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政治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近年来思想政治教育学主客体研究的争鸣及评析

作者:第一论文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主客体是思想政治教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的一对重要概念,伴随着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产生和发展,这对概念的内涵也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近年来这对概念的研究不断走向深入的同时在学术界也引起了一定的争鸣。争鸣对于学术研究是大有益处的,在争鸣中需要确立起对学科基础概念的普遍共识,这才能推动学科基础理论乃至实践进程的发展。近年来,参与到主客体问题理论争鸣中的主要有北京大学祖嘉合教授、复旦大学顾钰民教授、首都师范大学李基礼老师、西南大学唐斌老师等,当然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并阐述观点的学者就更多了。

一、争鸣的焦点之一: 用不用主客体这对范畴

争鸣的第一个焦点问题就是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中要不要使用主客体这对概念。祖嘉合教授对于思想政治教育学中使用主客体这对概念的必要性进行了充分的论述,她指出:“引进哲学认识论中的‘主体’和‘客体’这对概念,可以更加清晰地阐明思想政治教育认识论系统中,教育者和教育对象在它们密切的联结关系中,双方相互作用的轨迹,相互作用的性质和相互转化的情景,对教育者和教育对象的角色、地位、作用进行深刻的描述和科学的定位,对在思想政治教育中教育者与教育对象关系的特殊性进行深入的哲学反思。”\[1\]大多数学者在讨论主客体问题时都直接研究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客体及其关系,没有质疑这对概念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是否适用的问题,如:“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基本范畴,也是思想政治教育过程的基本问题”\[2\];“思想政治教育对象及其主客体关系问题是一个涉及思想政治教育学发展的重要问题”\[3\];“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基本概念和范畴,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关系问题及时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体系中的基础理论问题,也是当代思想政治教育学术研究的前沿领域问题”\[4\];“研究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和思想政治教育客体二者的关系,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的重要问题”\[5\]……可见,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使用主客体具有广泛的共识。

在争鸣的过程中也有观点认为,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使用主客体是不合理的,主要有两个原因。原因一是,使用教育主体(或教育者)和教育对象(或受教育者)就足够了,无需使用主客体这对概念了。如:“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用主客体关系来表达并不准确……应该用教育主体与教育对象的关系来表达”\[6\];“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活动不能简单套用哲学上的主客体范式。应该用教育主体与教育对象的关系来表达”\[7\]。这些观点实际上是建议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避免谈论主客体概念,而更多使用教育学上的相关概念。原因二是,主客体这对概念来自哲学,在哲学上有明确的概念所指,在思想政治教育教育学中使用这对概念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如:“如果不涉及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和客体这一对概念,那么在现有的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理论中,确认思想政治教育对象的积极性主动性,反对把受教育者当作消极被动的硬性灌输的对象,那是十分容易做到的,大概也不会引起这样多的歧义和不同看法。有了这对概念,反而把事情弄复杂了。”\[8\]这样的观点实际上指出主客体这对概念容易造成混乱或误解,言下之意也建议尽量不用这对概念。

 

第1期唐斌:鼓励争鸣、达成共识、推进发展

 

思想政治教育2016年

 

 

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是否使用主客体这对概念,学术界是有争议的,但是在思想政治教育这个学科发展的30多年中,绝大多数学者都使用了主客体这对概念,并且随着实践的推进赋予了这对概念以不断丰富的内涵。与其抛弃主客体这对概念让思想政治教育学课的开创者、研究者长期的讨论成了一个虚假问题,还不如继续使用这对概念,只是需要对这对概念的内涵及其发展进行准确的界定。这既有利于保持连贯性以形成学科研究范式,也有利于在争鸣的基础上达成共识推进学科基础理论研究的发展。

二、争鸣的焦点之二:单主体还是双主体

争鸣的第二个焦点问题是,基于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使用主客体这对概念的共识,主体和客体分别指什么。这一焦点问题主要表现为思想政治教育中是单主体还是双主体。主张单主体的学者认为,在思想政治教育中,教育者是主体,受教育者是客体,如:“思想政治教育这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承担着、发动者和实施者,它是与思想政治教育对象相对应的,对一定的教育对象实施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教育对象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9\]后来主张“单主体说”的学者也基本遵循这一划分。在理论研究和实践发展中,研究者在强调思想政治教育者是主体的同时,也强调虽然受教育者是客体,但是他们与主体一样也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人,是具有主动性的客体,如:“思想政治教育客体与一般的物质客体不同,作为有思想、有情感、有意志的人,他们在接受教育时,不是完全被动的,而是具有主动性。”\[10\]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不仅具有主动性,还具有一定程度的主体性,这也是学术界的普遍认同的,如罗洪铁教授在提出“主导性主体”的同时也提出了“主体性客体”,他指出:“正是由于这种活动的复杂性,特别是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和客体的互动关系,使双方的相互关系不同于一般主、客体的‘对立统一’,而是极具自身特色的主导性主体和主体性客体的关系。”\[11\]“单主体说”在学术界还是得到广泛共识的,大多数学者认可这一观点,并基于此进一步论述主客体的内涵、分类、特点等。

