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文章内容

早期床上布带圈操用于腹部术后患者胃肠功能恢复的 效果观察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摘要目的:探讨早期床上布带圈操用于腹部术后患者胃肠功能恢复的效果观察。方法:采用随机表法选取2015年3月~2017年3月在医院行腹部手术后的患者共100例,将其随机等成为试验组和对照组,试验组患者应用常规护理联合早期床上布带圈操的方法;对照组患者实施单一常规的护理方法。护理后对比分析两组患者发生腹胀症状的情况、肛门排气时间及不同时间点进食量水平。结果:试验组患者腹胀发生情况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试验组患者肛门排气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P<0.05);试验组患者术后随着时间延长进食量水平逐渐增加,与对照组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将早期床上布带圈操应用于腹部术后患者的护理对其胃肠功能状况的作用显著,能有效改善患者的胃肠功能水平,值得在临床中广泛推行。

关键词早期布带圈操;腹部手术;胃肠功能

doi:10.3969/j.issn.1672-9676.2017.15.021

在腹部手术之后,患者会因为手术前的禁食、手术过程中的麻醉、暴露与牵拉胃肠道、手术后的长期卧床、活动水平较低、精神负担等原因而产生胃肠功能的障碍[1],使患者发生腹部胀痛、便秘等并发症,阻碍患者的预后,增加患者的治疗费用以及住院时间[2]。因此,需要尽早地采取高效的护理方案,开展功能训练,以便增强患者的胃肠功能。传统的活动方式与常规的护理方案会由于患者的心理障碍,依从性较低,效果较差[3],因此本研究对在医院行腹部手术后的50例患者实施早期床上布带圈操,探讨其对患者胃肠功能状况的影响,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采用随机表法选取2015年3月~2017年3月在医院行腹部手术后的患者共100例,全部研究对象均实施全身麻醉且签订知情与同意协议书,排除年老体弱的患者、存在尿路炎症反应的患者、存在慢性便秘的患者以及伴有严重性心、肝、肾、脑等器质性病变的患者[4]。将其随机等分为试验组与对照组,试验组男29例,女21例;年龄24~76岁,平均(51.12±8.34)岁;平均手术时长(99.98±12.55)min;手术类型:胆总管引流手术11例,胆囊切除手术16例,胃切除手术8例,胃癌手术7例,肠切除手术6例,结肠癌手术2例。对照组男30例,女20例;年龄23~74岁,平均(51.09±8.36)岁;平均手术时长(99.89±10.94)min;手术类型:胆总管引流手术11例,胆囊切除手术15例,胃切除手术9例,胃癌手术6例,肠切除手术5例,结肠癌手术4例。两组患者性别、年龄、手术时长及手术类型方面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对照组患者实施单一常规的护理方法,护理人员协助患者定期翻身,同时指导并激励患者早期进行传统活动,患者在手术后12 h即可进食,进食时需注意循序渐进,先给予流质的食物,然后逐渐向半流质、一般的食物进行转变,鼓励患者增加饮水次数[5]。试验组患者应用常规护理联合早期床上布带圈操的方法,常规护理与对照组相同,训练时应用的布带圈由护理人员自行制作,规格为100 cm×80 cm[6]。在训练时选取的伴奏音乐为高天一的减压放松音乐[7],早期床上布带圈操的具体方法如下:在手术开始前即由护理人员向患者详细讲解早期床上布带圈操训练的必要性与作用,提高患者的依从性与积极性,然后由护理人员指导并演示在床上开展布带圈操的步骤与注意事项,鼓励患者积极练习直至熟练掌握。在手术之后患者清醒的6 h中让患者在卧位进行前三步的训练,第一步为深呼吸训练,患者需跟随“一呼一吸”节拍展开腹式与胸式呼吸,一组腹式呼吸后行胸式呼吸,两者交替实施;第二步为上肢屈伸训练,将布带圈一端置于床头架上,患者仰卧抓取布带圈,吸气时手部用力下拉,呼气时放松并伸展脊柱;第三步为下肢屈伸训练,将布带圈一端置于足底,患者手持另一端,随呼吸节奏向前方拉伸布带圈,带动下肢行屈伸运动。在手术后第18小时,患者实施第一步至第五步的训练,第四步为直腿抬高训练;第五步为侧卧位单侧腿伸展和屈伸训练,患者取左侧卧位,将布带圈一端置于右侧足底,患者手持另一端,随呼吸节奏向头侧拉伸布带圈,带动右侧下肢行屈伸和伸展运动,然后取右侧卧位训练左侧下肢。手术后的24 h,患者实施第一步至第七步的训练,第六步为扩胸训练,将布带圈的下端置于床尾架上,患者两手抓住布带圈并向头部牵拉;第七步为弓步训练,将布带圈一端置于足底,患者右手持另一端,随呼吸节奏呼气时向头侧拉伸布带圈,将双腿维持弓步,同时左手握拳屈时,吸气时右手放松,左手变掌并前伸左臂,然后改左手持布带圈,行左右交持训练[8]。随后分别在手术后的36,48,60,72 h进行第一步至第七步的早期床上布带圈操训练。

