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影视教育论文 -> 文章内容

《煎饼侠》的后现代主义创作特征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2015年,一部仅花费5000万元制作的中小成本电影《煎饼侠》(《屌丝男士大电影》)刷新了中国2D电影首映日观影人数的纪录,同时以1159亿元人民币跻身中国电影史票房排行第五名的成绩。这样一部热播网络短剧《屌丝男士》衍生出的“大电影”以极为接地气的喜剧方式征服了中国的亿万观众,不仅在上映期间有着超高的上座率,同时也得到了电影总局特批的上映期延时政策,使该片雄踞电影院线长达两个月之久。电影《煎饼侠》的热映可谓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大电影”时代,一个全新的类型片时代,也将这种衍生电影推向了风口浪尖的巅峰状态。越来越多新的电影形式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分一杯羹,观众早就已经不再满足于传统的电影类型。纵观影片《煎饼侠》,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得出影片成功的主要原因,即对后现代主义的重新诠释,以及对于热播网络短剧《屌丝男士》中的东北式幽默的继承。在影片当中,有着所谓的小人物逐梦的搞笑和辛酸,有着小人物对自身命运和形象的自黑、自嘲,也有着属于整个时代的狂欢化的喜剧特征,这些都促成了该片的热映和成功。 
  一、“梦想”主题的后现代演变 
  梦想不分贵贱,任何人都可以有梦想,梦想是最廉价的奢侈品。从好莱坞电影中宣扬的美国文化和美国梦开始,梦想主题一直是电影艺术不变的主题之一,无论电影中的人物是何种身份、何种地位、何种形象,都有着各自内心想要实现的愿望,这一个个梦想的实现就构成了这些电影,而实现这些梦想的过程也就成为这些电影叙事的推动力。这些电影中的梦想也与电影所属的文化背景有着密切关系,美国电影中宣扬的是美国文化中的“美国梦”,人们渴望成功,渴望实现自己的价值,渴望成为别人眼中的英雄。而中国电影中的梦想主题往往更深层次的也是源自中国文化,与现实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在第五代导演的电影中,电影中的梦想通常是一种家国情怀浸染下的梦想,民族、和平、公正、公平,片中人物的梦想与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到了第六代导演的电影中,梦想是人们在社会主义进程不断加快、改革开放极速地改变着人们生活的大环境下,在迷茫之中在社会中寻找自己位置的过程,这一阶段影片所表达的人们的梦想往往与金钱相关联,甚至金钱往往是人们的终极梦想;而到了近年来涌现的新晋导演的电影中,梦想是一种文化融合后的意识形态,既有对于自我价值的追逐和主体意识的确立,也有着对于“中国梦”的不懈追求。 
  在近几年的国产电影中,梦想主题已经逐渐缩小范围,并没有过于宏大和磅礴的国家梦想,大部分电影中所专注的是小人物的梦想,这些梦想相较于家国梦想来说显得微乎其微,都是平凡人对于作为独立个体的自身和自己的生活所做出的种种畅想。也就是说,近年来的众多电影逐渐将梦想从遥不可及的空中逐渐降落地面,让这些梦想都变得实实在在。同时,这些梦想逐渐衍生出一个专有名词——“中国梦”,以这样一个词汇涵盖这些梦想所蕴含的中国文化特色。 
  然而,在董成鹏执导的影片《煎饼侠》当中,梦想又被其进行了后现代主义的解构,看似荒诞不经中,这份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又在充满人情味儿的中国社会中得以实现,可以说,《煎饼侠》中的梦想也同样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中国梦”。 
  片中的人气演员大鹏由于“夜店艳照事件”,演艺事业一度陷入窘境。而草率签下的全明星阵容的电影契约却让大鹏面临着生命威胁,在这样的敏感、关键时刻,曾经打过招呼的明星都无法顺利履行合约,一部等待拍摄的电影面临“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煎饼侠》中的大鹏将要实现的梦想,就是塑造自己儿时梦想中的人物——煎饼侠,并在没有明星愿意配合他的情况下,完成这部全明星阵容的电影。面对这个几乎无法完成的梦想,前进是刀山火海,后退则是万丈深渊,面对这种极端环境下的两难选择,看似荒唐可笑的“煎饼侠”形象呼之欲出,成为拯救小人物大鹏的精神领袖。最终,演员大鹏以偷拍的方式,让观众啼笑皆非地完成了这部全明星电影的拍摄。整部《煎饼侠》可以看作演员大鹏拍摄这部全明星电影的全过程。 
