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第一论文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第一论文网 -> 政治教学论文 -> 文章内容

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问卷的初步编制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10月26日 08:29:46

  摘要:针对当前大学生对军事理论课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以及对课程学习兴趣的缺失的现状,本研究在综合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理论构想,运用心理测量学的方法,编制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问卷.经检验问卷具有较好的信、效度,可作为全面了解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状况以及学习兴趣结构的有效工具.研究结论对推动高校军事理论课程教学改革,提升高校国防安全教育实效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关键词: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大学生;量表编制;


  作者简介:黄湘(1980-),女,福建省平和县人,助理研究员.;


  作为我国高校国防教育课程理论体系的一部分,军事理论课程在大学生的爱国主义精神培育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方面,军事理论课的讲授,能促使大学生掌握一定的军事知识,促使其了解到我国国防政策的基本内涵及我国的周边环境安全及当前所面临的严峻挑战,能增强其国防观念和国家、民族意识.另一方面,在培养和提高人才素质、思想作风素质、身心素质以及军事素质等方面,军事理论课程有着其它教育形式所不可替代的功效[1].通过军事理论课的教学,可以强化大学生爱国主义、集体主义观念,加强其组织性、纪律性,培养其吃苦耐劳的品质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促进大学生综合素质的提高,为中国人名解放军训练后备兵员和培养预备役官兵奠定坚实的人才基础.


  自2007年教育部印发《普通高等学校军事课教学大纲》的通知以来,全国高等院校都按通知要求认真组织实施,把军事课作为大学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且列入教学计划.由此,高校军事理论课程教学如火如荼地进行开来.然而,从这些年来各地各高校军事理论课教与学的现状来看,其的实效并不十分乐观.主要表现在学生缺席人数多、听课效率低和课堂教学效果差等方面.究其原因,我们不难发现,绝大多数高校的军事理论课教学都存在着教学内容生僻、教学方法陈腐、教学形式单一等问题.与此同时,结合我们的课堂观察和调查结果发现,当代大学生对军事理论课重要性认识不足和对该课程学习兴趣的缺乏等则是最深层次的原因.由于大学生对军事理论课缺乏足够的认识,学习兴趣严重不足,导致旷课、溜课,课堂睡觉、聊天、看课外书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现象发生,这不仅是对国家和高校人力、物力资源的一种极度浪费,而且长期如此,容易使大学生产生对该课程的厌恶和鄙视心理,继而影响到我国培育爱国主义“四有”新人的伟大教育目标的实现.因此,充分调动大学生军事理论课程的学习兴趣,是优化课堂教学,贯彻国防安全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最根本、最有效的途径之一.


  但是纵观以往研究成果,有关军事理论课程学习兴趣与对策研究还是比较缺乏,尤其是针对该课程学习兴趣结构和调查工具等方面研究更为鲜见.这种状况就难以满足教学一线的教师对有关理论的需求,教师也因缺乏相应有效的测量工具,无法准确把握大学生学习军事理论课程的兴趣现状,以及兴趣不足的具体方面.有鉴于此,本研究在综合前期有关研究成果和学习理论提出军事课程学习兴趣结构维度的理论构想,通过访谈、问卷调查、数理统计等多种研究方法,编制具有信度和效度的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的问卷,为深入了解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状况,以及如何改进教学方法提高学习兴趣提供科学、有力的依据.


  1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量表的编制方法和测量过程


  1.1初始问卷的编制及理论构想


  初始问卷题目的收集主要通过三个途径获得:一是通过理论分析,结合兴趣的定义和内涵[3]及当代大学生心理、行为的特点,编制一部分项目;二是参考了已有的关于大学生学习兴趣量表的项目[4];三是结合课堂观察记录和学生访谈的结果,初步编制了包含56道题目的初始问卷.问卷包含两个部分: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水平量表和说谎量表,均采用李克特5点制计分法.要求被试按题项所表述的内容与自己的实际情况的相符程度来作答,从1到5为从“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


  学习兴趣水平量表由6个维度构成,依次分别是愉悦感和功用性、无味感和厌倦感、关注、探究、投入、课外活动.其中,愉悦感与功用性、无味感和厌倦感这两个维度主要是考虑到兴趣的情绪性特征;关注、探究、投入和课外活动四个维度则主要是考虑到兴趣的指向性和动力性两个特征.说谎量表共9个题目,均来自于兴趣水平量表,但其得分不计入学习兴趣总分,只是用来作为删选有效问卷的凭据.其中5道题目为完美性检验,另有4道题目为一致性检验,说谎量表的结果可作为剔除被试数据的参考依据.


