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英语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建构商务英语语言学过程中的几个关键性要素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08月16日 17:57:40

  摘要:本文探讨商务英语学科理论构建过程的一些关键性要素,旨在厘清相关术语与概念,包括商务语言、商务语言学与商务英语语言学、商务英语与专门用途英语,等等。它们之间存在区别,研究的领域也有差异,研究的对象完全不同,各自的涵盖面也不一样。因此,商务英语学科的理论支撑是商务英语语言学,文章试图定义商务英语语言学,并确定研究的范畴与对象等。


  关键词:学理建设;商务英语语言学;概念;定义;


  作者简介:李朝,吉林大学公共外语教育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商务英语和翻译理论与实践。


  1.引言


  随着全球商务活动的广泛普及,融入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潮,适应我国的对外全方位拓展和战略需求,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商务英语学科应运而生、迅速发展,她从英语语言文学学科里脱胎换骨成为了英语类学科中的一员。在2014年11月22日四川外国语大学召开的第四届全国商务英语学科理论高层论坛上,全国商务英语研究会理事长、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校长仲伟合教授从学科构建与学科教育层面为商务英语学科统一了名称称谓,确定了学科研究的基础,本科层次招生目录名称为“商务英语”(BusinessEnglish),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层次招生目录研究方向名称为“商务英语研究”(BusinessEnglishStudies)。商务英语学科构建伊始,学科理论作为学科的重要支撑不言而喻。目前商务英语学科的学理建设进入关键期,有学者提出建构商务语言学,这是语言学包括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向前发展的新标志,对商务英语学科建设具有重要意义。那么,如火如荼的商务英语教学开展的如此广泛,人们对商务英语的研究也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程度,其学理核心内涵包括哪些,对于哪些方面又不属于作为商务英语学科的范畴与研究范围,人们还都不是很清楚,在课程设置上和研究领域方面往往形成求全求大,涵盖一切的不切合实际的想法与做法,容易使得商务英语学科的理论建设过程中浪费人力资源,多走弯路,步入迷宫之中。因此,有必要在构建理论体系过程中厘清各自的研究领域和相关概念,构建起商务英语学科的理论根基与体系。


  2.商务语言与商务语言学研究的兴起


  2.1商务语言的研究范畴


  进入新世纪后经济全球化加速了人才流动与交往,扩大了商务活动领域与范围,而作为媒介的语言在其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人们开始对普遍运用的商务语言这个语言变体给予极大关注。针对语言的这种变体和运用领域范围,国内的语言学家对商务语言的发展及其特殊性开始展开研究,2005年黎运汉出版了《商务语言教程》,全面系统地探讨了商务语言的功用和特点,涉及内容有:商务语言表达与领会的原则,商务语言使用的规律,营销语用策略,商务谈判用语策略等,并将商务语言作为一个专门功能分语体加以整体研究。他对商务语言的定义如下:“商务语言不是一种独立的语言,而是全民语言在商业领域交际中形成的一种言语变异,具有自己特点和风格的一种言语体式”(黎运汉2005:29)。其实,商务语言是一种动态的言语表现,它包括一切语言的商务性功能与特征。就目前我们所能接触到最常见的语言取向而言,有商务汉语、商务英语、商务日语、商务俄语、商务法语、商务德语、商务韩(朝)语、商务西班牙语等等,在现实中,这些语种的商务语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除了操本族语人员使用外更多地是为那些非本族语人而言的,都把语言作为一种工具,譬如:商务汉语主要针对汉语为非母语的人群,商务英语是针对那些英语为非母语的人群,希望通过这种商务语言的学习使得那些非母语的使用者或从业者能够在商务领域中掌握专业词汇与表达,消除语言障碍,完成交际任务及目的。因此,很多学者从语言的词汇入手,对其构成方式、特征、类别属性等进行分析或对比研究,探讨其中的特征与规律。就商务汉语而言,由于汉语是我们的母语,我们对汉语词汇构成的偏正、动宾、联合等形式并不陌生,它们是主要的构成类别,但如果进一步研究就会发现一些其他方面的商务词语特征,诸如复合词比重较高、大量缩略词语、外来词主要来自日本等。


