的男性,以致于那些追求者无可奈何,不能安排任何事情。等待她的丈夫归来时她通过她的忠诚展示出力量。每个人都认为她丈夫死了,有很多人追求她,但她仍然相信奥德修斯和她的婚姻。通过拒绝追求者和不接受奥德修斯的死展示出了她对奥德修斯的爱和忠诚。珀涅罗珀代表着一个强大的女性,她表现出了非传统竞争和致命冲突的男性范式,从而严重威胁男性在社会中的控制权,成为了女性摆脱压抑的先驱和典范。她哄骗求婚者答应完成编织织机就嫁给其中一个人中,但每天晚上拆散织机。 
  年轻人,我的追随者们,既然卓著的俄底修斯已经死去, 
  你们,尽管急于娶我,不妨再等上一等, 
  让我完成这件织物,使我的劳作不致半途而废。 
  我为老王莱耳忒斯制作披裹, 
  备待使人蹬腿撒手的可悲的死亡将他逮获的时候, 
  以免邻里的阿开亚女子讥责于我, 
  说是一位能征惯战的斗士,死后竟连一片裹尸的织布都没有。(《奥德赛》卷二:96-102) 
  以上诗句通过描述珀涅罗珀欺骗追求者,表现出她的聪明才智,因为很显然她不可能将这些男人从她的宫殿赶走。而且,在作品的最后部分里,她想出了用“弯弓招亲”来试探奥德修斯的真假和考验众多的追求者,以致于那个被奥德修斯当作恶人之首的求婚者安提努斯感叹: 
  从未见古代人中有如此聪慧, 
  美发的阿开奥斯中人没有, 
  即使提罗、阿尔克墨涅和华髻的米克涅也难以比拟, 
  她们谁也不及读者珀涅罗珀工于心计。(《奥德赛》:118-121) 
  诗句可以很容易地解释珀涅罗珀作为一种力量和权力的性格,而且在某些方面,甚至高于她生活中的男人。 
  在《奥德赛》中另一个强大女性的代表就是卡里普索,尽管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不同于珀涅罗珀和雅典娜。作为女神,卡里普索显示出强烈的性欲,她将奥德修斯拘留在奥杰吉厄岛上7年,企图以长生不老和美色诱迫他永远留在孤岛,她强烈规劝奥得修斯迫不要那么执著的想着回家,她说:“也许你的妻子早就上了别人的床”,卡里普索以此来胁迫奥德修斯不断的跟自己上床,她强烈的爱着这位历经磨难的无畏的英雄。像卡里普索和喀尔斯女巫她们都代表了一种至高无上的强烈的性权威。作品在描述喀尔斯女巫把奥德修斯一起并肩作战的英雄们变成猪、狮、熊等不同的野兽,成功地阻止了他坚持回到伊萨卡岛的使命这个过程中。她首先扮演着危险的,骗人的,诱人的角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最终还是指引了奥德修斯到冥界找预言者提瑞西阿斯探询回家的路,并忠告他要防备因塞壬之歌的诱惑而遭受灭顶之灾。从以上的事迹可以看出她是有情的,有女性怜悯慈爱之心的。她丰富的知识和智慧是她优于男性的证明。她能够用魅力,引诱奥德修斯和她呆在一起整整五年,显然是巧妙操纵和诱惑人的。奥德修斯知道她有权力,只有她宣誓不伤害他,他才同意和她做爱。根据杰夫里-巴尔诺《奥德修斯,实践智慧的英雄:奥德赛的评论和标志》一文中提到:“如果他不正确,但可以理解的是,这是女神卡里普索可以预期的欺骗,他采取防护措施,让她在做爱之前起誓,这样做是正确的”。这表明他奥德修斯对她的恐惧和不信任。女巫显然具有显著性的控制力量。再次,《奥德赛》呈现出一种具有重要权力并能控制男性角色的女性角色,她们的知识,智慧和最重要的性都是她们用来保持她在男人,尤其是控制奥德修斯至高无上的武器。 
  《奥德赛》显然是一个以男性为中心的文学作品,围绕着奥德修斯王的回家到伊萨卡和他的儿子去找他的旅程。然而,在这首诗里的雅典娜,珀涅罗珀,卡里普索和喀尔斯代表着是权威,控制和力量,在某些方面甚至优于一些男性角色。作者这种对女性的陈述是故意还是出于偶然这很难确定。看来,荷马是一个无意识的女性主义者。主角奥德修斯,依赖雅典娜的帮助,依靠对珀涅罗珀的忠诚,并被卡里普索和喀尔斯性操纵。值得注意的是,《奥德赛》在表现女性角色的重要性方面是优于这个时代的,思想是非常先进的,作品促使了社会赋予女性权利,并承认男女平等,以得到公平对待的运动。这项运动即使在二十一世纪也依然在发展,它仍在进行,甚至在二十一个世纪的今天,这背后的女性授权,无论是故意还是无意,是一个超越时间、国籍,甚至性别障碍的伟大作品。 
  【参考文献】 
  [1] 杰夫里·巴尔诺. 奥德修斯,实践智慧的英雄:奥德赛的评议标志[M]. 马兰里: 美国大学出版社, 2004. 
  【作者简介】 
  黄友强(1980—),男,汉族,湖南邵阳人,硕士研究生学历,单位:江西服装学院,主要研究方向:比较文艺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