  1.2项目分析及题目删选


  为初步考察自编问卷的结构和检验每一项目的质量,进行了小规模的预试.以56个条目组成的初始问卷在福建闽南地区三所高校的2011级本科生中施测,共发放问卷250份,回收237份,回收率为94.8%,经过效度量表的筛检后,剩余有效问卷210份.其中男生95名,女生115名,分别占总样本的45%和55%.


  在项目分析前,先对被试进行个别访谈,对表述不清、难于理解或有歧义的题项进行修订,再对施测结果进行项目分析和初步的因素分析.删除项目鉴别度小于0.3、题总相关小于0.2及因素负荷小(低于0.3)、共同度低(低于0.2)的题项,共删除17道题目,最后形成了由39个题目组成的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量表.


  1.3正式测量与因素分析


  1.3.1被试、施测程序及统计工具


  以福建省闽南地区三所高校2010级大学生为样本,共发放问卷700份,回收687份,回收率为98.1%.根据配对题目和完美性检验题目的得分,删除无效问卷14份,最终获得有效问卷663份.其中女生372人,男生291人,农村样本359人,占54.1%,城镇样本304人,占45.9%.把所获得的663份问卷根据样本的代表性分为两半,以其中的380个样本的数据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初步构建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的理论模型;然后以另外的283个样本的数据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对量表的理论模型进行修正,进而确定正式量表的结构.


  施测采用统一的指导语进行团体测量.为避免被试的反应定势,自编问卷的不同纬度和正负向题目交叉混合排列.验证性因素分析分析使用EQS6.1软件完成,探索性因素分析及其他的数据分析使用SPSS16.0完成.


  1.3.2因素结构的确定


  为了进一步明晰量表的因素结构,采用KMO抽样适当应参数和Bartlett's球形检验统计量对采样充足度及因子模型是否适宜进行分析判断.采用主成分分析法抽取公因子,求得初始负荷矩阵,再用斜交旋转法求出最终的因子载荷矩阵.在保证KMO大于0.7的前提下,删除因素负荷值小于0.3、双载荷(即在两个因子上的载荷值之差小于0.3的项目)及归类不当的题项.最后共删除20题.KMO指标为0.829,Bartlett球形检验统计量为1680.673(df=380,P=0.000).各因子的载荷矩阵、特征根、原始方差贡献率和累计方差贡献率如表1所示,它们的维度归属及命名如下:


  因子1能解释总变异量的16.359%,有5个载荷值大于0.68的题项,内容涉及直接或间接从军事理论课学习过程中所获得的愉悦体验以及对学习该课程的功用和意义的认识,可命名为“愉悦感与功用性”.


  因子2能解释总变异量的12.298%,有4个载荷值大于0.63的题项,内容涉及在学习过程中个体自身能力的发挥及学习的效能感,可命名为“能力发挥程度”.


  因子3能解释总变异量的11.775%,包含4个题项,内容涉及学生对阅读课程相关书籍、关注和参加校、内外举办的国防教育相关的竞赛等活动的积极性,可命名为“课外活动”.


  因子4能解释总变异量的11.036%,包含3个题项,内容涉及学生听课的状态和投入程度,可命名为“注意力”.


  因子5能解释总变异量的7.452%,有3个大于0.5的题项,内容涉及对学习活动和学习过程所产生的各种负面认识和体验,甚至是厌倦感,可命名为“无味感与厌倦感”.


  以上5个因素,与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结构的理论构建假设基本一致.根据因素分析的结果,最后得到一个由19道题项和5个因子构成正式的《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问卷》.其中13、15、16、17、19题为反向计分题,1、4、7题为效度量表(说谎量表).


  2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量表的信效度检验


  2.1信度检验


  2.1.1内部一致性信度:量表采用多重计分法,用Cronbach'a系数来估计其内部一致性信度,各分维度及总量表的同质性系数详见表2.


  根据Gray(1992)的研究[5],任何测验或量表的信度系数在0.9以上,表示非常理想,在0.8以上为甚佳,在0.7以上为佳,而Cronbach'a系数在0.5和0.7之间则表示可信,在0.5以下则表示欠佳,最好删除.从表5可以看出,问卷总体以及各维度的Cronbach'a系数都达到了0.588以上,这表明问卷有较好的信度,稳定性比较好.