  2.2商务语言对商务英语语言学建构的启示


  在此之后,国内的学者为了构建商务英语学科的学理从不同的视角进行了探索,尤其对商务英语学科理论的上游学科学理,即商务语言学理论进行了探讨。张佐成(2008)认为建立商务语言学将是商务英语发展的最终目标,他是从分析商务话语的角度对商务英语发展的最终归宿画上了商务语言学的句号。林添湖2012年在“第二届全国商务英语学科理论研讨会”上提出,商务英语学科的理论体系建设可以朝着构建商务语言学的方向推进,并把商务语言学构建成应用语言学范畴内一门完整独立的交叉型应用学科。在借鉴国外学者对商务语言学所下定义(Daniushina2010)并全面分析与阐述商务语言学可行性的学理基础上,林添湖(2014)呼吁学界同仁关注并努力建立商务语言学本体理论体系。毋庸置疑,在商务语言的基础上构建商务语言学是一种行之有效的途径与垂直隶属关系,是一脉相承的。正是从这层关系和角度,商务英语学者开始寻找并构建商务英语的核心理论支撑。


  国内学者对商务语言学的建立构思体现了新世纪人们对商务环境跌宕起伏所带来的语言变化的重视,有利于开拓语言学发展的新领域,对商务英语语言学的构建提供了新思维、新路径。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在目前中国环境下商务语言学的构建包括两大语言方向,一个是汉语方面的,一个是外语方面的,在外语多语种方向里包含英语,也就是说,商务语言学涵盖的面非常广,商务英语语言学的构建只占商务语言学的一部分,对于我们商务英语学科的理论构建来讲,商务语言学研究的面过大过多,而作为独立的商务英语学科,构建商务英语语言学核心理论是我们面临的主要研究课题。不过,商务语言学的发展成果又会毫无疑问地促进与丰富商务英语语言学的发展,两者关系密切,有合而不同之特点。


  2.3目前面临的问题


  遗憾的是,目前在中国知网上搜索商务语言学词条,除上面提到林添湖这方面的论文外几乎查不到有关该词条的相关论文,显示该研究几乎处于空白状况,而从我们商务英语目前的研究状态、研究成果、研究进展、研究目标和研究人员构成看,以我们的长项去开拓商务英语语言学理论比较适宜,可以省去大量的人力物力,直接走上一条时间短任务完成快的路径。商务语言学的构建需要大量研究人员从事相关项目的研究,需要语言学界同仁的共识,需要不同语种的研究者从各自的语言研究领域共同的参与,需要一个漫长的研究过程,更需要有大量的科研成果作为支撑,所有这一切非英语及商务英语研究者在可见的时间内所能完成及达到。当然,我们希望有此能力、有此兴趣、有此研究方向的英语老师积极进行这方面的探索与研究,不过,我们欢迎并期待着有更多的汉语语言学家的参与,对商务语言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构建起坚实的商务语言学理论体系,从而丰富商务英语语言学的本体理论内核,完善学理体系。


  3.商务英语学科脱胎于专门用途英语


  3.1商务英语与专门用途英语的共同属性


  就目前而言,商务英语之所以被人们普遍认为是专门用途英语是因为它一方面具有两者的共性特征和功能,另一方面人们是从语言教学角度上来审视商务英语。在国外商务英语的教学目的并非是要学习者学习精通某种特殊的语言规则,而只是通过语言学习获得一种交际工具,认为商务英语不是普通英语,而是专业英语,是一种具体的商务语言,因而被看作是一种专门用途语言。国外商务英语教材的编写与教学就基本按照这个思路进行(参见李朝、赵函2006:47-57)。