  二、狂欢化的喜剧形式 
  “狂欢化”是苏联思想家和文论家巴赫金所提出的一个文化美学和诗学命题,如今被广泛地应用于电影艺术的创作和批评当中。脱离巴赫金对于“狂欢化理论”所赋予的深刻含义,当今的电影艺术创作中的“狂欢化”,将其理论内容进行了简化和抽离,简要地涵盖和理解为一种对于通俗的大众幽默、喜剧的泛指,更多的是表现电影中的人物形象的一种精神状态和行为状态。 
  在后现代主义盛行的当代,风靡整个华人地区的周星驰喜剧电影曾经是后现代主义喜剧电影的代名词,无论是《大话西游》对于文学经典《西游记》的消解和重构,《国产凌凌漆》对于007系列电影的恶搞,还是《喜剧之王》以近乎自黑、自嘲的方式表现的跑龙套的小演员对于喜剧梦想的坚持。周星驰的后现代喜剧电影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喜剧类型片时代,消解、颠覆、恶搞、自黑、自嘲都是此类电影的重要标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核心主题——温情主题。 
  影片《煎饼侠》将周星驰的后现代喜剧电影发扬光大,将其多种类型化喜剧电影风格杂糅在一起,以狂欢化的方式呈现在大银幕之上。因此,正如片中演员大鹏介绍自己的这部全明星阵容的电影一样:这是一部动作、爱情、科幻、喜剧大片,这些充满冲突的电影标签集中在同一部电影身上,彰显了该片的狂欢化影像风格。也就是说,对于该片的审视和解读并不能从单一的方面着手,而是要以一种更加包容的眼光。  成为“煎饼侠”是演员大鹏儿时的梦想,长大后的大鹏虽然成了演员,但始终演出的是“屌丝男士”,“屌丝”身份已经做实,英雄梦想遥不可及。在“夜店艳照门事件”爆发后,演员大鹏曾经拥有的光环瞬间熄灭,只留下一纸荒唐电影合约等待他去完成。这个电影合约的看似不可实现,促成了大鹏身体里潜在能量的爆发,他以一种近乎癫狂的偷拍方式拍摄着这部大片。影片的这种狂欢化,也基于前文提到的一种杂糅式的创作理念。如大鹏从儿时就梦想成为的煎饼侠,外形酷似好莱坞电影中的蝙蝠侠,却十分混搭地骑着摩托车;煎饼侠的故事也同样是一个好莱坞超级英雄的中国版,自己是那个万众瞩目的超级英雄,而对自己痴心一片的柳岩则是超级英雄故事中的标配美女;协助煎饼侠完成一个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搞笑四侠”,也是影片对于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中的神奇四侠的戏仿。 
  《煎饼侠》中的所有桥段几乎都能够被寻觅到模仿的影子,该片虽然呈现的是一锅大杂烩的乱炖风格,但仍然形成了自己可被识别的“屌丝男士”系列剧的风格。该片的狂欢化艺术特征整体来说是一种十分接地气的喜剧艺术特征,从骨子里是源自于《屌丝男士》系列剧和董成鹏自身的东北喜剧艺术风格,而经过转化、影像化之后就成了小人物自黑、自嘲式的贴近生活的大众喜剧风格。因此,影片的这种狂欢化喜剧形式与当前的大众文化十分贴合,让观众从影片的一开始感到十分亲切,这种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喜剧形式又高于生活,满足了观众对于走进影院放松的精神需求。 
  三、小人物自嘲式的形象塑造 
  导演董成鹏成名于其自编自导自演的热播网络系列短剧《屌丝男士》,他将东北的喜剧艺术融会贯通地应用到这部短剧的创作当中,将东北文化中的耿直、憨厚、淳朴、幽默、自嘲等重要特征,通过不同的故事和桥段呈现出来。在东北喜剧文化深受全国人民喜爱的今天,该网络剧也受到了亿万网民的热烈欢迎和喜爱。从网络剧《屌丝男士》衍生出的大电影《煎饼侠》最根本的喜剧精神同样也是东北喜剧精神,演员大鹏褪去浮夸的外表,正如同他演出多年的“屌丝形象”一样,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人物,而整部电影不仅对于他的小人物形象不停地进行自嘲,也在对自己这个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进行自嘲。但是,在东北的喜剧文化中,自嘲并不意味着停止和却步,这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精神理念,在自嘲的同时,大鹏没有忘记需要为他的煎饼侠英雄梦付出努力,为梦想买单。 