与“单主体说”将教育者设定为思想政治教育主体不同的是,“双主体说”认为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是主体,因为他们都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人。如:“思想政治教育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是具有主体性的人,都是教育、教学的主体。”\[12\]还有观点认为之所以坚持“双主体说”是因为教育过程中教育者是主体,而学习内化过程中受教育者是主体。如:陈秉公教授认为:“思想政治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间互为主客体,从施教过程方面来说,教育者是施教主体,受教育者是施教的客体;从受教方面来说,受教育者是接受教育的主体,教育者则是接受的客体。”\[13\]还有观点认为:“从教育实施过程来看,我们发现,如果把教育者与受教育者的关系简单地理解为‘主客体关系’,不仅在理论上说不过去,而且在实践上也是有害的;如果把两者的关系理解为‘主体间关系’,则更具有合理性,亦能为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施提供指导。”\[14\]这种观点以“双主体说”为基础又向前进了一步,指出了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不仅都是主体,还应该研究他们作为主体的“主体间”关系。

思想政治教育学主客体关系研究中,出现了“双主体说”和“主体间”等观点是与时俱进的产物,说明与传统思想政治教育相比,现代教育更加注重教育对象能动性的发挥及其地位的凸显。但是“双主体说”也存在着一些理论上的矛盾和问题:一是,教育对象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人这一观点是任何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者都承认的事实,并且非“双主体说”的观点也在研究中进一步认识到这一点并着力发挥教育对象的积极性和能动性;二是,从教育(施教)和学习(受教)两个层面看,教育者和教育对象在不同层面上扮演着不同角色,这样的区分有利于深入研究思想政治教育的过程,在实践中教与学是合二为一的过程,硬是从理论上进行区分虽可行但意义不大;三是,关于“主体间”的关系,实际上就是教育者和教育对象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单主体说”强调的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并无实质的创新。总的来说,“双主体说”所关注的问题,其实“单主体说”也都展开了研究,与其纠结于这两个概念,还不如将精力放在大家都关注的问题上来。

三、争鸣的焦点之三:与其他学科的借鉴和区分

围绕着思想政治教育学主客体问题的研究,大家关注到一个问题,使用了其他学科的概念进入思想政治教育学之后产生了分歧,那么如何与其他学科做到既有借鉴又有区分。

主客体这对概念来自哲学,哲学认为主体是人,客体是人的活动所指向的对象,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主体是人,客体是自然。”\[15\]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在实践活动中,人是活动的主动者,是实践活动的主体。客体是指一切作为主题活动对象的事物。”\[16\]既然哲学上对主客体的界定是这样的,照搬之后就会因为思想政治教育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是人而得出“双主体说”。对此,刘书林教授指出:“在把人作为主体的时候,也可以在一定的特殊意义上把一部分人作为客体。所以,哲学领域的客体包容量较大,它包括了客观物质世界、精神文化世界,以及处于认识和实践对象地位中的人。”\[17\]这实际上就指出了,因为哲学上实践主要指人与自然的关系,而思想政治教育学中实践活动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思想政治教育学在借鉴哲学主客体概念时需要在使用的基础上赋予新的含义,因此“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客体不能简单套用哲学上的主客体范式,这是由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实践活动的属性所决定的。”\[18\]哲学是具有普遍指导性的学科,从哲学上借鉴了主客体概念后,还需要将之与具体学科的实际相结合,正如马克思主义的普遍整理要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一样。因此,将哲学上的主客体概念运用到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中并无不妥,只是需要进一步明确内涵、认清关系。

主客体这对概念在教育学上也是广泛运用的,对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研究形成重大影响的还有教育学,教育学中更多使用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或教育对象)这对概念,并且在教学过程中避免使用客体这个概念。基于此,有学者指出:“更进一步说,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用‘主客体’来界定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关系, 并不十分准确和科学,更准确和科学地说,应该用教育主体(教育者)和教育对象(受教育者)来定位二者的关系。”\[19\]随着教育学的发展,现在普遍认可的是“教师主导、学生主体”的学说,这对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的开展和有效性的提升是值得借鉴的,但我们也不应忽视思想政治教育从指导思想到内容形式再到最终目的的特殊性,这也正是思想政治教育学属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而不属于教育学一级学科的原因所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与教育学的区别不仅表现在学科属性上,在主客体实际内涵上也存在一定的区别,教育学中学生是构建知识体系的主体,教师是这一过程的支持者;思想政治教育学除了启发式教学外,很多时候还需要坚持灌输理论的指导,因为“学习、掌握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仅靠教育客体是无法完成的,需要充分发挥教育主体的传授、激励作用。这与教育学就有重大区别”\[20\],所以主体只能是教育者。