  3.2商务英语涵盖的知识面


  商务英语中的商务范围虽然很广,涵盖面宽,但从其商务活动的范围应该主要包含以下几个大方面:(1)商务专业方面的基础知识,譬如国际商务理论与实务、国际商务环境与机构、国际商务准备工作与市场准入条件、国际商务策略与运行等宏观知识,同时还要有对经济全球化、国家政策变化因素、文化差异、对外直接投资、外汇市场与全球资本市场、国际商务组织与企业战略、国际贸易进出口实务、全球营销和企业产品研发、全球人力资源管理、国际企业会计及其财务管理、商务谈判策略、国际商法、国际物流等中观知识(李朝、刘芳华2008:30-39),进而包含分散在上述中观里的微观知识项与知识点。(2)围绕商务展开的相关活动,譬如:安排工作日程、宴请、商务交流、公司介绍、订车船机票、迎来送往、社交活动,甚至包括商务人员日常生活等具体事务。那么,商务英语中的英语就应该体现描述上述内容的语言,对商务英语的学习者而言,就要达到上述商务知识的基本掌握和熟练的英语表达技能,从而达到商务知识与英语输出技能两者的统一。


  从商务英语本科的层次上看,上述涵盖的商务知识都应该属于该领域概括性的、基本性的,有些甚至是常识性的知识,是普通商务英语层次,根据2009年高等教育出版社推出的《高等学校商务英语专业本科教学要求》(试行),英语知识与技能的比例在该专业复合成分中占有60%,商务专业课程占30%,跨文化交际课程占10%(张武保2011:8),上述商务类内容在课程设置量上只占40%,这就必然要求开设商务英语专业的高校对教学内容的广度与深度有所选择而不是面面俱到。当然,因学校之间的师资差异、地域差异、培养人才的规格差异等,在具体的商务知识传授方面会有较大的不同。据了解,目前有的地方可能连基本的要求也未必能够达到,而有的学校则可能达到了较高要求,进入到专业商务英语层次,甚至有的学校因无法分清商务英语培养规格的上限与专门用途英语之间的差别而拐入到专门用途英语培养序列上。


  3.3喻商务英语为“树林”、专门用途英语为“树”


  商务英语与专门用途英语对很多人来讲是雷同的,或至少是同类,但它们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李朝、万玲2011:132-134),其实就好比树林与树的关系一样。2013年11月在黑龙江大学召开的第三届全国商务英语学科理论高层会议上,作者针对商务英语学科的界限与专门用途英语之间的区别提出了树林与树的比喻。在我们生活环境里人们到处可以见到树,然而树与树林是不同的,树的范畴是个体,是某个树或某种树,虽然树林是由树组成的,但有可能是某一种树,也有可能是几种不同种类的树混合在一起而形成一片树林。每一颗树的形状与大小是截然不同的,但无论如何它是一个整体,是一颗独立的树,就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样,是完全靠自身的地理位置及生存环境来生长的,与其他的树与树种毫无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每一颗树都有类似的外形特征,但同时也有与其它树差异的独特特征。树林的范畴不一样,它的构成首先是数量的众多,不是单一的一颗树,其次树林或都是由同种树或都是由杂种树构成,也就是说,能够形成树林的条件与规模是在一定范围内或区域内,无论是同种树还是异种树,这些树都能够共同生存与生长,它可以是人类种植的结果,也可以是自然条件下形成的。专门用途英语中的“英语”犹如树皮,树皮依附着树(具体某一专业)构成一个整体“树”,没有了皮树就不能称之为专门用途英语,因此,树皮(英语)对树(具体某一专业)很重要,只有将两者结成一体(树)才称其为树(专门用途英语),否则是死树或木头(即没有形成专门用途英语的某一专业),其作用与功能完全不同。商务英语学科就如同上面所指的由不同树种构成的树林(商务英语),商务英语的形成是建立在多种不同学科及专业(即具体不同种类的树)基础之上的,其中就包括专门用途英语的合理内核,但又不同于专门用途英语这棵单树的功能,就像树林与树的关系一样,有着明显的区别。