1.3观察指标护理后对比分析两组患者发生腹胀情况及肛门排气时间、进食量水平。进食量水平为术后患者在第1天,第2天,第3天时每日流质食物的进食量。

1.4统计学处理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计数资料比较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比较采用t’检验或重复测量设计的方差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2.1两组患者腹胀发生情况比较(表1)

2.2两组患者肛门排气时间比较(表2)

2.3两组患者术后不同时间点进食量水平比较(表3)

3讨论

经腹部手术后的患者因为外科手术会使患者薄弱的胃肠道在机械外力的作用下导致胃肠的神经功能紊乱,提高患者交感神经的兴奋程度,抑制其副交感神经的作用,降低患者胃肠的蠕动活性[9]。另外,因为手术之后的长期卧床致使患者活动水平降低,再加上手术的创伤,易产生腹胀症状,进一步减缓患者进食量水平的恢复速度[10],因此大多数患者具有非常低的胃肠功能。本研究中试验组患者应用常规护理联合早期床上布带圈操的方法后腹胀发生情况低于对照组(P<0.05),肛门排气时间短于对照组(P<0.05),进食量水平高于对照组(P<0.05),可见早期床上布带圈操能够显著降低腹胀的发生率,促使患者肛门尽快排气,提高其进食量。分析其原因是床上布带圈操充分地考虑到手术后患者的卧床状况,使训练在床上即可实施,且患者的运动量由自己控制符合个体的需求[11]。经过每一步的训练分别锻炼不同的肌群,其中手部的拉伸与呼吸训练可有助于患者膈肌、腹肌、背阔肌与上肢肌群的活动,下肢的屈伸可有助于患者腹肌、下肢肌群的活动[12],锻炼频率最多的是腹肌,从而能够明显增强患者胃肠的蠕动,进一步提高局部的血流水平[13],而且患者的呼吸训练能够显著增强其心肺水平,推动横膈膜的有效活动,减少胃肠活动的阻力[14],从而避免发生腹胀等症状,避免患者产生不良心理,提高康复速率。同时,音乐的伴奏使患者在舒缓、轻松的氛围中进行训练,既提高了训练的趣味度,又放松了患者的心境,增强了训练的效果与依从性。

综上所述,将早期床上布带圈操应用于腹部术后患者的护理对其胃肠功能状况的作用显著,能够有效改善患者的胃肠功能水平,值得在临床中广泛推行。

参考文献

[1]Pu Y,Cen G,Sun J,et al.Warming with an underbody warming system reduces intraoperative hypothermia in patients undergoing laparoscopic gastrointestinal surgery: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Studies,2014,51(2):181-189.

[2]卢丽娟,赵杰.腹部手术后促进胃肠功能恢复的治疗及护理进展[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4,11(5):28-30.

[3]Roos S,Karner A,Hallert C.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and well-being of adults living on a gluten-free diet: a case for nursing in celiac disease[J].Gastroenterology Nursing,2009,32(3):196-201.

[4]庄林燕,刘洁,曹立幸,等.腹部术后胃肠功能评价指标的研究现状[J].实用医学杂志,2014,30(20):3347-3349.

[5]Hou LL,Yao LW,Niu QM,et al.Preventive effect of electrical acupoint stimulation on lower-limb thrombosis: a prospective study of elderly patients after malignant gastrointestinal tumor surgery[J].Cancer Nursing,2013,36(2):139-144.

[6]王欣.综合护理技术应用于腹部术后促进胃肠功能恢复[J].中国医药指南,2015,13(34):216-217.

[7]Zheng R,Dong F,Qiang W,et al.Nurses’ experiences with catastrophic upper gastrointestinal bleeding in patients with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qualitative study[J].European Journal of Oncology Nursing,2013,17(4):408-415.

[8]阎彩凌.腹部术后促进胃肠功能恢复的护理进展[J].临床研究,2016,24(8):200-201.

[9]Suh EE,Kim H,Kang J,et al.Outcomes of a culturally responsive health promotion program for elderly Korean survivors of gastrointestinal cancer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Geriatric Nursing,2013,34(6):445-452.

[10]付明兰.舒适护理促进腹部术后患者胃肠功能恢复的效果观察[J].河南外科学杂志,2016,22(2):145-146.

[11]Hsu YY,Hung HY,Chang SC,et al.Early oral intake and gastrointestinal function after cesarean delivery: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Obstetrics Gynecology,2013,121(6):1327-1334.

[12]郭黄丽.腹部术后促进患者胃肠功能恢复的方法及护理进展[J].中国民康医学,2016,28(4):70-72.

[13]Li B,Tang S,Ma YL,et al.Analysis of bowel sounds application status for gastrointestinal function monitoring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J].Critical Care Nursing Quarterly,2014,37(2):199-206.

[14]钱迪迪,孙阅.早期锻炼活动对老年腹部术后患者胃肠功能指标影响[J].中国老年保健医学,2011,9(2):8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