学科交叉与融合是每个学科发展过程中都需要重视的问题,思想政治教育学与哲学、教育学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一方面需要坚持哲学、教育学中的一般原理,另一方面有需要有自己独特的学科范式和研究对象,否则就不能成其为一个独立的学科。不同学科使用同一概念的情况在实际中也很常见,主客体这个概念源自哲学,在教育学、思想政治教育学中也都得到了借鉴,这是没有问题的,正如思想政治教育学中也有“思想”、“行为”、“道德”、“政治”、“素质”等概念,这些概念都不是思想政治教育学所特有的。现在需要做的也许不是苦恼于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用不用其他学科的概念,而是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内为这些概念设定本学科的内涵,这样才能做到既有借鉴又有特色。

四、学科基础理论研究需要争鸣但更需要共识

主客体内涵及其关系问题是思想政治教育学中的基础理论问题,学科发展三十多年来,这个基础理论问题一直得到广泛关注,并引起了一定的争鸣。当今的学术研究缺少的就是观点交锋、理论争鸣的这种精神,因此在思想政治教育学中充分展开对主客体这对概念的讨论和争鸣是很有好处的,正所谓道理越辩越明。在争鸣中明确了交锋的关键节点和主要分歧,这就为基础理论的发展提供了方向和空间。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研究中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分析,如“自我教育中的主客体问题”、“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的层次性”等,思想政治教育学研究中也还有很多基础理论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并在争鸣中推动学科发展,如“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思想政治教育的范畴”等。

思想政治教育学基础理论存在争论是件好事,可以推进学科发展,但是我们也要意识到争鸣的目的是最终在这些问题上达成共识,不做徒劳的纠缠,正如主客体研究中就存在着各说各话、争论不休的现象,在沉寂一段时间后可能又会有一波争鸣出现。没有最终达成共识争鸣其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对这样的现象,有学者指出:“有质疑才会有进步,对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关系的质疑是学科不断发展和进步的标志,但是,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化需要我们在一些根本性问题上有比较统一的认识立场,这才是学科成熟的表现。”\[21\]因此,在争鸣的基础上,我们需要达成一定的共识,在基础理论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学科的理论和实践发展才是更重要的任务。

争鸣的目标不是发表多少学术论文,而是对学科发展的价值大小,所以形成共识才是争鸣的目标。“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和对象是一个十分清晰、也不复杂的问题,主体就是主体,对象就是对象,这对二者来说,既不具有贬义,也不具有褒义,而是对二者在教育活动过程中不同地位和作用的客观定位。思想政治教育活动本质上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论是主体还是对象,前提都是有意识、有目的、并在一定社会关系中从事实践活动、认识活动的现实的人,这也是没有争议和不需要讨论的问题。”\[22\]笔者认为在基于充分的讨论和争鸣基础上可以达成以下几点共识:第一,思想政治教育学学科范畴中需要使用主客体这对范畴,因为这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回避问题是不行的,在已经是用这对概念的基础上需要精准确定其内涵;第二,主客体这对概念的使用无关乎教育者和教育对象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因为无论主体还是客体都是人,人具有主观能动性这是一个不需要讨论的问题;第三,这对范畴在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中的内涵是特定的,教育者是主体,受教育者(教育对象)是客体,基于这样的关系可以继续深入研究主客体良性互动关系的构建,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的提升等。[www.001lunwen.com/help/48912.html 提供论文代写和代写论文服务]

 

参考文献

 

\[1\]祖嘉合.试析“双主体说”的理论困境及化解途径\[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2(1):3.

 

\[2\]戴艳军,董正华.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研究述评\[J\].教学与研究,2011(11):83.

 

\[3\]\[17\]刘书林,高永.思想政治教育的对象及其主客体关系\[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3(1):97.

 

\[4\]平章起,郭威.当代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关系研究的困境及其超越:从实践的视角\[J\].理论学刊,2015(1):94.

 

\[5\]唐斌,罗洪铁.思想政治教育学主客体理论的争论及评析\[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5(1):97.

 

\[6\]顾钰民.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研究的再追问\[J\].思想理论教育,2015(5):54.

 

\[7\]\[19\]顾钰民. 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关系研究扫描和思考\[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5(4):12,13.

 

\[8\]刘建军. 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建构中哲学思维的运用\[J\].思想教育研究,2012(4):10.

 

\[9\]仓道来.思想政治教育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165.

 

\[10\]\[12\]张耀灿,郑永廷,吴潜涛,骆郁廷等.现代思想政治教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238,268.

 

\[11\]罗洪铁.思想政治教育专题研究\[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108.

 

\[13\]陈秉公.思想政治教育学院里\[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2001:115.

 

\[14\]李基礼.“主客体”与“双主体”之争:“对立”还是“统一”\[J\].教学与研究,2015(3):85.

 

\[1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685.

 

\[16\]马克思主义哲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09:80-81.

 

\[18\]唐斌.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研究及其价值追问\[J\].思想理论教育,2014(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