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影视教育论文 -> 文章内容

电影《环形使者》的格雷马斯模式探讨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科幻题材的电影与其他类型的电影相比,具有更大的创新空间,而且在视觉体验上也会带给观众不同于其他题材电影的全新感受。《环形使者》用穿越的表现手法来讲故事,当男主人公在时空穿梭机中回到过去,或是进入未来去寻找危险发生的原因时,穿越的过程就是引发危险的结果。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圆环,互为因果。

一、 电影《环形使者》圆环主题

《环形使者》科幻电影的叙述方式是以圆环作为故事主题,这也是科幻电影常用的最为经典的叙事方式。电影创作者借助穿越的手法来营造科幻的氛围,从故事题材上吸引观众。而故事中的环形使者只是黑社会组织中职业杀手的代号,他们的工作就是帮助黑帮组织杀掉黑帮从未来输送回来的受害者,这份职业薪酬丰厚,因而环形使者一向过着物质优越的安逸生活。而环形使者中的一位杀手,在某一天接到了黑帮的任务,杀掉30年后的自己,在接到这个命令时,他迟迟没有动手。[1]正是因为他的犹豫,让30年后的自己赢得了活命的机会,他也因此开始了一场改变未来命运的穿越时空的冒险活动。

《环形使者》中的杀手青年Joe和未来的老年Joe,一个要完成封环的任务,一个要解救未来的自己。青年Joe在执行封环的任务时,因为某些因素而错失了杀老年Joe的机会。而他执行任务失败,也同样面临着被老年Joe追杀的风险。[2]所以,他要找到老年的自己,和他一起来对抗危险。在影片中,当青年Joe和老年Joe相遇的时刻,他们两人坐在一起聊到未来的自己,老年Joe告诉青年Joe自己将来的种种遭遇,包括做环形使者每天生活在危险之中,他希望年轻的Joe能够听从自己的劝告,要改写自己的命运,走上正道。但青年Joe当时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要做自己的主人,即便将来生活艰难也不会因此而留有遗憾。青年Joe的人物性格特点就是所有年轻人的特点,年轻气盛,对没有经历过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心。但当我们经历了很多之后,就会真正明白年轻时的自己是多么的不理智,明白了听从长者的劝告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二、 基于格雷马斯语义学行动元模式的分析

《环形使者》以时空穿梭的未来社会作为背景,讲述了一个职业杀手借助时空穿梭机穿越过去和未来,在执行追杀任务中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影片上映后,人们对于这部电影争议比较大的地方在于时间上没有一个清晰的逻辑概念。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部电影不是一部科普片,它的电影价值在于传达影片所要表达的主题,以及它带给观众的思考意义。而从语义学的角度来分析这种电影的话,还要以格雷马斯的行动元模式为主,在主体和客体,发送者和接受者,辅助者和反对者形成的行动元模型来看这部电影的构架和深层意义。

(一)《环形使者》行动元模式中的主体与客体

在格雷马斯行动元模式中,主体和客体是最基本,也最为重要的一组关系,它们是故事情节发展的基本框架。《环形使者》把Joe的故事放在2044年来讲述,也就是年轻的Joe在2044年接到了黑帮组织的任务通知,青年Joe作为故事的主角,也就是格雷马斯行动元模式中主体的行动元。两个Joe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时空,青年Joe要杀害老年Joe,但在刺杀行动中失败,因而老年Joe也开始了追杀青年Joe的过程,他借助时空穿梭机来到了小乔生活的时代,在其中扮演了其他行动元的角色。[3]但实质上,无论是青年Joe,还是老年Joe,他们仍然是一体的,只是他们生活的时代不同,年龄不同。他们在追求客体的过程中,精神上是一致的。

关于《环形使者》中的客体是什么,还要看主体追求的欲望是什么。讲到这一点,还要回到故事开始的地方,生活在2044年的青年Joe选择做了职业的环形杀手,而每一个环形杀手在退休之前都要杀掉未来的自己,之后,环形杀手还可以尽情享受自己剩下的30年。然而,青年Joe在执行这项任务的时候,并没有成功杀掉未来的自己,于是,青年Joe和老年Joe开始了一场对抗命运和风险的时光旅行。而这部影片的客体似乎就是青年Joe杀掉老年Joe后可以获得的那30年的自由时光。但故事的结尾是青年Joe放弃了杀掉象征恐怖和邪恶的幼年唤雨师,并结束了自己的性命。故事到最后发生了转折性的改变,从电影的细节处进行分析,发现那安全自由的30年并不是影片行动元模式中真正的客体,而真正客体是主体追求的爱。因为在青年Joe的内心深处,他的渴望是爱。在他幼年的时候,他的母亲因为一些客观原因而无奈地把他卖掉,当他从买主家里逃出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了恨,他恨那些毁掉他和母亲生活,带给他们伤害的人。这样的成长经历给他带来了无法保护母亲的遗憾和对社会的仇恨,从而促使他成为了一名环形杀手。[4]所以说,青年Joe在童年时期因为无法保护母亲,继而走上职业杀手的道路,是他弥补童年时期内心缺憾的一个替代品。

在《环形使者》这部影片中,年轻的Joe用做环形杀手换来的30年享乐生活,是他唯一能拥有的东西。但在影片的最后,他为了救拥有超能力的童年唤雨师的妈妈,可以杀死未来的自己,以获得这30年的自由时光。但是,因为他内心深处对爱的渴望,让他无法用这种方式来填补内心的缺憾。而无论是老年Joe,还是青年Joe,内心都渴望获得爱。因为渴望爱,老年Joe回到过去,杀掉了童年唤雨师的母亲,导致童年的唤雨师走上了一条邪恶之路,并最终杀了老年Joe的妻子。两者互为因果,形成了一个圆环。