  2.1.2分半信度:


  把量表以奇、偶题号分成两半,采用斯皮尔曼—布朗公式进行分半信度估计,所得分半信度系数为0.793(P<0.05),表明量表的项目测定内容具有同源性.


  2.2效度检验


  2.2.1量表的内容效度:


  本量表的内容效度主要通过2种途径进行:(1)在问卷编制的过程中请教育心理学的有关专家、教育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对项目进行专业审核,确保量表的内容效度.(2)计算量表各项目与各自分量表得分之间的相关.量表各个项目与所属因子之间的相关系数均在0.577—0.829之间,均达到了显著性水平(P<0.01).5个维度之间以及各维度与总量表之间的相关系数均在0.173—0.809之间,均达到了显著性水平(P<0.05),说明五种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各维度内容既有一定的相对独立性,又有一定程度的相关.结果表明,该量表具有较好的内容效度.


  2.2.2量表的结构效度:


  通过前面的探索性因素分析发现,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影响因素量表共包括5个维度,但探索性因素分析仅仅只是寻找和发现了模型,无法确认该模型是否理想.为了进一步探讨量表所构建的维度模型是否可接受,需要对先前得到的问卷维度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运用EQS6.1统计软件对探索性因素分析所得五个因素结构模型进行验证,其拟合度指标见表4.


  在验证性因素分析中[6],通常用以下几个拟合指标来验证结构模型是否可接受:(1)X²/df,如果小于5,表明整体模型可接受,小于3表明模型拟合较好;(2)RMSEA,其变化区间在0到1之间,一般认为低于0.08表示好的拟合,低于0.05表示非常好的拟合,低于0.01表示非常出色的拟合;(3)TLI、CFI和IFI等指标的值均在0到1之间,其值越接近于1,表示模型拟合程度越好.


  从表4可以看出,在这些指标上,这个模型的参数值达到了可以接受的拟合水平.由此表明,该量表分为能力发挥程度、注意力、愉悦感与功用性、厌倦感与无味感、课外活动五个维度,构成一个五因素模型,是可以接受的拟合较好的模型.


  3讨论


  有调查和研究数据表明,大学生自身学习兴趣低下是影响高校军事理论课教学成效的最为重要的一个因素[7].准确把握大学生学习军事理论课的兴趣之所在,参考学习兴趣的特点和内涵,提出恰当的举措来调动他们课程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才能使高校国防安全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取得实效.本研究中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量表的编制,填补了高校军事理论课课程教学和国防安全教育体系相关研究的一项空白,丰富了国内关于大学生学习兴趣的研究.


  影响大学生学习兴趣的因素是多维的,其中既有学习所带来的愉悦感、效能感等内部因素,也有学习内容及形式的多样性、新颖性等外部因素.本研究通过项目分析和探索性因素分析,得出构成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结构量表的5个因子:能力发挥程度、注意力、愉悦感与功用性、无味感与厌倦感、课外活动.原理论构想中的关注、探究和投入三个因子被注意力和能力发挥程度两个因子所取代,可能原因是后者更能体现学习兴趣的指向性和动力性,指向性是大学生对军事理论课感兴趣、愿意为学习它而投入时间和精力的前提,而动力性则是维系大学生对课程的关注、探究和投入时间、精力的驱动力.验证性因素分析的结果表明,整个问卷的结构良好,五因子构成的一阶因素模型较为理想.信效度检验的结果也表明编制的由19个题项构成的《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问卷》具有较好的信度与效度,可作为研究大学生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的有效工具之一.


  但本研究仍存在着不足之处,有待进一步完善.首先,我们要认识到随着大学生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逐步确立,其心智日趋成人化和世俗化,要编制一个能够准确反映其军事理论课学习兴趣的调查问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学习兴趣本身的定义和内涵,还可能有更多的成分会影响到大学生的课程学习兴趣因此,本研究中量表的维度及成分还需要研究者们和教育工作者们不断地通过收集资料来加以验证、修订和完善.同时,本研究的样本来源多为福建闽南地区的高校,取样范围较窄,样本容量偏小,取样的代表性还不够等,这些局限性都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不断地改进和完善.