  商务英语借用经济学理论与方法形成了独特的理论框架,这样从研究对象到理论基础,商务英语与专门用途外语都存在区别(吕世生2013:23-24)。两者的关系既是密切的,同时又有差异,不能混为一谈,在对待两者问题上,尤其是在构建独立的商务英语学科过程中,我们对概念理解不清就会导致学科建设上的盲目与学科界限的模糊,或者雷同于专门用途英语或者将自己的研究范围无限扩大。


  4.语言经济学的理论视角


  4.1对语言经济价值的关注


  社会发展与需求促进学科交叉、产生与发展,社会需求给学科带来要解决的社会问题,从问题着手会使交叉学科构建有着明确的任务目标,以任务为牵引将不同学科的人员为解决同一个问题而集中在一起,大家有了共同努力的方向才会在学术思想和方法的交融下培育出交叉学科的知识萌芽(陈晓芳2013:77)。无论是经济学界还是语言学界的学者现在越来越关注语言与经济之间的关系,分别从各自的视角对两者的价值予以探讨,但各自的研究侧重点及服务的对象是不同的。


  4.2以语言经济学理论内核构建商务英语学科


  从国内外语学界和商务英语学界对语言经济学研究方面的考察,如果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切入,发现该领域的研究既有理论方面的探讨,也有将该理论用于实践方面的。语言学界较早系统介绍语言经济学的许其潮(1999:44)写道,由于其起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故当时语言经济学的研究主要以服务国家和以提升新移民人力资本为目的,研究范围相对集中于从经济学角度评价国家的语言政策和语言规划,而语言经济学在具体的研究方法上,则采用的是经济学里的“费用-效益分析法”,并把经济学的论证推理方法应用到语言问题上。国内商务英语学界学者较早提出语言经济学理论精髓吸收到商务英语学科的是林添湖,他将“人力资源理论”(林添湖2004:35)作为商务英语学科的六个理论支撑之一;2006年和2008年莫再树等分别发表了两篇以语言经济学视角探讨商务英语的论文,提出了以该理论来探讨与评估我国商务英语教育的模式与效用问题(莫再树2008:70);刘白玉和窦钰婷(2011)以语言经济学视角将相关理论运用于品牌翻译实践中去;吕世生(2013)论述商务英语的三个理论命题,即语言具有经济属性,制度属性和人力资本属性,其中对商务英语人力资本特性给予了详细论述;田兰(2013)从语言经济学的三个主要视角(语言作为人力资本、公共产品和制度)探讨了商务英语教学,论述了语言生态位、认知生态位、生物文化生态位对商务英语教学的启示,王立非、李琳(2013)在统计分析国内外商务英语研究状况后发现经济学期刊发表的商务英语论文约为语言学期刊的3倍,说明越来越多的非语言学家进入到商务英语的研究中来,开始重视商务英语与经济的关系,并从目前国外语言经济学研究的热点现状分析中通过实证的研究方法构建商务英语语言学的合理内核(王立非、李琳2014:8-13),提出了英语的经济价值,英语作为人力资本要素(收入、地位、企业国际化),博弈论中的语言要素等语言经济学研究的热点问题。


  4.3发展趋势


  2009年由国内经济学界倡议、联合语言学界共同举办了首届语言经济学论坛,经济学界和语言学界的专家学者围绕语言投资、语言经济、语言规划等议题参与了论坛讨论,语言经济学研究的兴起为商务英语学科的学理构建提供了丰富的理论内核,为我们研究商务英语学科的学理打开了一扇窗户,开拓了视野。但其发展瓶颈是同时通晓两个领域的专家太少了,导致隔行如隔山,交流起来比较麻烦,在一定时间内和一定程度上无法使其发展的速度与步伐得到提升。因此,提倡大力加强师资建设,引进或培养两者皆通型人才。