(二)《环形使者》行动元模式中的发送者和接受者

在格雷马斯行动元模式中,主体要追求客体,就需要有一个引发主体行动,或者是给主体提供目标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就是语义学行动元结构中的发送者,力量的获得对象就是行动的接受者。《环形使者》中的发送者是被抽象化的一种事物,也就是行动元主体青年Joe内心深处对爱的渴望,童年母爱的缺失在他心中形成了对爱强烈的渴望。但在他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这种内心对爱的渴望,又让他最终放弃了30年的享乐生活,他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保护了童年唤雨师和他的母亲,为童年的唤雨师换来了一份完整的母爱。这种内心深处的渴望就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它贯穿了这部影片,是影片展现的一个主题思想,也是这种力量,导致主题在追求客体的过程中选择了牺牲自己。[5]

在格雷马斯行动元模式中。一般接受者和主题是同一个人。但影片《环形使者》中的接受者并不是行动元中的主体青年Joe,而是童年唤雨师Cid。而行动元主体追求的爱,也升华为一种博大的爱。虽然最终主体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也随之失去了获得爱的机会,但他的牺牲,让爱传递了下去,也让Cid获得了一份完整的母爱。青年Joe追求的爱也因此转移到了Cid身上,爱也得以重生。而在行动元模式中,主体的欲望对象,就是主体追求的客体,也是行动元中发送者和接受者的交流对象。通过上面内容的介绍和分析,我们了解到了主体内心追求的爱,就是行动元矩阵模式里的中轴,它把行动元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简单的行动元模型。[6]

(三)《环形使者》行动元模式中的辅助者和反对者

行动元模式中主体的欲望追求,投射出了辅助者和反对者的两元对立的行动元范畴。辅助者是帮助主体实现欲望的对象,而反对者是阻止主体实现欲望的对象。辅助者和反对者,决定了主体在追求客体的过程中,会遭遇那些故事,同时也对故事情节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影片《环形使者》中,行动元中主体的辅助者是青年Joe的朋友赛斯。从表面上看是因为青年Joe为了钱而出卖赛斯,导致赛斯被残忍杀害。但实质上青年Joe之所以会出卖朋友,并不仅仅是为了钱财。他因为童年时期母爱的缺失而成为环形使者,他不愿意再重复童年的缺憾,而且他有能力去保护自己不再受到伤害,所以他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方法,保护了自己却牺牲了朋友。而这件事又唤起了他无力保护母亲的记忆,这一点在影片中体现在他和妓女说自己的母亲曾经如何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他的母亲又是如何爱他。他甚至还要给那个妓女分一半钱让她养孩子。

影片中第二个主体的辅助者是老年Joe,因为青年Joe没有杀死未来的自己,于是他走上了对老年Joe的追杀之旅。老年Joe为了改变妻子被唤雨师杀害的命运,通过时光穿梭机回到了童年唤雨师生活的年代,企图杀掉童年时期的唤雨师。他把追踪目标放在三个孩子身上,在此过程中,老年Joe遇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但这一次青年Joe的追杀任务又失败了。不过,他在和老年Joe对战的过程中,得到了童年唤雨师家的地址。然后他找到童年唤雨师家里,在他家等待老年Joe的到来。他在与童年唤雨师Cid及他妈妈相处的过程中,发现Cid和妈妈之间相互保护的爱,这唤起了他内心深处对爱的渴望。所以,他一次次去保护他们避免被老年Joe杀害。到了故事结束的时候,老年Joe给了他生存的机会,但他拒绝了他,他选择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护Cid和他的妈妈,因为在他心目中,Cid和他的妈妈就是爱的象征,他用生命换回了这份完整的爱。当然,通过分析发现,在这段故事中,Cid和他的妈妈也是主体追求客体的辅助者。

而影片中主体追求客体过程中,第一个反对者是把Joe带入环球使者组织的亚伯,他把Joe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让Joe 将30年的享乐生活变成的人生追求,淹没了他内心深处的爱。直到青年Joe在执行任务时,让被杀对象逃脱,亚伯的一个手下为了表现自己,而对青年Joe和老年Joe展开了追杀计划,成为主体追求客体过程中遇到的第二个反对者。在青年Joe追杀老年Joe的途中,亚伯又指使另一名环形杀手去追杀青年Joe,使环形使者杰西成为了格雷马斯行动元模式中的主体的第三名反对者。而老年Joe在这部影片中,既是帮助主体追求内心欲望的辅助者,又是阻止主体追求爱的反对者。只是,最终行动元模式中的主体青年Joe为了避免自己童年时期的不幸在Cid身上重演,选择了杀死自己,以此为Cid换回了一份完整的母爱,弥补了他内心深处对爱的缺失。

结语

《环形使者》是典型的科幻题材电影,它有一个完整的科幻概念,但这部电影在叙事方法上又不同于以往的科幻影片。因为它在影片当中融入了情感因素,让整部影片显得不那么冷酷。用格雷马斯行动元模式来分析的话,影片中的发送者就是主体对爱的渴望,这也是促使主体追求客体,走上寻找爱的道路的原因。而辅助者帮助主体去追求客体,反对者阻止主体追求内心的欲望,但在反复较量的过程中,所有反对者都走向了灭亡,这也是影片所想突出的一个主题思想和带给观众思考的关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