  作为影片《煎饼侠》的核心人物,演员大鹏是一个彻底的小人物。在演艺事业取得了一定成就以后,就忘乎所以地花天酒地、及时行乐,因而才会在夜店栽了跟头,发生了“夜店艳照门”这一事件。但是,董成鹏在演绎这样一个人物形象时,弱化了取材于《屌丝男士》中的东北男人形象,尽量将这个人物去特征化,塑造成为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中国男性形象。因此,我们看到了演员大鹏胆小怕事又仗义执言,讲究排场、好面子,同时又略微有着“妻管严”的特征,正是这样一个多元化的人物形象让观众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人们都能在大鹏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因此,《煎饼侠》中的小人物是一种取材于平民生活的人物形象。除了核心人物大鹏,本色演出的女明星柳岩,也在片中彻底地自嘲了一把:“这么多年,别人就会说,柳岩什么都不会,只会借胸上位。”在片中,柳岩也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玲珑有致的美好肉体,一系列的低胸装让她在自嘲的同时,又十分傲娇地展示着自己的身体。在这种爱谁谁的表演方式背后,是小人物对于自我意识的寻找和定位,小人物作为独立的个体有着独立的人格和个性,并不能够在大众的评判和目光中被丈量和剪裁,潜在地表达了人们都应当保持自己的个性,不要被社会环境轻易打磨掉可贵的棱角。 
  小人物的自嘲和自黑,都是不自信的表现,同时也是过分自信的表现,这其中有着十分微妙的界限和矛盾,同时也是一种十分巧妙的自嘲的喜剧精神。越是将自己贬低得一文不值,观众越是能够笑中带泪地感受到,同样作为小人物的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会使观众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 
  四、结 语 
  电影《煎饼侠》的成功是基于网络时代的互联网传播效应,全明星阵容和自黑式的表演方式让该片十分接地气,搞笑的同时也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同时,影片《煎饼侠》的成功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让众多中国电影人惊讶于一部热播网络短剧的大电影能够拥有如此高的人气和吸金能力的同时,也让一众电影人感到无比迷惘,究竟当前的电影受众对电影有着怎样的心理需求,一部电影究竟如何制作和营销才能够获得全面的成功。而影片《煎饼侠》也呈现出了“大电影”从编剧、制作到营销,近乎流水线、规程化、标准化的制片形式,为当今的中国电影人提供了丰富且宝贵的成功经验。 
  因此,基于电影《煎饼侠》的成功经验,如今对于后现代主义的诠释已经不再局限于无厘头的搞笑和对传统、经典的拆解和戏仿,这种后现代主义应当是基于观众的现实生活,并将这种生活的真实进行喜剧式拆解,颠覆观众的现实生活的后现代解构才能够最大限度地获得观众的共鸣。 
  [参考文献] 
  [1] 卢扬,魏楠.电影要舍得给预告片投钱[N].北京商报,2012-11-09(A04). 
  [2] 蒙丽静.《煎饼侠》:“屌丝逆袭”,当葱花变成超人的暗器[N].中国电影报,2015-07-22(015). 
  [3] Lisa.这三个女人做了同一件事 爱上超级英雄[J].电影世界,2008(09). 
  [4] 张璐晶.《煎饼侠》的神奇逆袭:投资1800万,票房10亿+[J].中国经济周刊,2015(31). 
  [5] 猫眼电影相关负责人,田亦洲.互联网助力下的中国电影市场——2015年暑期档电影市场观察[J].当代电影,2015(10). 
  [作者简介] 赵文琰(1979— ),女,湖北武汉人,硕士,景德镇陶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视觉传达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