  5.商务英语语言学的核心理论构建


  5.1商务英语学科的理论根基


  构建商务英语的学科理论体系是确保商务英语学科长久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是语言学延伸与拓宽发展的必然。一般地讲,语言学分为理论语言学和应用语言学,理论语言学项下还可以分为一般语言学与具体语言学,应用语言学项下还可以分为一般应用语言学与具体应用语言学,而一般语言学所研究的是“人类语言的一般性质、结构与规律,语言学研究的一般方法,以及语言学内部的分类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等问题。———一般应用语言学主要研究如何将语言学的原理和研究成果运用于与语言活动有关的其他一些领域中去,特别是运用到语言教学中去。———具体应用语言学的任务是为某一类具体的应用而对某种或某些具体的语言进行研究”(许余龙2005:7)。商务英语是新兴应用交叉学科,应用性是其得天独厚的本质属性,按照上述语言学的分类,其研究的范围主要属于具体应用语言学,以商务英语语言学理论为指导对在商务领域范围内运用的英语语言进行研究,因此,商务英语的理论根基毋庸置疑是应用语言学范畴内容。


  5.2商务英语语言学本体研究


  随着语言研究的深入与拓展,语言学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在其项下有很多分支,既有本体分支又有跨学科分支,譬如:语义学、语用学、词汇学、音系学、社会语言学、认知语言学、法律语言学、心理语言学、语料库语言学、计算语言学,等等。王立非等(2013)认为商务英语语言学的本体理论体系包含有商务英语词汇学等13项内容,并以此展开相应研究。从语言学整体结构上讲,应该先有商务语言学上游学科,后有商务英语语言学下游学科,但到目前为止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对商务语言学的研究无论是从量上还是从质上看还没有有效建立起商务语言学这个学科的迹象,面对这种状况,时不待我,我们可以先从商务英语语言学理论构建入手,然后由下游至上游发展商务语言学,当然也可以同时研究,这样两者的发展互为影响,能够更早更快地发展起来。


  5.3商务英语语言学定义、研究范围和对象


  那么,商务英语语言学研究的对象和定义是什么?目前学界还没有一个成形的定论,针对商务英语研究的对象与特征,我们是否可以给商务英语语言学下这样的一个定义,即商务英语语言学研究商务英语环境里的商务语言,英文表述为:ThestudyoflanguagewithreferencetobusinessinEnglish-speakingenvironmentiscalledBusinessEnglishLinguistics。商务英语语言学研究的范围与对象是旨在研究与揭示英语这种语言在商务领域或商务活动中运用的情况,特别是通过考察语言的这种变体与商务跨文化影响之间的关系,对商务语言的变异现象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释或说明,为语言学在商务语境下存在的变异现象提供强有利的理论解释。因此,商务英语语言学研究的内容自然包括:(1)把商务环境作为我们考察的特定起点,把商务语言当作一个商务问题或商务资源来研究;(2)把商务语言作为具体的研究内容,考察商务环境与商务文化对商务语言的影响,揭示商务英语的本质。这样有效解决了语言与经济、商务等研究目标的问题,避免了研究目标顾此失彼与彼此脱节的问题。对商务英语语言学进行研究同时也说明,一方面可以拓宽语言学的领域,丰富语言学的内容,适应语言学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是对传统语言学的一种反思,反思过去人们对这种商务语言现象的研究过于疏漏,没有引起语言学家足够的重视。


  6.结语


  本文所探讨的商务英语学科概念、研究对象和范畴与商务英语语言学的概念、定义及其研究对象和范畴是不一样的,不可等同起来。无论是商务英语语言学涉及的相关内容还是商务英语学科所包含的内容,未来都将走向商务英语学(翁凤翔、翁静乐2012:85-90),其发展方向的确立是基于商务英语学科的学理基础之上,而商务英语学科本体核心理论的构建离不开商务英语语言学这个强有力的支撑,缺少商务英语语言学的理论会使商务英语学科的理论体系不完整,而厘清并明确商务英语学科构建过程中的相关概念与研究范畴、对象、定义、研究方法及路径等是确保商务英语学科快速发展的重要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