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学前教育论文 -> 文章内容

普通话水平等级与学前教育人才培养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0日 08:55:05

  2000年9月23日,教育部颁布第10号令《〈教师资格条例〉实施办法》。该实施办法中规定,申请教师资格者的普通话水平“应当达到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颁布的《普通话水平测试等级标准》二级乙等以上标准”。然而,如果稍加留心,将不难发现,自2006年以来,无论是幼儿园教师的资格认定、幼儿园师资招聘以及学前教育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对普通话水平等级的最低要求已经不再是清一色的“二乙”了,有不少地区、单位或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二甲。这一现象引发了笔者的思考:将学前教育专业的普通话水平由原来的“二乙”提高至“二甲”有怎样的必要性呢?它的困难主要有哪些,又该如何化解?


  作者:郑健成,陈桂莹


  一、由“二乙”提高至“二甲”的必要性


  (一)幼儿园工作本身的需要


  1.幼儿语言习得的特点与规律


  事实上,当今的语言学界(不管是中国还是全球的语言学界)都承认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任何一位四、五岁的幼儿都能无师自通地很好掌握包含数不清语法规则变化的本民族口头语言。”[1]这一事实意味着学前期是儿童语音发展的关键时期,也是学习普通话的最好时期。幼儿的语言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模仿和外界刺激自然习得。幼儿的语言在这一阶段的可塑性极大,此后逐渐定型,准确性随年龄的增长而提高。以上观点也与“改变一个人的语言习惯远比养成一个人的语言习惯要艰难得多”[2]这一论调相呼应。有研究表明,学前期语言教育可以为学习书面语打好基础。幼儿入学前,如果能学会普通话的标准语音,掌握大量的词汇,有一定的口语表达能力,入学后学习认字、读书、写作时就比较容易。[3]也就是说,幼儿园教师应具备生动、流畅、规范的口语表达能力,为幼儿的语言发展树立良好的榜样。


  2.幼儿园教育教学的需要


  2001年7月2日,教育部颁布《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在教学要求上,要求教师应“提供普通话的语言环境,帮助幼儿熟悉、听懂并学说普通话”。幼儿园教师与中小学的语文教师都属于“一个和语言有瓜葛的职业”。目前,幼儿园的语言教育主要采用谈话活动、讲述活动、听说游戏、文学作品学习活动和早期阅读活动五种方式。这五种方式都离不开准确、流畅、优美的普通话,幼儿园教师的普通话水平确实需要像语文教师那样,至少要达到“二甲”的水平。


  (二)社会发展的需要


  1.社会进步的体现


  语言文字的应用水平既受经济、文化、科技、教育诸因素的制约,又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有着重要影响。[4]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来,从促进语言文字改革到今天的促进语言文字规范化、标准化[5],语言文字规范化的核心任务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2006年3月1日,《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正式出台,其中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学校以及其他教育机构的教师应当达到二级水平,其中语文教师、幼儿园教师和担任对外汉语教学的教师应当达到二级甲等以上水平”。对幼儿园教师普通话水平等级明确提出了“二甲”的要求。由此,笔者认为,在当前各类城市努力创建“语言文字工作达标城市”与各级学校努力创建“语言文字规范化示范校”之际,探讨普通话水平等级与学前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的关联,分析在学前教育专业的人才培养中将普通话水平等级提高至“二甲”的必要性,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2.就业竞争的需要


  在网络上,不时能看到家长对幼儿园教师语音不标准的担忧,有一位家长这样写道:“幼儿园老师说话不标准,比如,把‘师’发成是si的音,把‘生’说成seng的音,我纠正我家孩子的发音,她还不服气,说幼儿园老师就是这么发音的,我听过老师说话,确实是不标准,很郁闷呐,怎么办?!”[6]再比如,某些方言现象比较突出的地区,许多孩子从小受到强大的方言势力的影响,所说的普通话带有明显的方言腔调。在家庭中,语言的教育者是父母,无论他们自身的普通话水平如何,爱子心切的他们都希望幼儿教师有较高的普通话水平。这一心愿逐渐演化形成强有力的市场需求和就业竞争筹码。虽然如今学前教育的毕业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但竞争的焦点在于更为优秀的教师。即资质较好的幼儿园,要求所招聘的教师具备更为优良的条件,比如具有较高的普通话水平等级即为一项。


  二、所面临的困难及解决方案


  在普通话水平等级测试中,“二甲”的等级标准是“朗读和自由交谈时,声韵调发音基本标准,语调自然,表达流畅。少数难点音(平翘舌音、前后鼻尾音、边鼻音等)有时出现失误。语汇、语法极少有误。测试总失分率在13%以内”。“二乙”的等级标准是“朗读和自由交谈时,个别调值不准,声韵母发音有不到位现象。难点音较多(平翘舌音、前后鼻尾音、边鼻音、fu-hu、z-zh-j、送气不送气、i-ü不分、保留浊塞音、浊塞擦音、丢介音、复韵母单音化等),失误较多。方言语调不明显,有使用方言词、方言语法的情况。测试总失分率在20%以内”[7]。单就难点音失误来说,“二乙”显然比“二甲”多,这就意味着有较多的读音错误,由此,普通话水平欠佳的状态则不难想象。


  学前教育专业所培养的是“具备学前教育专业知识,能在托幼机构从事保教和研究工作的教师学前教育行政人员以及其他有关机构的教学、研究人才”[8]。教育部2001年7月2日发布的《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指出,学前教育与其他阶段的教育有着显著的区别,它是我国学校教育和终身教育的奠基阶段,也就是说,在终身教育的理念下,这一阶段教育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以后各阶段教育的质量。


  分析幼儿园教师岗位工作任务所需要的职业能力,不难发现,在各项专业能力中,语言表达能力既是学生在校学习期间应具备的基本能力,又是工作中应具备的职业能力,也是专业应具备的核心能力。[9]检索各高等院校学前教育专业的人才培养方案,可以发现它们对语言表达能力均十分重视,相似的表述有:“具备良好的口语表达技能”,“具有较强的口头表达能力”,“具备从事学前教育工作所需的口语表达技能”等。许多高等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开设“教师口语”(或称为“普通话语音训练”,或称为“教师语言艺术”)课程,简称“口语”课,课时不等,有32课时,也有64课时。以笔者所在的福建儿童发展职业学院学前教育专业为例,“教师口语”划入“教师教育课程”模块,五年制专科达到144课时(分布于前三个学年),三年制专科达到108课时(分布于前两个学年),这其中还不包括相关的选修课程。在如此重视教师口语的大环境之下,有必要硬性规定将幼儿园教师普通话最低等级提升为“二甲”呢。


  将幼儿园教师普通话水平最低等级提高至“二甲”,意味着提高一项幼教行业的准入标准,如果在一个省的范围内,需要省人大审议通过,立法通过的困难在于许多在职教师的普通话水平难以提升至“二甲”。除此之外,还有一项困难,即方言影响严重。就福建省而言,共有五大方言:闽东话、闽南语、闽北语、闽中话、莆仙话(兴化话)。可以说,方言是大多数学生的母语,自幼即开始接触,并且长期接受家庭与家族的浸染与熏陶。虽然学校的汉语教育(语文教育)几乎也是同时开始的,但迫于人文环境,在标准化与规范化上往往大打折扣,不敌方言方音的地道纯正。对策只有一个:强化训练,纠正偏误。就笔者所在福建儿童发展职业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来说,强化训练已从课内延伸至课外,训练模式呈立体化、层级化,力求切实有效地提高学生的语言表达基本功,达到语音标准、思路清晰、语脉连贯、用语准确、语态自然大方。同时,在普通话等级测试的基础上,加大训练的深度与密度,使语言表达脱离日常口语状态,呈现多姿多彩的风貌,具有较强的表现力与感染力。相应的措施有:1.开辟学生普通话口语专项训练园地,每周2次(晨练与晚练结合),教师给目标、定任务,促使学生保质保量地完成训练计划。2.在高年级选拔、组建口语辅导员队伍,每周定期到一年级各班开展辅导工作。每班成立若干训练小组,实行组长负责制,落实完成阶段训练目标。3.培养普通话口语骨干,各年级成立“普通话口语协会”,定期举行活动。4.开展“我爱母语”朗诵艺术团系列活动。5.开展系列学科活动(故事讲述、诗文诵读、主题演讲、即兴演讲、童话剧展演等),协助各年级举办普通话口语推荐赛与抽号赛。所设置的训练与所开设的“教师口语”课程两相契合,依据不同学制、年级,安排训练内容,落实考核要求。


  幼儿教师规范标准而又优美生动的普通话对幼小孩童的影响还无法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它的影响是潜在而深远的。婴幼儿期是人一生中掌握语言最迅速的时期,也是最关键的时期。语言的发展时机错过了则难以弥补。马海林教授曾说:“学习和运用普通话的意义对于下一代来说远远地大于成年人,而学校显然是孩子们学习普通话的最好场所。如果教师们的普通话不过关,那么受影响的除了本身之外,更多的是那些孩子们。”[10]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各省各地必将依据自身实际,陆续提出幼儿教师普通话水平等级“二甲”的要求。至于在职教师的普通话水平难以提升至“二甲”的问题,也可以采用设定年限、区别对待的策略。总之,对于有志于培养优秀学前教育师资的院校来说,若能在当前鼓励学生将普通话水平的最低等级由原来的“二乙”提高至“二甲”,无疑是一项负责任且意义深远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